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章 国师
    平头百姓有不知道皇帝叫什么的,可没有不知道国师的大名的。

    夙姓本来就少,白衣男子风采超于常人,加上这两天听到不止一人提到国师,林千蓝很容易联想到。

    白衣男子垂了垂眼帘。

    这是默认了他的身份。

    “你想怎样!”林千蓝语锋凌利,实则外强中干,此时的她一手撑在山岩上才没让自己倒下,体力严重透支让她汗如雨下,一说话,带着咸苦味的汗水灌进了嘴里,视线被流进眼里的汗水弄得模糊,都没力气用手抹去。

    可她决不能任人摆布。

    之前老大可是说得清清楚楚,是想把她送进国师府。说什么做女官,都是些好听的说法,不过是为奴为婢,甚至是连奴都没得做。

    “我不会对你怎样。”夙无衣说道。

    “那你走的远远的!”

    “好。”

    看着白衣消失在视野中,林千蓝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往山上挪去。不是她不想回去,而是她自知以她现在的体力,只能倒在半道上。

    山上有虎狼等野兽出没,她倒在半道多半会成了野兽的餐点。

    这里离那片野杏林不远了,野杏林深处有一个山洞,可供她藏身休息。

    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所剩体力,刚挪到野杏林前,眼前一黑,倒在了野杏林边。

    一切尘嚣都离她远去,林千蓝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一只白皙无暇的手向他伸来。

    再有意识,是在一个山洞里。

    是她熟悉的山洞。

    一年多前,她在采一株药草时发现的这里,从外面看,洞口是道岩石开裂造成的裂缝,曲里拐弯看不到里面,且仅容一个小身量的人通过,所以她之前想往这里躲,那四个人决计进不来。

    林千蓝想坐起来,可身上跟被车子辗过一样,酸痛沉重,两个手肘撑了几撑,竟然没能坐起。

    她只能放弃,重新躺下。

    ‘车子’又是什么东西?

    手下是温暖柔软的触感,侧头看了下,是块黄黑相间的虎皮。

    这一侧头,白衣落进她的视线里。

    “国师大人?”

    白衣飘动,白衣主人转过身来,正是国师。

    没有汗水的阻拦,林千蓝真正看清了国师大人的相貌,不得不承认传闻一点都没夸大国师的容貌,传闻国师大人是仙人下凡,仙姿玉色,雍容清贵,眼前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是静桃在这里,怕是要犯花痴了,可经历过家破人亡以及被卖被救等的大起大落的林千蓝,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她对国师满是戒心。因着这戒心,也没有敬意。

    有人在,她哪还能躺着?林千蓝提起一口气,再用手肘撑着,强忍着痛楚撑起身子,靠坐在了石壁前,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无疑是国师大人带她进来的。

    “你可以叫我夙无衣。我知你想来这里,便带你来了。”

    传闻国师大人总是高高在上,为人冷淡少言,可眼前的人虽面容沉静,但谈不上冷淡,林千蓝不禁再问,“你真是国师?”

    “是。”夙无衣正面回答了她。

    “你怎么知道我想来这里?”

    “我是国师。”

    林千蓝接受这个答案,传闻说国师有神鬼莫测之能,能知道她想来哪里不算什么了。“国师大人怎么会来这里?”她的这声国师大人没什么恭敬,多的是讽刺。

    她此时是手无寸铁,即便是还提着柴刀,怕也奈何不了有着神鬼莫测之能的国师,她就这性子,能活着就想尽办法活着,但要是越了她的底线,宁死也不任人决定她怎么活。

    “为了修正前令之错。我曾令人寻找阴年阴月阴日之女,现已撤除此令。”

    老大说县里选她进国师府,还是在骗她,县衙的人知道她是谁?是县里在替国师寻找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子,而她恰巧是,那家人再起了贪婪,过来抓她来了。

    她这次的遇袭,虽是那家人的贪欲造成的,但没有国师府的政令,那家人的贪欲也挑不起来。

    “国师大人能找到这里来,想是算准了我就是,你准备怎样做?把我带走?什么阴年阴月阴日,一听就不是做什么好勾当。要人没有,要命一条!”

    林千蓝豁出去了,是豁出去试探国师说的撤除此令的真假,也是万一为假便豁出去了这条命。

    一丝无奈的笑意从夙无衣眼里闪过,“我是为你而来,却不是想带走你。”

    “为我的什么?”

    “你前世与我有婚契。”

    “婚,婚……契。”林千蓝怎么说都才十四五岁,心扑得一跳,“我跟你,前世?”

    “是婚契。我愿生生世世与你履约。”

    林千蓝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听过这种话?脸发起烫来,“你……你,我不是好骗的!”

    夙无衣起了个手诀,“无衣若有妄言,愿生生世世受钉魂之苦。”

    林千蓝呆愣地看着国师大人摆出奇怪又好看的姿势的双手,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因为正如她不知怎的挥着柴刀有章法了,她不知怎的,就是知道国师大人所发的誓言是真的。

    她选择不承认,“你,你一个国师想骗人还不是容易的,你都能算出我想来这里。”

    夙无衣轻叹了下,“我不会骗你。”

    “你若想让我相信你,那就放我走。”

    “不用我放你,我没有禁锢你之意,你随时可以回去,只是你的体力尚没恢复,此时离开不为上选。”

    林千蓝自家人知自家事,她现在恐怕站起来双腿都是打颤的,更别说走几十里山道了。

    想到她这么久不回去,寇三娘该急了吧?她心里焦躁起来,双手猛得一撑地面,站了起来。

    “不必担心胭脂铺之事,我已通知了寇三娘。”

    林千蓝扑通又坐了下来,双手轻轻锤打着双腿,她的双腿打颤得厉害。

    “会有人发现那四人遇到了狼群入了狼口。”

    是为她做了善后。林千蓝问,“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多一个时辰。”

    这么久了?林千蓝更不急着回了,“谢谢国师大人。”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