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章 她是她吗?
    “且吃些东西。”

    林千蓝抬头看到国师大人把一个木托盘放到了她的面前,木托盘上放得满满的,金黄的是杏,半红的是桃子,紫色的葡萄,还有几个小碟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她叫不上名字的点心。

    一个白瓷汤盅,她打开盖子,里面是糖水,她看到里面有银耳和莲子。

    看不到食物还好,食物一摆到跟前,她的肚子适时的抗议起来,上腹部开始搅疼起来。

    “先喝些汤羹。”

    接过国师大人亲手端给她的汤盅。林千蓝不担心食物里会被做什么手脚,比如下毒之类的,她都昏睡一天多了,国师大人要想对她做些什么早做了,用不着等到现在。

    她就着汤匙喝了一口,甜度刚刚好,温度也刚刚好。

    国师大人真的会使仙法?她不过低下头的工夫,国师大人空空的手里就多了这些东西。

    按说她应该感到惊奇的,然而没有,像是这样的事多司空见惯似的。

    想到她在被四人逼到绝境时突然会的武功,难道她前世也跟国师大人一样会仙法?

    一口汤喝下去,更加的饿了。林千蓝毫不顾忌形象地一勺接一勺地喝着,要不是懂得饿了太久不能吃得太快,她会端着汤盅直接喝。

    实在是太饿了。

    一盅汤下去,胃里温热起来,搅疼感慢慢消了下去,起跳的双腿肌肉也跳得不那么厉害了。

    她这边放下汤盅,那边一方丝帕递到了跟前,林千蓝接过,在嘴边擦拭了下。

    擦完了,林千蓝的手略僵硬地停顿了下。眼前的人可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国师大人,她这被服待的也太心安理得了些。

    国师大人说的前世婚契的事是真的不成?她初听到时被惊着了,过了那一阵子后再一想,心里是不相信的。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才对。一盅汤仅是铺了个底,离饱还差得远,林千蓝先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又吃了八||九块点心,啃了一个桃子几个甜杏,方停了下来。

    在林千蓝吃东西时,夙无衣就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

    安顿好五脏庙,感觉有力气了,林千蓝再站起来,腿果然不打颤了。

    她往洞口走去。

    山洞形似大肚子的葫芦,铺着的虎皮的地方是葫芦的大肚子处,石缝状洞口则是葫芦顶上的那条细细的梗,还是折了两道弯的。

    她原想着那条石缝那么窄,她将将能通过,国师大人比她高大的多,还要扶着她,是怎么进来的,现在知道是怎么进来的了,因为石缝比之前宽了两倍!

    脑子里浮现另一个缝隙由窄变宽的画面,只不过那个缝隙是黑色的。

    她突然想到,要不是孟婆汤喝少了呢?那她总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脑子里的东西,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她,是她吗?

    她第一次杀人,还一杀四个,竟然一点恶心感都没有,也没有害怕,还能吃得下东西。

    是她天性里有冷酷的一面,还是另有缘由?

    夙无衣问,“想回去了?”

    “我想去采些离娘草。”

    与寇三娘做伴,维持胭脂铺的经营,自己活得安好,是林千蓝报恩寇三娘的方式。她感激国师没有跟寇三娘说出实情,只是说她采花时扭伤了脚,等伤好些了再回。

    此时虽不是清晨,但还不到巳时,花上还留有晨露。

    看吧,杀了四个人,她还有心采花。总归是有些地方不大对劲。

    夙无衣道,“我与你一起。”

    不是林千蓝能拒绝的了的。

    一片火红的离娘草,盛开的花朵艳丽如烈焰,含苞欲放者,娇羞妩媚。

    林千蓝挑选着刚欲开放的花苞剪下,放进背篓里。国师不仅把她的背篓一同拿到了山洞里,她的柴刀也一并帮她捡了回来。

    她原以为国师会帮她采花,然而没有,国师只站在旁边看着。国师的这种做法更让她自在。

    采得差不多了,林千蓝摘了些芭蕉叶盖在花上,以免被晒伤。

    见国师没有离开的意思,她问道,“国师大人是要?”

    “与你一起回去。”

    相处了一阵子,她所认识的国师大人完全颠覆了传闻中国师的形象,林千蓝对他的戒备少了许多,挑眉问道,“国师大人是真的要履那个什么前世婚契?与我成亲?”

    她主动提起这事,是因为她在无师自通会了武功的同时,脑中也有了被蒙了层雾,而有什么东西将要破雾而出的感觉。

    在她醒来后,大概是被国师有关前世婚契的话给惊着了,破雾而出的感觉没有了。

    提起是想重新找回那种感觉,她直觉找到了这处感觉对她很重要。

    夙无衣道,“若你愿意。”

    她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背靠着国师府这棵大树,谁还敢再打她的主意?也能报得了寇三娘的恩情了。国师地位尊崇,超脱出朝堂,无论谁是皇帝都影响不了国师的地位,成了国师夫人,可预见地,她将一生荣华。

    而且……有哪个女子会在国师大人的仙姿玉色前一点都不动心?她在国师大人起誓说愿生生世世与她覆约时,是动了一点心的。

    可想到这些好处时,她心里却是生出了些抗拒。正如三年多前那家人初上门时,老大泪流满面,说她被养父母偷走,一家人找了她十多年,不少邻居都信了,可她心里是抗拒的,没有信那家人的鬼话,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本心!

    ‘本心’又是什么?想不出来的,林千蓝没有钻牛角尖。

    “国师大人可是派人查过我的身世?”

    夙无衣点头。

    “我杀的那四个人都是我的亲兄长,你不觉着我太过心狠心辣?”

    “他们该死。”

    “那国师大人也应该知道我曾在青楼里呆了几个月,你不介意?”

    “不介意。”

    林千蓝找不出其他可问的了。心里却是仍然抗拒对国师说‘愿意’。

    她突然想到,要是不是她孟婆汤喝少了,而是她现在就是她前世的延续呢?

    重生!脑子里再冒出一个荒诞不经的想法。林千蓝心里嘭嘭跳几下。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