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四章 幻
    一个傀儡立在了花罗染身前。这个傀儡炼制的精良程度,跟柳折鹿的脍食楼里所用傀儡侍从类似,只不过这个是个曼妙女子,着一件轻纱裙,仙气飘飘。

    联想到那四位纱衣真美女,林千蓝大致知道罗染仙君的审美观了。

    “倒酒。”

    傀儡美人轻张檀口,“是,主人。”玄冰杯里盛了半杯,姿态优美的呈到花罗染跟前。

    花罗染接过轻抿了一口便放下了,“燕从崖这偏好……”显然是不合他的口味。

    不知能不能引来灵物,林千蓝也没站着等,也拿了蒲团出来,盘坐在灵泉边的一块大石上。

    “宋弦那个伪君子,曾用灵酒引来了灵物。”

    林千蓝明了,花罗染是在答她之前问的灵物的事。

    可这个回答让她不大好接,虽然她不满宋弦对她的算计,可也不会掺合进花罗染与宋弦两位仙君之间的私人恩怨里,转而问道,“仙君说的灵物可是狐若?”

    “狐若?”花罗染略皱眉,“你怎会认为是她?”

    “不是她?”林千蓝感到意外,“她不是瑶光仙墟的境灵?”

    她在狐若身上找到了与芷音的诸多相似之处。芷音虽不是,由浮音簪自然生成的器灵,但器灵该有的特征她都有,比如身上看不出多少灵力波动,在浮音宫内任意来去,能借用浮音簪之力等。

    若狐若是个境灵,则她突然地现身,突然地消失,以及力大无比就有了出处,凭借着瑶光仙墟一方小界之力,丘魔怎会是对手?

    她身在幻境中,狐若还能与她联系,不是掌控了瑶光仙墟的境灵,怎能做得到?

    花罗染道,“我所知的灵物,并非人形,在虚实之间。至于狐若,上宗之中都有记载,半烟圣君留了她的一个分魂在瑶光仙墟内,狐若与半烟圣君的相貌有九分相像,应是那个分魂。”

    林千蓝手头上有关瑶光仙墟的资料,都是从府地内买来的,没有一份里提到过半烟圣君留了个分魂在瑶光仙墟里的事。

    为何众人挤破头都想进入大宗门?这便是原因。

    大宗门的修炼资源真不是有仙灵石就能买来的,像高深的功法、记载有各类隐秘的典籍等,想买都找不到卖家,只有在大宗门内才能得以一阅。

    她相信花罗染所说半烟圣君留有一分魂的事为真,但对于狐若是否是那个分魂,打了个问号,尽管有相貌相像的证据。

    她没有把她的存疑说出来。

    空等了好一阵子,没能等来灵物。

    花罗染似是有些无聊,问林千蓝,“听说你会做灵脍?”

    “我只会点皮毛。”这不是林千蓝自谦。

    她复杂的灵脍做不了,简单的,每个步骤都对,可做出来的灵脍,除了灵力留存的较好外,口味上只合了乌鱼子的,连她自己都嫌弃,倒不难吃,但谈不上美味。

    修士吃东西不就是为了讲究个享受口福么,不是美味等于难以下咽了。

    林千蓝于美食一道,点心做得还拿得出手,其他的,真没有天分。

    “与这灵酒相比?”

    是拿她酿的这种灵酒当标杆,林千蓝道,“差不多。”

    “那就罢了。”

    大概是花罗染兴致来了,弄出一堆材料,自己动起手来,他烤的是一只重明鸟。

    重明上宗的标识就是重明鸟。看得出,花罗染没有任何忌讳,烤起宗门吉祥物来很是熟炼,不会是一次两次了。

    重明鸟本身的肉味就香,经过一番脍制后,自认非吃货的林千蓝都咽了咽口水。

    不远处,一个影子快速一闪。

    正在林千蓝的视线内,她看清了妖兽的模样,追了过去,璠玙索飞出,抓住了灰影子。是一只怪异的似貂却长着一个细长的鼠尾,似鼠却是长着灯笼眼的妖兽。

    蜞龙鼠!

    来的好!

    灵兽在,主人也不远了。林千蓝以为出了瑶光仙墟才能找回土灵,没想到在仙墟里就遇上了。

    说曹操,曹操到,只见一声叱喝,“放了我的灵兽!”

    来人是一位留着长髯的男子,与那位长阳宗修士描述的丁泛道君的长相相符。

    林千蓝道,“先还了我的土灵。”

    谈是谈不拢的,只有打!

    林千蓝对上丁泛,只越打越心惊,只两个回合就差点落败。

    入骨的寒气从丁泛的剑上散出,直扑向她。

    她心头狂跳,感觉不大对头,猛往后退去。

    眼前景象一变,哪里还有丁泛?她看到的人是花罗染。

    花罗染面色不好地看着她,素色大剑剑尖上,跳跃着一个淡蓝色的火苗。

    入骨的寒气来自于跳着淡蓝火苗的孽海冰焰。

    烤肉的香味也没了,因为花罗染根本没有动手做,他面前灵泉水凝成的台子上,放着一个酒坛,一个酒杯。

    幻境!

    幻境来的了无痕迹,林千蓝一点都没能察觉到自己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幻境。

    “你于我眼里,是宋弦。”

    面色不好针对的不是她啊!

    没等林千蓝再说些什么,忽听花罗染说道,“来了。”

    林千蓝顺着花罗染的视线看过去,远处一个白色的影子跃动。

    白影子忽隐忽现,跳跃般往这里靠近。

    “那些都是灵物?”林千蓝不确定的问。因为一个白影子出现后,接着又是几个,一会成了几十个,从四面朝着这里遁来。

    花罗染道,“我并没说过灵物只有一个。”

    是没说过,可不说是灵物很难见到么,这以铺天盖地之状往这里涌来的,都是灵物?

    林千蓝想她以后对灵物的定义要做全面的修正了,灵物不见得数量少,木灵珠是灵物,金灵是灵物,这一堆的毛绒绒的生灵,也是灵物。

    “还不动手!”说话间,花罗染伸手一抓,一个半尺多高的白色毛绒球被他扔在了灵花铺就的地上。

    白绒球像是粘在了花毯上,只能原地摇晃着,挪动不了半寸。

    一个接一个的白绒球被扔在上面,花毯变成了绒球毯。

    林千蓝抓的白绒球没花罗染这般轻松,但抓的速度也不慢,她用的是璠玙索,四条索链,一抓就是四个。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