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压制
    ,精彩小说免费!

    这句话,在旁人听来,可以说是大逆不道。

    但,也的确就是这么个意思。

    你聂家不是强大吗,你聂鹤不是牛逼吗,怎么还需要别人来救你的孙子?

    陈若云与秦紫烟心中畅快,苏浩的话,实在是太解气了,聂鹤早就该被如此治治了。

    “找死!”

    而聂鹤整张脸都是涨的通红,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去,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如此揶揄过?

    恐怖的气息,浩荡而澎湃,巨大的威压,如排山倒海。

    聂鹤大怒,要杀苏浩。

    “杀了我,你孙子就死定了,我敢保证,这北域最厉害的医师,也绝对无法治好他。”苏浩仍然淡定:“不信咱们赌一把?”

    聂鹤很有一股冲动,立刻宰了苏浩,但,心中也是忌惮无比,他聂家唯一的独苗,若是死了,他要疯狂。

    “爷爷……救,救我。”聂云涛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眼中布满了哀求。

    他身上的痛苦,简直是生不如死,尤其是,此时他的修为,也被彻底压制下去,无法做出丝毫的抵抗。

    聂鹤脸色青红交替,随即看向苏浩,道:“你要如何?”

    “不要如何,求人治病,要有个态度。”苏浩冷笑一声,背负起双手,摆出张扬的架势。

    聂鹤咬牙,一抱拳道:“小兄弟,聂某求你,救救我孙子。”

    这句话可以说从牙缝中挤出。

    但,已经是让周围之人,心中对苏浩一百八十个佩服,让神武学府的长老,低头哀求,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小兄弟?我可不是你兄弟。”只是,苏浩丝毫不领情,平淡的说道,双手附在身后,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啊,爷爷,我,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聂云涛发出嘶吼,牙齿紧咬,舌头都是出现了鲜血。

    在他的脸庞之上,布满了汗水,汗水之下,青筋如虬龙挣扎!

    聂云涛怒火爆发,但,更是心疼孙子,他狠狠一咬牙,双膝跪地,道:“先生,请您出手,聂鹤自有厚报!”

    周围人大惊,聂长老下跪,哀求苏浩!

    陈家之人,心中则是畅快,压在心口的火气,烟消云散。

    陈若云与秦紫烟,对苏浩刮目相看,心中感激。

    这是苏浩为他们出气。

    “我出手也可以,三十万灵玉,换你孙子命!“苏浩狮子大开口,说出的价格,让周围人险些晕死过去。

    别说是他们,即便是聂长老,吓得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三十万……灵玉?

    “你,逼人太甚!”聂鹤险些爆发,三十万,别说是他了,即便是神武学府的内院大长老,不动用学府资源的情况下,也是很难拿出来。

    “没有,那就等死。”苏浩回答的很干脆,逼人太甚,你们之前不是吗?

    难道就允许你们蛮不讲理,不允许我嚣张霸道?

    坑,就坑死你!

    “我……只有三万!”聂鹤许久,吐出一个数字,这是他全部家当。

    “可以打欠条。”苏浩露出一丝笑容,带着阴谋得逞的味道。

    聂鹤咬碎牙齿活血吞。

    唯命是从!

    三万灵玉交到了苏浩手中,二十七万的欠条,刻下了他的精神印记。

    “救好了云涛,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聂鹤心中阴狠道。

    苏浩步伐轻快,走到前方,手掌在惨嚎的聂云涛身上一拍。

    “好了!”

    随即,他站起身,吐出两个字,在掌心之中,那道暗黑的气流,无声无息的消散。

    同时,一道鲜血气息,从聂云涛体内涌出,在苏浩掌心之中化开,扫向了四周,与陈家之人融合在一起。

    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无人可以注意。

    且,他们此时所有注意力,皆是在聂云涛身上,苏浩简单的拍了一下,就治好了?

    聂鹤觉得被耍了,怒火如十万大火山炸裂,无法遏制。

    只是,就在他即将爆发的同时,下方惨嚎的聂云涛,却是声音忽然一止,不可思议道:“不疼了,爷爷,我好了,我的真气不再暴乱了。”

    全场大惊!

    苏浩简单拍了一下,便是治好了频死的聂云涛?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此毒便是苏浩所下,想要解决,对他也是简单。

    事实上,聂云涛的痛苦强弱,都在苏浩的控制之下。

    聂鹤立刻检查,一切真的平淡,他心中也是不可思议,暗赞苏浩医术通天。

    “你修炼功法出了差错,险些走火入魔,我为你平复了真气,暂时压制住了暴乱,不过,也是有一个影响……”苏浩沉默片刻,再度开口。

    “什么?”

    聂云涛与聂鹤同时开口。

    “终身不可近女色,否则……必死!”苏浩凝重吐出几个字。

    “那岂不是说我……当不成男人了?”聂云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即便是聂鹤也无法接受,毕竟,聂家只有这么一根独苗,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

    “那就死。”苏浩三个字,带着冷森之气。

    “一派胡言,一定是你搞了鬼。”聂鹤爆喝一声,对苏浩早就忍受到了极限,随着聂云涛平复下来,他的气息再度展动。

    周围人面色大变,过河拆桥!

    陈若云与秦紫烟,心情立刻紧张,心中暗骂聂鹤无耻之徒。

    而苏浩,却是淡定随意,道:“聂长老的脾性,我早有了解,所以,你认为我敢出手救治,岂会没有自保的办法。”

    苏浩扫了一眼惊疑不定的聂鹤,继续道:“一丝精血,化成命符,洒在了陈家每一个人身上,你敢杀谁?”

    “命符!”

    聂鹤大惊,立刻检查,在聂云涛的胸口,果然是出现了一个血印,同时,那气息与陈家所有人笼罩在一起。

    命符,乃是一种捆绑,聂云涛的命,与陈家之人彻底绑在了一起!

    其中,也是包含着苏浩。

    且,这是一种单方面的制约,陈家之人死去,聂云涛立刻被牵连,而聂云涛死去,周围人完全不受影响。

    这种手段,如同生死符,但高深无比,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当然,身为神武学府长老,聂鹤自然不是一般人。苏浩简直是精打细算,无声无息,已经是全方位压制了他,让他有万千怒火,也是无法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