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章 记得
    那种蒙了层迷雾的感觉回来了!

    就是这种感觉!

    迷雾下面会是什么呢?

    林千蓝迫切地想知道。

    既然这种感觉的消失与重现都与前世的话题有关,那她还是继续好了。“国师大人,我前世是什么样子的?”

    夙无衣沉默了会,才道,“我只是推算出你与我前生有约,并不能推算出其它。”

    林千蓝小有失望,又问道,“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子不止我一个,国师又怎能确定那个人是我?”

    “推算之法与生辰无关。”

    “那为什么要找阴年阴月阴日的女子?”

    “是为谬误,我已做修正。”

    越问越不得法,明确地知道有什么东西要破雾而出,只余薄薄一层了,却是怎么都突破不出来,林千蓝不免有些烦躁。

    可越是想知道,脑子里的迷雾感觉越重,一阵的眩晕,她慌忙抓住手边的东西,才不致于跌倒。

    钻心的疼痛从手心传来,倒是让她的脑子清明起来。一看,她抓住的东西是离娘草的枝条,赶紧松开了手。

    离娘草的枝条上布满了尖尖的硬刺,她抓的又狠,手掌上扎了好几个血洞,正往外冒着血。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抓住了她伤手的手腕,林千蓝反射性地把手往回一抽,抽离了那只手。

    “我只想帮你止血。”

    林千蓝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可她一天前与他还不认识,才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她习惯了有事自己解决,“不劳国师大人,我带了伤药了。”

    进到山里免不了磕磕碰碰,她上山时带了点应急的药。

    放下背篓,从腰间挂着的小布袋里拿出一小卷细纱布以及一个小纸包,放在盖在背篓上的芭蕉叶上。

    打开小纸包,里面是微黄色的药末,捏起一小撮,撒在伤手的几个血洞处,血洞虽深,但创面不大,很快见效,血渐渐止住。

    熟练地用细纱布缠住手掌,包扎好单手打了个结。

    夙无衣递来一个青色的瓷瓶,“服下此药伤口会愈合得快些。”

    看着小巧精致的青色瓷瓶,林千蓝脑子里涌现出一些画面,快速地翻动着。

    灵丹!灵气!修炼!修士!界面!飞升……

    每个画面里所包含的东西她都懂。

    迷雾终于破开,被遮盖住的东西一点点显现出来。

    她记起来了,她是林千蓝!

    浑一境,实界,虚界,浑天域,瑶光仙墟……

    她是身在仙灵界的修士林千蓝,不是胭脂铺伙计林千蓝。

    只是,这个身体不是她自己的。

    她应是进入了一个幻境。

    在她从黑色空间缝隙的另一端出来后,非常凑巧,进入碧若福地的空间通道打开了,她当即与丘屠赫、乌鱼子三个遁进了深碧色的光晕里。

    她听丘屠赫说过,进入碧若福地的空间通道打开,并不意味着就能顺利地来到福地内的碧若木本体前。得到碧若木枝长的修士都要经受一项或几项考验,通过了考验,才能准许靠近碧若木的本体,通不过的,只能呆在碧若福地的外围。

    试心幻境是其中一项。

    再后来的记忆就是在这个幻境里的了。

    亲历产生的记忆与被强加的记忆是有区别的,她进来的亲历记忆是在三年多前,开始于倒在地上从昏迷中醒来。

    她昏迷是因为挡在养父母身前,替他们挨了血缘上的二哥的一棍子。

    而后,她在这里呆了三年多。

    林千蓝猛闭了下眼,再睁开,旁边一片火红的离娘草。

    她怎么还在这里?

    按说这类封住原来记忆的试心幻境,记忆一旦找回,幻境便自动破掉了,她就能回到现实中。

    她现在记忆恢复了,幻境怎么没有破开?

    不知道这个幻境里的时间与外界比是多少,一瞬百年还好,即幻境百年不过是外界的一瞬。要是幻境里的时间与外界相同就麻烦了,谁知道肉身现在何处?没有神魂的肉身还不是任人宰割。

    再猛得闭下眼,集中心念,睁开眼,还是没能回到肉身内。

    手上传来凉凉的触感,“你无事吧?”

    林千蓝看向那只手,被另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抓住,再看向手的主人,夙无衣。

    很违反常规。

    这类试心幻境,要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面的人和事物都是陌生的。要么是一个曾去过的地方,幻境里有的人和事是熟悉的,有的是陌生的。

    可这个幻境的一切,包括见过的所有人都是陌生的,唯有夙无衣不是。

    这个夙无衣是黑发黑眸,除此之外,她看不出与她认识的夙无衣有其他的不同,要说这个夙无衣的存在与她无关,她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破开这个幻境的关键,是在这个夙无衣身上?

    她该怎么做?杀了他?

    听到夙无衣再问,“你可是有事?”

    “没事。”林千蓝敷衍了下。一个假的夙无衣她没什么不好下手的,她担心的是,万一破开的关键是需要他参与的某件事物,那可就麻烦了。

    都呆在这里三年多了,也不差这几天。

    胭脂铺里的伙计还得当下去。

    看着还在抓着她的手的修长手指,林千蓝想了想,这个夙无衣在行事上跟真的还是有差别,要是真的夙无衣,不会如此主动。

    想到夙无衣为她准备的一托盘子吃的,还站在一边为她递盅递丝帕,真的夙无衣不会,恩,如此的不清傲,如此的接地气。

    她不得不提醒,“国师大人,该放开我了吧?”

    夙无衣方才放开。

    林千蓝重新背起了背篓。

    看到火红的花朵,林千蓝眼珠一转,摘了一朵盛开的,问夙无衣,“凭着那个前世的婚契,你真要与我成亲?”

    “是。”

    “可我不会嫁。不过,若是你愿意嫁的话,我倒可以娶。”

    “好。”

    这个夙无衣还挺有趣的,林千蓝差点绷不住笑了场,把手里的火红花朵递过去,“呐,给你,娉礼。”

    眼见着夙无衣接过时,耳尖微微起了红,林千蓝暗笑的同时,也深叹这个幻境真实的可怕,一个虚幻的人都能做到在细节上如此惟妙惟肖。

    她对瑶光仙墟的掌控权更有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