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二章 异相
    要说浑一宗之前的大混战,是为成家洪家一方的灭顶之灾,转眼间,位于浑一宗北部的安平山一带,成了人间地狱!

    杀戮!

    一个长着八条腿的人,或者说一个人面人身的八腿怪物,不说是妖兽,是因为‘他’长得十分的违和。单看脸和上身,是个人族男子,如不是男子的脸呈铁灰色,跟正常人族的脸没有什么不同。

    上身也与人相同,两只人的手臂,只是都呈铁灰色。

    从腰以下,长着恶蛛兽的带有刺尾的圆身子以及八条带着倒钩的长腿。

    怪物一出现就没停下手过,灭杀着一切在他灭杀范围内的活物。

    一个照面,拓水羸鱼死,两个化清宗道君死。

    怪物并没有立场,无论是妖兽还是人修,无论是化清宗一方,还是成家一方,全在怪物的灭杀范围内。

    挥手间,一片哀鸿!

    只是为杀而杀!

    酣战中的两方修士在被杀个措手不及后,很快回过神,哪里还顾得上打斗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逃!

    不逃能怎样?击杀怪物?没看拓水蠃鱼都没能在怪物手上挨过一个照面么!

    可逃不是好逃的,这里是浑一宗的禁地区域,到处是禁制,布下禁制的目的是防御外敌,这会帮了怪物的忙,不少人被禁制所阻没能逃成。

    正在高空之上斗法的两位仙君在听到那道雷霆般的声音后,就知道要起变故,两人约好般同时收手。

    然而仙君级的斗法不是想收手就能马上收得了,即便是看出对方是真想收手也不能大意,一个不慎,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别说去救助本宗小辈了,自己都可能落个死不瞑目。

    在两位仙君相互防备着收手后,下方的惨剧已经发生。

    像是还嫌跟地狱不够相像,天色突然变得暗淡下来,与突然暗淡一起出现的,是无数个大片大片的暗色团块,且滚动不息。

    没人觉察不到天色的异变,可没几人有空有心去往天上看,命要紧!

    浑一宗很大,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低阶弟子那边,该报的仇报了,该抢的抢了,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活着的人,逃出宗门或藏身在隐秘处,许多地方空无一人,大乱从另一种意义上已平息下来。

    天相的异变,让不少已脱身事外的人,再生出了不安。

    “难不成有人要宗门内渡劫!”

    “啊!那怎么办!我们岂不是也要被雷劈?”

    “还能怎么办?跑啊!”

    引起了新一**乱,这次倒是统一,都是往宗外跑,连很多混进来摸鱼的都不敢摸了。

    安平山上空。

    阮屏仙君手指如影,一道道弦波飞出,朝着怪物而去!

    洪镇仙君则愣住了般,只看着那只怪物,没有如阮屏仙君出手相救本宗弟子,也没有趁机向阮屏仙屏下手。

    弦波阻住了怪物的腿步片刻,给了下方修士一个逃命的机会,化清宗的修士逃走的最多,有了这片刻喘息机会,他们得以启动无相传送阵,被传送回了宗门。

    尽管阮屏仙君当即立断出了手,可化清宗的修士还是死了不少。

    没两息,怪物就摆脱了弦波的阻拦,找到了阻拦自己的罪魁祸首,嗜血的双目盯住了阮屏仙君。

    阮屏仙君自知无法与怪物正面一战,正要启动无相传送阵,这时,天相发生了急剧变化!

    天塌下了般低垂下来,天空变得更为暗沉,空中团块的暗色较深些,隐隐泛着暗红,像是有数条巨龙隐在团块中,不停地在里面翻腾滚动,只是不得见其形。

    也就一息间。

    怪物突然消失不见。

    在惊愕之余,瞥见不远处的一具化清宗修士的尸首,阮屏仙君心痛不已,对着洪镇仙君怒喝道,“洪镇!你们竟然蓄养魔物!”

    虽然怪物身上散逸出的魔气很少,可没能逃过她的神识。

    她没有错过洪镇仙君在听到那声“鼓噪!”后,脸上有一瞬的错愕以及薄怒,分明是知道这个怪物的底细!

    洪镇仙君发了下愣,也不会是真被事情的变故弄得愣住了,应该是在传音,至于是传音给谁,总归是与怪物有关的人,抑或传音给了怪物本尊!

    洪镇仙君也怒道,“休要血口喷人!”不管阮屏仙君说的对与不对,他都不能承认。

    因都对不同寻常的天相持有警觉,两位仙君没有再斗将起来。

    ※※※※

    血池边,林千蓝的藏锋拿在了手里。

    那道让人胆寒的“鼓噪!”,佐证了丘魔的话,浑一宗还有一位合体上君,就在安平山内!

    有涂白月在,遇到个仙君没事,可一位上君,涂白月也得避其锋芒。

    让她稍感安慰的是,这位上君失去了自己的肉身,实力大减。

    可也是这个原因让她提心,要是丹朱觉醒时的异相被他联想到天魔之体,他会来抢夺。

    对于一些修士来说,只要能得长生,成仙成魔没什么区别。

    “哗棱!”

    林千蓝看向血池,是禁锢住丹朱的八条索链之一脱落了下来。

    “我主觉醒了!”

    太岁说完,忽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倒在地上的,只是宋善明的肉身,而太岁,已脱离了出来。

    林千蓝心再猛一跳,向上望去。

    “轰!”

    顶部震颤不止。

    是上方的殿宇倒塌了。

    林千蓝当即遁了出去。

    “禁!”

    这一次的真言诀,林千蓝倾注了八成的元力。

    随即四条白色的璠玙索结成一个井字网,覆在了倒塌的殿宇上方。

    从安平山消失的怪物,出现在上空。

    果然来了!

    禁字诀是为防御之用。

    林千蓝深知她与怪物的实力相差有多大,没有用定住身形的止字诀,只想拦下怪物片刻,护住血池,给丹朱多争取点时间,能争取一点是一点。

    早有准备的涂白月在怪物现身后,一爪朝怪物拍去。

    “找死!”怪物口吐人言,反手挥向涂白月。

    但明显的,涂白月差怪物一着。

    几个回合过后,飞过去的,是涂白月。

    怪物向禁字诀布出的屏障挥去!

    没有任何征兆的,天上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

    何为巨?若是那只梼杌还活着,不及此身影一半高大。

    身影是个人形,一身黑色的软甲,赤着足,额间一道黑色的纹路。

    “魔……魔族!”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