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章 打斗升级
    拓水蠃鱼的战术是对的,要是它这会与梼杌打个平手或略有力不逮这战术能行得通,可如今它落着明显的下风,还要分心引着梼杌往北,实是行着险招。

    梼杌本性恶,在浑一宗内横行无忌,放纵着本性,但它并不是没脑子,看出了拓水蠃鱼的意图,还是紧咬着不放,因是它压着拓水蠃鱼打,虽是往鸣川江方向移动了,但没移多远。

    正如它一直掂念着梼杌的妖丹,梼杌也一直想吃了它的妖丹进阶,两个本有旧仇,它一旦落到了梼杌手上,没有活路,加上蠡海蛟的诱惑力,拓水蠃鱼拼尽了全力。

    两只大妖打得毫无顾及,打到哪哪里如飓风过境,百里的斩鳌峡成了乱石峡,峡底的妖虫倒是不用清理了,在重压之下不少死绝了种。

    两只大妖伤上再添伤。

    这让时刻关注着两只大妖动向的化清宗修士暗喜,恨恨地期待着两只大妖同归于尽,万年来,死在两只大妖手上的同门可不是十个八个,包括一位仙君都折在了为梼杌所重伤上。

    他们可不会止于两只恶妖一伤或两败俱伤,他们要是两只恶妖的命!两只恶妖伤得越重,他们补刀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浑一宗一乱,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浑一宗的弟子是往外逃,附近的小宗门以及散修,有胆大的反摸进了浑一宗来个趁火打劫。

    浑一宗是从内部开始乱的,造成护宗大阵到处是漏洞,让外来人有了可乘之机。

    结果是乱上加乱。

    化清宗与浑一宗的修士大战也到了白热化,死伤无数。

    总体来说,化清宗和袁家一方形势上占优,有心算无心,一开始就杀了成家洪家一方个措手不及,便没再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咄!休得猖狂!”

    一声断喝,离得近的几位化清宗蓝袍修士从半空栽落,还有一些虽没有栽落,但在空中摇摆不定,包括几个赤袍,有的绯袍也有一刻的动作凝滞。

    他断喝时出了手,化清宗瞬间死了一个元婴五个金丹,伤了一个道君以及两个元婴,金丹不下十位。

    一阵琴声响起,破了断喝里直刺神魂的音攻,摇摆不定的蓝袍赤袍先后稳住了身形。

    琴声却没停,化成一道道无形的弧波,直击入成家一方的修士体内。

    血肉横飞!

    成家一方死伤的不是化清宗一方的少!死的且都是爆体成了血肉碎屑,死状惨烈!

    发出断喝是的洪镇仙君,白发白须,有衰老之相,看来传言他这次度不过续命雷劫不是空穴来风。

    竖抱七弦琴的是化清宗的阮屏仙君。

    两方的仙君终于到了幕前。

    一个回合,两方都没占着便宜,几乎是同时住了手。

    洪镇仙君叱道,“阮,袁,原来如此!哼!正好一并清理门户!”

    “盗喊拿盗!”阮屏仙君竖起峨眉,“需要清理门户的,是出云宗!”

    在浑一宗之前,在这一带开宗立派的,是个名为出云宗的中等门派。

    口舌之争无济于事,靠杀对方的小辈来灭了对方己方也会损失巨大,这个方法行不通,两人遁到了高空之上,斗起了法。

    两方的修士打斗在一起,两位仙君遁到高空是不想误伤了己方人。

    再看两只大妖那边,这会打到了斗一峰的上空。

    斗一峰在斩鳌峡的北边,正是往鸣川江去的方向。

    眼看却打成了胶着状却还是没能引走梼杌,拓水蠃鱼不免有些焦灼,躲闪的时候稍慢了一点,被梼杌击成重伤。

    在保命与化龙机会之间,拓水蠃鱼选了前者。

    只见数十个红色的鳞片瞬间从拓水蠃鱼的背部脱出,在空中组合成两杆红色鳞枪,分别刺向梼杌的双眼!

    红色鳞枪没能刺中梼杌双眼,但也阻了梼杌一瞬,拓水蠃鱼趁机遁走。

    梼杌不傻,知道那条蠡海蛟来路不明,可现在收进了它的空间里,它也看到了浑一宗的乱相,且受了不轻的伤,犯不着跟拓水蠃鱼非在这次拼个你死我活,便没再追。

    重伤了拓水蠃鱼,报了以前的旧仇,自己化形有望,梼杌得意地大吼了一声,往前方高高的峰头重重一踏。

    斗一峰峰顶虽有大阵,但前有林千蓝暴力破开过一回,以及成廷羡对大阵的削弱,经不起梼杌这一踏,大阵破开。

    “砰!”梼杌的四根巨型石柱腿踩平了一大片峰头。

    林千蓝是没空分心,要是她分心看到这一幕,会再叹出那句警世名言:反派得意一笑,即将性命不保。

    在哪得意不好,偏在涂白月头顶上撒野。

    原只想着让两只大妖打起来无暇去帮成家之流,这边好趁机救人,两只大妖最后是死是活还是半死不活,是化清宗该操心的事,跟她没关系了。

    现在事情出了变故,人救不走,又出现了新的威胁,最好先除掉两只大妖,以绝后患。

    涂白月答应了下来。

    不等涂白月找过去,梼杌自己送上门找死了,是以林千蓝看到了一定会为梼杌哀叹一声。

    涂白月虽没说过他的修为等阶,可不会低于梼杌就是了,何况他现在面对是一个受伤的梼杌。

    一把大剑斩向梼杌!

    “恶畜受死!”

    伴着大剑的,是一声斥喝。

    有人先于涂白月对梼杌出了手,是蜕变成正义化身的成廷羡。

    在林千蓝那边破开大阵一角遁进去后,按计划好的,成廷羡迅速抽身。有宗门弟子大乱、两只大妖相斗等重大事件顶在前面,成廷羡想破开斗一峰大阵的行为不算什么了,既然成廷羡自己退走了,洪家人没有堵着不放。

    成廷羡并没有走远,而是紧盯着被他视为恶畜的梼杌,誓要除之而后快。

    终于等到了机会。

    涂白月后了一步。

    涂白月再变身为银色巨狼,梼杌感知到了危险,可它想走已经晚了,涂白月一爪拍了过去,空间激荡,断了它遁到虚空的后路。

    梼杌凭本能躲过对它更有威胁性的一拍,没能全然躲过成廷羡的大剑,被斩去了石柱腿上的一大片石甲。

    涂白月再拍出一爪!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