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愿意成魔
    ,精彩小说免费!

    两只大妖一打起来,斩鳌峡附近很快不见了人迹,连成家人洪家人都不敢近前,两只大妖又不是他们家养的灵兽,他们之间是合作关系,不是契约,哪能劝得了架?

    灯下黑是存在的,在斩鳌峡内,藏着几个胆大的。

    浑一宗九大灵脉中的一条灵脉就在斩鳌峡的下方,不然也不会被梼杌占了。

    梼杌的老巢在地下,原是一个干涸的地下河床,大而空旷,周围的土石都很光滑,像是被什么打磨过,一看就是处于长期使用中的。

    一灰一白的两个影子绕着河床转了好几圈,最后停在了中央胡乱堆成一个超大的窝形状的兽皮禽毛前。

    “什么嘛!一个像样的毛都没有!”白影的腾二气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找到了梼杌的老巢,结果什么宝物都找到,空欢喜一场。

    灰影担当乌鱼子也很气,“连一个蛋都没有!”妖族都会生蛋,这个梼杌活了几万年了,怎么窝里一个蛋都没有!

    腾二嫌弃地瞥了下乌鱼子,“一个梼杌怎么下蛋!”这都不知道,真蠢!

    绝不能让老大收它当老五!

    乌鱼子在脑子里搜了下传承,这条腾蛇好像说的对,不像他们鸿蒙族的后人都是由上一代族人的精魄分裂而来的,妖族要一雌一雄在一起才能下蛋。

    它弄错了这件事,这条腾蛇也没好到哪里去,“成了大妖的梼杌自己有个能装一座山的空间,宝物才不会放在外面呢。”

    这都想不到,真傻!

    等见到了林主家,它就建议林主家跟这个傻灵兽解了约,反正成了大妖后也是要解约的。

    两只相互藐视了一会。

    “咦!有人!”腾二的注意力转移地快。

    身形一消一现,眼前多了个人修。

    人修是陈温。跟两只特地过来的不同,他是不得不藏在斩鳌峡的。

    陈温在斩鳌峡的禁制破开时,抛出了蠡海蛟,可出了意外,他所在的地方离拓水蠃鱼破开禁制的地点太近了,拓水蠃鱼施放出的威压不是他一个筑基能承受得住的,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要被挤压成一团血肉了,绝望中这条白蛇妖修从天而降,救了他,把他卷到了地下。

    难闻而熟悉的气味顿时冲鼻而来,刺得初次经受瞬移而头犯晕的陈温稳住了神,看清了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是一个地下河床上。

    陈温很快意识到这是哪里,梼杌的地下老巢。

    白蛇没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瞪着蓝灯笼眼问,“快说,浑一宗的藏宝库在哪里!”是宗门就会有藏宝库,不是什么都会放到个人的随身空间里的,梼杌的宝物得不着了,浑一宗的藏宝库里总会有宝物。

    陈温这下知道白蛇为什么会救他了,原来是把他抓来问话的,他心里发苦,他只是一个普通弟子,怎会知道浑一宗藏宝库在哪,甚至他都不知道有没有藏宝库,可照实说不知道,对于一个没用处的人,白蛇怎会留着他?

    旁边还有一个多手怪,看样子也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刚从濒死中活过来,他更不想死了,在生死关头易生急智,灵光一现,“我知道哪有仙灵石!”白蛇要找藏宝库无疑是为了求财。

    陈温赌对了,白蛇很感兴趣,“快说在哪,说了我就放了你。”

    多手怪却难蒙,只听它对白蛇说道,“你上当了,有一块仙灵石也是有仙灵石,他是不想带我们去藏宝库。”

    腾二的蓝瞳竖起,“敢骗你腾二爷!”

    陈温忙澄清,“不是骗!宗门有记载,斩鳌峡地下原有一个仙灵石矿,自从那只梼杌占了斩鳌峡后,开采了一半的仙灵石矿就采不成了,几万年过去,生成的仙灵石会更多。”

    “啊!我怎么没想到!”腾二恍悟,“仙灵石矿也是个宝库!”

    仙灵石矿都伴生有隔绝神识的矿物,不是近前很难发现,不然也不会有专门寻找矿脉的人存在了。

    腾二的寻宝天赋也是要用心在寻宝上才行,它没有往仙灵石矿上想,只顾着找梼杌老巢了。

    傻!——来自乌鱼子的又一次藐视。

    蠢!腾二不示弱地再藐视了回去。

    还好,仙灵石矿对两只都有很大的吸引力,藐视只在一息间。

    这次不用腾二动用天赋了,有陈温指出方位,很快找到了矿脉。

    正如宗门记载的,是个优质的仙灵石矿!

    陈温手边脚下都是仙灵石,甚至在他的左手边的洞壁上,一块灵晶露了半边,唾手可得。可他不敢得,两个妖修正挖仙灵石挖在兴头上,他可不敢在两个妖修面前作手脚。

    乌鱼子一百多只触手同时出动,精准挖掘,一会挖出一大片灵晶、仙灵石来。

    腾二也不含糊,它是大片撒网,弄出一个大风旋来,刮起了地皮墙皮,仙灵石纷纷掉落。

    “咦,你怎么不挖?”腾二注意到了站在一边当木桩子的陈温。

    陈温不免诧异,“我也能挖?”

    “我老大说了,见着有份,你带路了就有带路费。”

    陈温没再当木桩,加入了采矿大军,可他有分寸,采的是仙灵石,灵晶只采了两块。

    不过,他也是发了大财了,这个矿脉里的仙灵石很都是上品,一块能换普通的仙灵石十块,还都有价无市,因为上品仙灵石一般都被修士留下来用来修炼了。

    两妖一人挖仙灵石挖的嗨皮,哪管外面是否改了天换了地。

    在两妖一人找到仙灵石矿的时候,界池边再起波澜。

    曲华道君神色不定地看着界池上空出现的波纹点点,随即一个波纹处便出现一个修士,先现身的依然是弘关道君,他朝着曲华道君微点了下头。

    接着,蓝袍绯袍紫袍,转眼间界池上空立了数百个修士,还在不断地增加中。

    曲华道君大喜,因为宗主选了放手一博!

    化清宗走的是精英路线,一万多修士,金丹以下的弟子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其余的,多在金丹以上,元婴和道君的数目比浑一宗的八家的加在一起还多。

    修士多而不乱,整齐划一,立在前方的是数个紫袍,以曲华道君和弘关道君为首,他们之后是紫袍修士,每个绯袍后跟着十数个蓝袍。

    “数万年的血仇,只看今日!”曲华道君猛一挥手,“走!”

    百多个绯袍蓝袍跟着他遁离。

    其他的人也不再耽搁,一一有序地离去。

    不枉林千蓝的一番筹划,化清宗选了倾宗出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岁种下的魔念渐次消失。

    但没有魔念起作用,浑一宗就消停下来了吗,答案是“否”。

    宗门乱了,看来要灭宗了,不趁着这个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更待何时!

    姓丁的得了一枚朱果,都是一起去历练的,凭什么让他得着了,抢过来!

    哼!姓李的巴上了世家弟子欺负同门,早看不惯他了,正好杀了他替天行道!

    世家弟子宝物多!抢!

    八家的世家弟子人人自危。在数量上,普通弟子是世家弟子的数倍,世家弟子有法宝上的优势也支撑不了太久。

    ※※※※

    外面现在怎么样了,林千蓝没空去操心,有涂白月守在外,她相信没人能进来的。

    她站在血池里,一点点地为丹朱清理着神魂上沾染的杂质。

    原本,魔主觉醒,要从身到神魂都要进行魔气灌注,但对于太岁说的话,林千蓝都不会全信。

    她在仙遗战场见识过的被魔气灌体成为魔族的过程,神魂是被魔气侵入了。

    可丹朱的情况跟他们不尽相同,丹朱生来就是未觉醒的天魔,现在还是个没修炼过的凡人,神魂羸弱,对她被魔气灌注后还能保持灵智持怀疑态度。

    有了这方面的考虑,林千蓝把丹朱神魂上魔气一同清除掉了,并重新在她的神魂外布下了一层元气。要是因为神魂没有灌注不能觉醒,她一念就能把这层元气收回,要是用不着魔气灌注神魂,正好助她灵智不失。

    “呜!”一声近乎于野兽的低吼从丹朱的口中发出来。

    吼声过后,丹朱猛得张开双眼,赤红的眼瞳冒着凶光,同时面孔走了形,是她想挣扎,但被死死的锁住,只让身子有了轻微的起伏,造成了唯一能动的脸部肌肉的扭曲。

    清理了这么久,林千蓝对丹朱的神魂状况非常清楚,她无比庆幸之前多留了个心眼,在丹朱神魂上覆了层元气。从目前看来,丹朱还没有丧失心智,最多有一点损伤。

    神魂上的煞气虽然已经清除了,但煞气侵入造成的后果不会马上消失,林千蓝的眼神尽量放平静,以免刺激到她,“丹朱,还认得我吗?”

    丹朱赤红的眼瞳盯着她,渐渐地,眼瞳里的凶光消退了些,面孔不再扭曲,声音如锯木,又含糊不清,“千……染,纸纸……”

    能认得她就好,林千蓝对她点了点头,“是我。我来带你回去。”

    泪从丹朱眼里涌出,“撒,了我……”

    是在让她杀了她,“你是担心你会变成怪物,你不会的。”林千蓝语气坚定,“记得我在你的识海里放过一个灵纹符的事吗,灵纹符起了作用了,你不会失去心智变成怪物。”

    哪怕是为了丹朱好,她也没有替丹朱做决定,事先问了丹朱才为她的神魂做了一层元气防护,当然,她不会说是元气,托辞于灵纹符。

    丹朱的泪流的更凶了,“细细……”她想说的是谢谢。

    时间不等人,林千蓝直入正题,“丹朱,有件事需要你尽快做出选择……”

    她只说了丹朱身具的是天魔血,而不是绝厄血,魔主是什么,现在她所处的处境,以及不能斩断八根索链的原因,尽量说的简略明了。

    她让她选择,“是觉醒魔主,还是不觉醒,我带你离开?觉醒有可能成功有可能不成功,现在离开,你以后再也不能觉醒了。”

    “丹朱,你不能选觉醒……”说话时气息不稳的,是被丢到了一边的姜昕平。

    没人有空理会他,倒是让姜昕平缓过劲了,在丹朱刚醒来时,还羞愧难当地埋下了头,可听了林千蓝的话后,他冲破了愧疚感,出言劝阻起丹朱来。

    姜昕平不在丹朱的视线内,林千蓝刚才也没提到姜昕平,是以丹朱听到姜昕平的声音后,眼睛大睁了下,之后泪再涌出,可她的脸上却是挂了笑,脱了形的脸,笑了更难看,吐字却清晰了许多,“我选觉醒。”

    “好。”林千蓝没有看错丹朱。丹朱虽然被养成了待人至善知恩图报的心性,可她不会一味的愚善。

    而且,丹朱骨子里是有股不服输的劲,她不甘心当一个弱者,从她一直没放弃过成为修士的希望就可知。

    选择不觉醒,别说成为修士,连命都仅能活几十年。而觉醒魔主,不仅能活得久,还能拥有强大的实力,她怎么不选?

    姜昕平艰难地站了起来,往血池方向走了走,“丹朱,是我害了你,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对你……我以后会补偿你,你要我的命补偿我也无活可说。丹朱,魔族都是嗜血的怪物,你不能……”

    丹朱大笑了起来,因嗓子问题,笑声显得怪异,“我早是怪物了!这么多天,我喝了不知多少人血!当初你救了我一命,我现在已赔给了你,不欠你的了,也用不着你来补偿。我不能?你是我的谁,管我能不能!”

    姜昕平显然没想到丹朱会如此对他,嘴巴张了又张,不知该说什么,被契奴锁坠压得不直的身子更弯了。

    “千蓝姐姐,算上他!”

    林千蓝一笑,“好主意。”丹朱的意思是给姜昕平魔气灌体。她不知道丹朱这样说,是为了给姜昕平一条生路,还是想让姜昕平多尝尝她曾遭受的痛苦。

    姜昕平要是撑不过去,死于痛苦煎熬中,撑过去了,变成了魔族,因他此时只是个初引灵入体的预备役修士,变成了魔族也是个实力低下的,正好供丹朱驱使。

    从这也看出,遭受了二十多天非人的痛楚,丹朱的心性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以前的丹朱对姜昕平言听计从,哪怕知道他要自己的命,也愿意赔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