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三章 真与幻
    见林千蓝应的痛快,花罗染侧了下头,唇角起了丝难以捉摸的笑纹,“你信我?我又不是没有出尔反尔过。”

    林千蓝道,“与仙君同行,对我更有利。”

    她之前幸运地遇到的都是能对付的,要是遇到个仙君呢?花罗染身上碧色虚光,已契约了一个碧若木枝,又说要还她的人情,怎么想都是跟他一起走要安全的多。

    “倒是胆略过人……我看你更顺眼了,加入重明宗怎样?我可让你进入内门,你的那两个弟子也可一起带进门。”

    这回不是让她成为他的私人随扈了,意思是让她成为重明上宗的正式弟子,进入内门的,都是精英级的弟子,不用发愁修炼资源。

    要是林千蓝初来仙灵界那会,或许会动一下心,可如今她已有了规划,决定已下便不会动摇,“只能拂了仙君好意,我已有了去处。”

    “随你。”花罗染似是随口一问般,对她的拒绝浑不在意,手里的素色长剑指了下仍放在地上的两面镜子,眼里有赞赏之色,“此镜为摄魂之用,若你那时拿起它,神魂已被摄入镜台内了。”

    林千蓝的神识一动,从新得的随身空间里找出了一个银色的砚台般的法宝,“这便是镜台了吧。”镜台是从隐身的那位化神修士的随身空间里找到的,上面的神识印记已经消散,属无主之物。

    以花罗染所说,什么滴血认主,是那位元婴为了引诱她把镜子招在手上弄出的陷阱,若是她信了,以为滴血认主才会触动法宝所以放心的拿起镜子,正好中了计。

    两人想必是看到了她与犼兽的对战,不想与她正面对战,便设了这个埋伏。

    花罗染一招手,镜台到了他的手里,再一招手,地上的两面镜子回到了镜台上,反面相扣,竖立在镜台上方。

    他察看了下,扔回给了林千蓝,“浩阳上宗的那群人,就是喜欢这些偏门的东西。”

    在仙灵界,控魂摄魂类的手段、法宝属亦正亦邪的,正道不会禁止,但也很少有人会公然使用。

    林千蓝心中一凛,看来她以后要尽量不在人前使用净魂窟,省得被划归了邪修或修魔者。她不是怕事,而是怕麻烦。

    “收拾好了就走。”

    花罗染指的是打扫战场。林千蓝手指轻弹,幽冥阴火分化成数个灰白团子,把两人残留的尸身烧成了飞灰。

    将幽冥阴火收进素镯空间,说道,“好了。”

    花罗染只多看了眼幽冥阴火,什么都没问,提着素色长剑往前走去。

    修士只能契约一种异火,花罗染已有了孽海冰焰,异火相吞噬进阶,不是随便哪两种都能相吞噬的,林千蓝不担心花罗染会惦念她的幽冥阴火。

    不知两人谁的气运好,还是两人的气运都满点,一个多时辰过去,别说来抢碧若木的,连个像样的妖物都没遇到。不是想来抢的人看到花罗染在避开了,而是根本没碰上。

    花罗染走的闲庭信步,林千蓝也不急,慢慢地走着。

    碧

    若福地的景色没脱了山水俱佳的框框,美景看得多了,也会产生审美疲劳。

    忽见花罗染停下,“这里不错,有灵泉,在这里结府吧。”

    林千蓝想了下想明白了,“碧若福地的空间可大可小,由人的意愿而变幻。”她之前飞到一个时辰,等落到地面上仍在原来的那片山林里,证实了这点。

    “走的快了,不一定能早到碧若殿。”花罗染往远处望了下,“或许,我们仍在一个幻境中。”

    经历过两次真假难辩的幻境,林千蓝心里也存有这样的疑心,要是这里还是个幻境,走快走慢更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找到破绽之处。

    这是个急不来的事,走出幻境需要多久谁也说不准,她在第一个幻境里呆了三年多,在第二个幻境只呆了半个时辰不到。

    “罗染仙君,可听说过太易石?”

    花罗染一时神情难辨,“你见过宋弦的玉玲珑了,炼制玉玲珑用的是太初石,太初石能操控时间,得到太易石则能掌控空间。”

    掌控空间!

    相比之下,林千蓝对空间的掌控更有兴趣,要是她面前摆着太初石和太易石,二选一,她会毫不犹豫地选太易石。

    太易石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几乎全是凡人的幻境里?狐若特意传音给她,让她知道了太易石的存在,是真想让她得到太易石?既然是个幻境,在幻境里得到太易石有什么用?

    难不成……在幻境里得到太易石,在现实中就能得到一块?不过,林千蓝不后悔她当时的选择,一念成魔,若她真选择拿走太易石,国师因此丧命,哪怕知道是个幻境,她内心也可能生出魔来。

    何况,那位国师也叫夙无衣。

    两人各有所思地分别在灵泉的两侧结了洞府,林千蓝拿出的是紫玉楼,花罗染的随身洞府与他本人很相符合,一座红玉府,张扬华贵。

    花罗染与传言中的一样,是个很会享受的,弄了个华丽的座榻在灵泉边,灵花铺地,凝灵泉水为台,让林千蓝看得怀疑起自己的生活品质来。

    花罗染问林千蓝,“给燕从崖的那种灵酒还有吗?”

    乌灵舟的空间就那么大,林千蓝与燕从崖的来往也没怎么避过人,花罗染会看到不足为奇。

    “有。”

    林千蓝把酿酒当成一种休息方式,因为最早喝灵酒是为了炼体,那种灵酒加了不少的料,味道一言难尽,连喝了多年给喝伤了,造成了她酿出来的灵酒基本都是送人,很少自斟自饮。

    她拿出一大坛来,放在了灵泉水台上,问道,“仙君是想引那些灵物出来?”

    碧若福地生有灵物,却少有人见到。传闻说这些灵物是与碧若木本体伴生出来的,独一无二。若是能引来灵物,则能证明这里就是真的碧若福地。

    林千蓝打开了酒坛的盖子,带着绵厚的辛辣味的酒香飘散开去。

    为了散的快些,林千蓝凝出几个小风旋,卷带着酒香味分往各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