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九章 玉面
    沐云澈的满腔热忱,被师父一而再的冷淡冷却了不少,声音里不由得带了点小委屈,“是,师父,就我一个人进来了。”

    “他们都在哪。”林千蓝与腾二的契约最为紧密,若是腾二也进到了碧若福地内,她一定会感应到。可她感应到了丘屠赫都没感应到腾二。

    因契约关系,她知道腾二没出事,可其他人怎么样了,她是无从知道。

    “他们都留在了泻泽福地。”

    林千蓝听说过泻泽福地,于水灵根木灵根修士的修炼有利。沐云澈能在十几年间进阶到筑基后期,与泻泽福地应有些关系。

    这是在哪?沐云澈一个筑基修士就敢来独闯?“理由。”

    怎么感觉师父的声音更冷了?沐云澈的心往下沉去,师父是嫌弃他了?他知道师父最信任的是谁,他还知道师父听直白的话,“是腾二师叔让我契约的碧若木枝。腾二师叔跟涂白月都不能与碧若木枝结契,腾二师叔让我契约了。”

    有腾二在,能认出碧若木枝是必然的,碧若木至少是仙株级的,属腾二认为的宝物之列。

    听沐云澈提到腾二,又见他说话时还是如以前一样的温顺,一样的直白没有花哨措辞,林千蓝的面色稍霁,“腾二怎么知道碧若木枝能契约?”

    契约的做法,是瑶光仙墟里的独有的,腾二传承里不会有,以腾二的做法,会把碧若木枝当值钱的东西收起来。

    师父态度的微小变化,沐云澈立即捕捉到了,沉下去的心起了丝雀跃,“是一位叫林狐若的女子说的,她说契约了碧若木枝就能进到碧若福地里来,还说她见过师父,师父也有碧若木枝,一定会来这里。”

    “你一个人来的理由。”

    “师父,我会来是因为它。”沐云澈转身唤了声,“玉面。”

    一只白色小兽应声过来。

    林千蓝在看到沐云澈时就看到了离沐云澈不远的这只小兽,它会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因为这只白色小兽正是她曾见过的灵物。

    碧若福地生出的灵物,从没人把它带离过碧若福地,凡是伤害到它的修士,下场都不好,所以花罗染只把它引来,而不是抓它。

    看白色小兽跟沐云澈的互动,像是被沐云澈收服了。

    沐云澈原原本本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涂白月、腾二、沐云澈、万景呈、封三十九五个,在进到瑶光仙墟后的一年就进入到了泻泽福地内,他们就在泻泽福地内住了下来。

    因着沐云澈和万景呈身上被人做下的标记,他们一共受到三回袭击,有涂白月和封三十九在,所有的袭击都成了反杀。

    碧若木枝是他们的战利品之一。

    在碧若木枝被腾二救活后,狐若现身,说了碧若木枝的用处。腾二一听有机会自家老大汇合,便让沐云澈契约了碧若木枝。

    但进到碧若福地内,五人势必要分开。涂白月和封三十九不赞成进来,沐云澈想到自己的实力,只得放弃。

    沐云澈是在四年前认识的这只白色小兽,不知沐云澈怎么合了它的眼,它时常跟在沐云澈左右,在吃了喝了沐云澈做的脍食灵酒后,小兽现身的次数更多了。

    在沐云澈契约了碧若木枝后,小兽才说出它的碧若福地灵物的身份,并说它能带沐云澈进到碧若殿来,不过,它只能带沐云澈一个人来,其他人要是进来,它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沐云澈很是动心,通往碧若福地的空间通道很快打开,它把沐云澈卷了进来。小兽说只带他就是只带他一个,在沐云澈一进来空间通道就关闭了,涂白月四个想进也进不来。

    登天梯?沐云澈是不用走的,他直接被小兽带到了碧若殿内。

    林千蓝看了眼小兽,小兽也瞪着无辜的大眼看着她,她只看了看,没说什么。

    她不信小兽所说的只能带一个人进来,既然已是这种情况了,再说什么都是枉然。她也不用去想小兽的目的,有招拆招好了。

    “呤!”

    一声悦耳的脆响。

    “我要道一声恭喜了,千蓝道君。”

    说话的是宋弦,他身着绣有银色虎纹的月白道袍,发髻上佩着个浅青色的玉冠,比上次见到的,更有浊世佳公子的风范。

    发出响声是他手里的玉玲珑。

    进到这里来的,除了沐云澈,还是三位,宋弦是其中之一,另两人林千蓝不认识,但看他们身上的道袍,都是出自于宗门。

    在沐云澈叫她师父过来时,三人都看了过来,宋弦只向她微微颌了下首,没有打断师徒两人叙旧。

    待沐云澈说完了,他这才出声。

    林千蓝多了看了玉玲珑,“不用客气。”

    劫雷闹出的动静太大,而她恰好是位气息都没能收敛好的化神修士,是谁的劫雷瞒不过身为仙君的宝弦。

    她对宋弦熟稔的口气不置可否。一上到乌灵舟上,宋弦就开始算计她。

    要不是她结识了乌灵,有涂白月和念魔做帮手,又在最后一刻通过乌灵与柳折鹿达成了协议,她的结局不会好。

    要不是没有幽冥阴火在手,当时就被传送进玄魔洞里了。以见素上君六亲不认的暴虐脾气,被一掌劈死是她最好的下场。

    虽然结局是好的,但这个好的结局都是她自身努力的结果,并非是宋弦做了什么。她对宋弦怎能做到一笑抿恩仇?

    更何况现在她与宋弦是即将到来的争夺战的对手。

    宋弦是位仙君,她惹不起,可以躲得起,所以对宋弦是疏离的客气,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以往得罪了。”宋弦轻叹一声,“我欠千蓝道君一个人情,若是有什么用得着宋某的地方,定不容辞。”

    不管宋弦是真心还是另有深意,人情这个东西,越多越好,说出来欠她的,那她就收下。修士的一诺千金,什么时候都不是随便说说。

    “那时是各为其利罢了。不过,宋弦仙君的好意我还是要领的。”

    宋弦笑纹深了,“如此,我方心安。”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