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五章 重生
    四条索链刚一收紧,林千蓝心头起了一丝不安的预警,松开了索链。

    一怔之后,看到的是四条白色索链抓住的是一个傀儡美人的手脚,哪有什么白绒球?

    她的神识这次捕捉到了,在她松开索链时,周遭有虚化的波纹一闪而逝。

    她也注意到了,灵泉边的大石上没有蒲团,花罗染面前没有玄冰杯,现在的时间线是在花罗染初唤出傀儡美人的那一刻。

    花罗染面色不好地看着她,“你是想杀了我的傀儡,亲自替我倒酒?”

    “见谅。我以为是灵物现身了。”林千蓝没多解释,收回了索链。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要是她心里没起预警,或预警来的慢一步,傀儡美人就碎成几份了,这类用来做杂务的傀儡,防御值都不高。

    是想让她挑起花罗染的怒火?

    林千蓝自己的怒火先被挑起了不少。

    花罗染轻哼一声,揭过了此事,唤过傀儡美人,“倒酒。”

    “是,主人。”傀儡美人斟了半杯灵酒,双手举玄冰杯于花罗染面前。

    经历过的情景再现,让林千蓝心中一凛。

    花罗染品了一口。

    林千蓝默念,‘燕从崖这偏好……’

    “燕从崖这偏好……”花罗染放下了玄冰杯。

    哪是真哪是幻?

    林千蓝没有照之前的做法,而是坐在了以灵泉水凝成的水台前。

    灵泉水并非凝成了冰,仍是水,被禁锢成一个高台模样,流动不止,却水平如镜。

    不等花罗染开口,她主动提及,“我曾在一个素地内遇到一个名为狐若的女子,她似能穿行于各个碎片间。听说半烟圣君留了一个分魂在瑶光仙墟内,难道是这个狐若?”

    花罗染颇为意外地看了看她,“你从何处听闻了此事?半烟圣君留有分魂一事,并未流传出去。”

    林千蓝总不能说是从你那里听来的吧?“我是偶尔得知的。”

    若现在是真,那她之前经历过的,难不成不是幻境,而是被拉进了一个时间洪流?回到现实中,类似于重生?尽管这个重生的时间线太短了些,只重生到了一个多时辰前。

    能操控时间洪流!

    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个比能掌控空间还要大的诱惑!

    都说事上难买后悔药,谁没有过遗憾?若是时光能倒流,弥补了遗憾的人生堪为完美。

    林千蓝却不认同。

    若不保留有记忆,真的重活一回,该活成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这些人要的时光倒流,是只有自己保留有记忆。

    看似操控的是自己的人生,实际是以先知的便利,操控着他人的。

    抢人机缘,占人身份,还辩称让被抢机缘被占身份的人远离了纷争。

    天道会任其占尽便宜?

    无论是修习炼丹术、炼器术、灵脍术,还是较为偏阴邪的控尸术、御魂术,对修士是有所增益的,唯独推演术,动不动就会减少寿限,其根本原因大抵也在于窥得了天机,成为了某一事件的先知。

    所以修炼推演术的修士付出了高昂的寿限代价。

    重生的柳妍惜与其说是蠢死的,尽管她的智商实在令人着急,一心钻到了占据赵毅后宫第一人之位的迷障里,等醒悟过来已经晚了,只是,不如说是她抢人机缘太多,最终付出了魂飞魄散的代价。

    柳妍惜曾是亲传弟子,在守魂殿内留有魂灯,在她放柳妍惜离开的两年多后,柳妍惜的魂灯熄灭了,因柳妍惜原为落烟峰弟子,所以此事报到了大师兄那里,她出关后听闻了一句。

    云琅界的修士不修炼到化神是无法回归冥界的,短短两年,柳妍惜不可能以鬼修之身成就化神,真得了大机缘成了化神也不会魂灯熄灭了。她的下场只能是魂飞魄散。

    不说被柳妍惜抢了机缘的修士,不少就死于柳妍惜以及赵毅之手,本该成就大道的,夭折在了半路,就说柳妍惜的叔父柳愿,在柳妍惜所经历的过前世,直到她死柳愿长老都还活着,柳妍惜的重生,把唯一真心疼爱她的叔父给作死了。

    操控着他人的人生,真把自己当神了?

    真正的神……林千蓝想到啻玄就不由得心内呵呵,正是因为他们对待其他生灵命运轨迹的随心所欲,才被限制在了神界。

    她对以先知为利器来操控他人的人生没有兴趣。

    对掌控时间洪流无所欲求,起了怒火了的心境也渐渐归于平静。

    “宋弦那个伪君子,曾用灵酒引来了灵物。”

    林千蓝再听一遍同样的话,想到了之前没想到的问题。

    以宋弦的性情,不会把这种事宣扬出去,花罗染能知道,一定是宋弦故意透露给他的。

    宋弦跟花罗染,真是死对头?她现在深切怀疑。

    空间起了很细微的波动,波动时间很短,只有一瞬。

    林千蓝的神识觉察到了,没道理身为仙君的花罗染觉察不到,只见他再拿起了玄冰杯,悠然地往唇边送去。

    明显是在麻痹对方。

    林千蓝也当不知道。

    不一会,细微的波动再起,这次波动的时间长了点。

    等波动消失了,灵花铺就的花毯上多了一只白色的小兽。

    这只小兽比林千蓝之前见过要大些,约有三尺多高,外形酷似一只长毛兔狲,双脚站立。

    小兽像是被粘在了花毯上,身形晃动,就是无法移动。

    花罗染的神情颇为复杂,“竟真如此简单!”

    知道了,是简单,可要没人给说破,谁会想到用灵酒就能引出灵物来?

    林千蓝也在想,宋弦为何会帮花罗染?只要想要瑶光仙墟的掌控权,昔日的师兄弟都能相互残杀,两人连同一个宗门都不是。

    “你送我们去碧若殿,灵酒归你。”

    小兽看着酒坛,吸了下鼻子,点点头。

    在刚才发生空间波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花罗染跟林千蓝遁了进去。

    心里再起强烈的预警!林千蓝往左边一移,一条透明的带子擦着她的发髻而过。

    好险!擦身而过的,是一条窄如发带的空间裂缝!要是她没能躲开,现在已被切割成两半了。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