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章 太易石
    下山的一路都没有碰到其他人,虽说这个山头偏了些,平时除了少数一些打猎或采药的人会进来,其他人少有会来的,可林千蓝就是感到此时的空无一人有些反常。

    等出了这个山头,林千蓝知道为什么不见人了,因为山下有一队人马守在那里。

    这队人马都穿着银色软甲,身边一匹高头大马,看到夙无衣下来,手握着缰绳,整齐划一地冲着夙无衣单膝跪下,“国师大人。”

    他们是国师府的府军。

    夙无衣略一抬手,“起来吧。”

    一队人又整齐划一地起身。

    林千蓝细致地观察着这队人,连他们牵着的每一匹马都没错过。

    她本想着这个夙无衣是她臆想出来的,因为这个夙无衣身上处处透着她熟悉的东西,可她看来看去,这队府军没一个让她有熟悉感的,她不可能臆想出一点都没印象的事物来。

    难道不是她臆想出来,只是个巧合?这个国师正巧叫夙无衣,正巧与她这个名叫林千蓝的胭脂铺伙计前世有婚契。

    “国师大人,就此分别吧。”林千蓝不愿意叫这个假的为夙无衣,只称他为国师大人。

    破开这个幻境的关键是什么,林千蓝一时没有头绪,想先保持现状,继续做胭脂铺伙计,要是寻找不到破绽再做其他打算。

    保持现状的话,她就不能跟堂堂国师大人同行。

    夙无衣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无论你想做何事,我都会帮你。你的话,我当是真的。”

    林千蓝干笑了下,“那话,不必当真吧。若是传了出去,有损你国师的威望。”

    “虚名于我无用。若你愿——”

    林千蓝截住了他的话,她可不想自己站在国师拥趸的对立面,拖延道,“容我再想想。”

    这认死理的性子,也是跟真的一样。这个夙无衣是她臆想出来的吧,要不怎么能巧合到这种地步。

    夙无衣答应了,“好。我在七祝观等你。”

    林千蓝先行下了山,回到镇子里。

    推开院门,看到寇三娘背对着院门一动不动地坐在合欢树下,门扇转动发出的吱呀声都没有惊动她,等林千蓝走进了院子,寇三娘才转过身来,看到林千蓝完好地站在眼前,她腾地站起,眼圈有点红,“回来就好。”

    林千蓝放下背篓,笑嘻嘻道,“三娘子,哭哭啼啼的样子跟你太不搭了,你还是变回原形吧。”

    成功地搓起了炮仗性子的寇三娘的气,她一秒叉腰,“死丫头!又找打不是!不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偏要去,你以为一口就能吃个大胖子了!”

    “是,是,掌柜的说的对,一口哪能吃成大胖子。”林千蓝夸张地瞅着寇三娘的胖她两个的身形,“最起码也得吃个三五年。”

    “长胆子你!敢笑话老娘胖!”寇三娘扬起了手,“快去前面看着铺子去!要是还到处乱跑,看我不收拾你!”

    林千蓝双手呈投降状,“我马上去。”

    她想继续做胭脂铺伙计,并不需要‘装’做这里的林千蓝,而是这里的林千蓝近三年多的所作所为,本就是她的本性使然。

    与寇三娘相处三年的人是她,所以在记忆恢复后,她与寇三娘再斗起嘴来没一点心理障碍。

    &nbs

    p;  胭脂铺不大,柜台里的搁架上摆放着数十盒胭脂。

    林千蓝打开一盒,花香味清清淡淡地飘了过来。

    虽说这幻境的真实感太强了,但有啻玄为她展现的一瞬十年神界游珠玉在前,林千蓝是见不怪了。

    只是,太过于真实对她来说不是个好事,想找出幻境的破绽不会容易了。从山上一路走来,穿过镇子,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人或物。

    几天过去,林千蓝仍是无所获。

    “林千蓝!”

    这声音像是从天上传来的,林千蓝扫了眼正在合欢树下喝花下寇三娘,她不像是听到了。

    声音虽有些飘忽,但林千蓝听出来是谁的了,“狐若?”

    狐若的声音音质飘忽却很急促,“林千蓝!这里发生变故了!想离开这里,须要找到太易石!尽快!切记!”

    太易石……快……记……林千蓝的眼皮渐渐沉重。

    “这丫头!一眼看不见就睡着,小小年纪怎么这么爱睡!醒醒!快给我起来!”

    被人强行晃醒,林千蓝眼神飘了一阵子才定了焦,打了个哈欠,“都不让人好好睡个午觉。”

    寇三娘的胖巴掌扬起来了,“你看现在是什么时辰?都快申时了,还睡?快点起来!”

    “哦。”都快申时了,是她睡过头了。

    不对!她是修士林千蓝!她进了瑶光仙墟,在一个试心幻境里!

    她在睡着前,有个声音对她说,离开这里,要找到太易石。脑子里浮现出太易石的样子,是一块浑圆形的深紫色珠子,要她说,叫太易珠更贴切些。

    可告诉她这话的人是谁来者,她死活想不起来了。

    太易石会在哪?

    对了,国师!假夙无衣!他有储物法宝,是个修行之人,应该能从他那里打听到太易石的消息。

    林千蓝起来拔脚出了院子,寇三娘好一会才吼出了大嗓门,“死丫头,就是欠收拾!”

    林千蓝这会已跑远了,一气跑到镇外的七祝观前。

    银甲府军进去禀传,不一会出来说国师有请。

    林千蓝单刀直入,“国师大人知道太易石的下落的吗?太易石的样子像是个深紫色的珠子。”

    夙无衣道,“我知道。”

    林千蓝一喜,“太易石在哪里?”

    夙无衣反问,“你为何想要太易石?”

    她为何想要太易石?林千蓝想的多了就头疼,“我记不清了,只知道太易石对我很重要。”

    “你一定要?”

    林千蓝搜索了下记忆,“一定要。”

    夙无衣点头,“太易石在我这里,我给你。”

    “国师大人!不能给!”守在屋外的银甲府军首领朝屋内跪下,“望国师大人三思!”

    林千蓝问府军首领,“太易石是什么?”

    “是传承元珠。”

    传承元珠自古就存在。

    国师不是皇帝任命的,而是由传承元珠选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