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零 决择
    国师拥有神鬼莫测之能,有大半的功劳要算在传承元珠上。

    银甲府军是世代相承,是以府军首领对传承元珠之事知之甚清,失去了传承元珠,国师则不再是国师,“事关国祚,大人之运,请大人三思。”

    她要太易石做什么,林千蓝突然想不起来了,脑子里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念头,一定要找到太易石,否则她的性命堪忧。

    可府军首领的话在耳,她问,“要是我拿走了传承元珠,国师大人会怎样?”

    见国师大人不为所动,府军首领面有焦灼,看向林千蓝的眼光如刀,“传承元珠与国师大人已结为一体,若是强行剥离,国师大人则性命不保,这便是你想要的?”

    夙无衣轻喝,“退下。”

    “是,大人。”银甲府军任何时候都不得违抗国师大人的命令,府军首领只得叩首退开。

    屋子里只剩下两人,各有思量。

    林千蓝再问,“若传承元珠给了我,你就会死?”

    夙无衣道,“并无前例。”

    “也就是说,有丢命的可能。”

    夙无衣没有否认,“是。”

    “那你还要给我?”林千蓝想到国师大人说的履约的话,“前世的婚契对你会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夙无衣目光清寂,“你并不会让我失望。”

    不会让他失望是个什么回答?

    林千蓝脑中那个得到太易石的念头变得紧迫:不快点她会死!

    一方是她的命,一方是国师大人的命。

    她该怎么做?

    紫光乍现!紫光的来源是夙无衣手中的紫色珠子。

    太易石!

    国师大人说过送给她,只要她上前一步就能拿到手里。

    林千蓝抬起脚,却是与夙无衣擦身而过,没有去碰太易石,跑出了七祝观。

    一出观门,脑子一昏一明,再看,她已身在他处。

    她出了试心幻境!

    她此时知道了,这个试心幻境试的是本心。她自认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反打劫是她最为喜欢的捞外财的方式,不会无端地杀人夺宝。

    在自己的命将不保时,是选择用对自己有恩的国师的命,来换自己的活,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选择顺从了本心,没有去碰太易石,得以出了幻境。

    可她并没有半点喜悦,因为眼下的她的处境不怎么好,她躺在地上,身上缠着手臂粗的灰色绳子。

    “乌鱼子!”

    灰色绳子是乌鱼子的触手,触手上的吸盘紧紧地扒在她身上,吸取着她身上的灵力。

    她查看了下,体内的灵力被乌鱼子吸收了大半了。

    而乌鱼子呈现沉睡状态,对她的呼唤以及传音都没有反应。

    她试着不伤乌鱼子遁离,没能成功。

    一念唤出藏锋,化成青色大剑,斩断了触手,得以脱困。

    被困在乌鱼子触手下的,不止她一个,有不少是她认识的,她的人包括在内,腾二,涂白月,沐云澈,万景呈,丘屠赫……,一个都不少。

    所有的人都跟她之前一样,在昏睡中,应是还在幻境中。

    这种情形下,是不能强行唤醒他们的。

    林千蓝的青色大剑再斩下,把沐云澈跟万景呈先从乌鱼子触手中解救出来。

    两人修为低,体内的灵力早被吸空,再吸下去,就要伤及根本了。

    青色剑光一闪再闪,腾二,涂白月,丘屠赫,封三十九,都被她放了下来。

    林千蓝权衡了下,大不了多喂乌鱼子几回元气,让它的触手重新长出来,挥剑斩断了缠在花罗染、袁不恨、琳琅等几人身上的触手,至于宋弦、袁不情,她一步迈过。

    脑中再一昏一明,再看,脚下哪还有乌鱼子的触手了?周身青碧色的枝条垂如幕帘,她盘坐在幕帘之中。

    方才竟然还只是个幻境!

    ※※※※

    白竹台上,一只白色孔雀顶冠倾斜,五六丈长的尾羽垂落到白竹台下,处于沉眠中。

    一阵轻风从白竹殿外吹来,拂动了白色孔雀身上的细软绒羽。白色孔雀似是被轻风叫醒,缓缓睁开了眼。

    顶冠扬起,双翅轻展,飞出了白竹殿。

    尾羽一晃,三道光芒闪过。

    神光重归,涅结束!

    长喙一张,蓝色的妖丹从口中飞出。

    白色孔雀的身形在空中一摇,落到地上化成了人形。

    夙无衣轻一抬手,蓝色的妖丹飞到了他的手里。

    看到妖丹上映出一根白色羽翎的虚影,夙无衣的眸光变得柔和,轻声道,“她并没有让我失望。”

    妖丹上的白色羽翎的虚影,是他的本命羽翎映射,在他解除了同心契约的那段时间,这个虚影消失了,现在,他重新结下契约,虚影再现。

    并不是本命羽翎恢复原状,他才能涅成功,不过,本命羽翎恢复,能让他的涅缩短,原本需要至少三百多年才能结束的涅,现在短短几十年就成功了,还恢复了三色神光的传承,而第四种神光也隐隐有了觉醒的征兆。

    她,指的是林千蓝。

    这次闭关,他莫名地进入了一个难分清是梦境还是实境的世界里,在那里,他成了一个凡人国家的国师。

    让他分不清是真的还是梦境的是,他在那里感应到了本命羽翎的存在,为了探明真假,他赶了过去,见到了身具本命羽翎气息的人,另一个林千蓝。

    虽相貌略有差异,也不记得他是谁,但她的神魂与本命羽翎的气息不会错。他一开始以为是林千蓝重新投胎转世了,在试探之后,看出了端倪,应是林千蓝同样以神魂状态进入了那个世界,只不过她的记忆被锁。

    倪非提醒过他,人族最为善变,本性只是难移,并不是不能移。

    当林千蓝问他要太易石时,他平静之下是为紧张,深怕林千蓝变了本性。

    林千蓝的神魂气息消失的同时,他就再莫名地从那个世界里退了出来。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是被林千蓝拉进的那个世界,因为与她有着本命契约的关系。

    真是如此,他遇到的林千蓝就不会是由他臆想出来的。

    还好,她没让他失望,她的本性没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