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意外的人
    ,精彩小说免费!

    “终于特么的突破了!”武跳跳这会都快哭了,心道打死再也不来这见鬼的地方了。

    瓶颈是突破了没错,可受得那苦简直无法言喻!每一次被光影一脚踢爆内脏,死是死不了,可是疼痛是和现实一模一样的。

    而且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

    而且不突破,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索性我最后终于突破了!”武跳跳拍了拍胸口送了口气:“赶紧离开这见鬼的地方!”

    哗~下一刻他出现在自己的个人空间内!

    “苦是吃了不少,但也终于踏入了融合自然之道的究极领域了!”武跳跳心中感叹一番,身上出现一股奇异的波动:“水波高频振荡之道与刚之隔山打牛劲融合而成的自然之道,一种全新的振荡之道!”

    全新的振荡之道!?

    哗~随着武跳跳意念发出指令,他的个人空间里出现一副巨大的牛顿摆球,摆架足有两米多高,下面挂着五颗篮球大小的实心铁球!

    融合自然之道!

    砰~武跳跳一拳打在最外边的一颗铁球上,砰砰砰随着一阵脆响,诡异的力道传递过去,作用在最后一颗摆球上。

    平常来说这一颗铁球会被弹开…

    然而此时…

    啪啪啪…

    一阵比挖掘机破碎锤频率还要高的振荡之声响起,然后咔嚓一声响,铁球居然碎为两块!

    “这就是融合自然之道的力量,以后再也不怕吞金化石之躯的书者了!”武跳跳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恐怕还是很难杀死书皇级强者!最多不是那么束手无策罢了!”武跳跳心中明了,即便是融合了自然之道依然很难跨越鸿沟,

    逆行屠皇,

    杀进皇者领域!!!

    书皇不光**最少达到吞金化石之躯。而且书气固化,随手一击就能波及方圆一公里,如果使出大范围书技,甚至能一招毁灭一座小城池。

    同样固化书气防御力坚韧无比,并且可以形成十米高的皇者法相,那绝不是书生阶段可以跨越的鸿沟。

    那怕最普通的书皇也拥有固化书气,皇者法相,高品质的神甲,吞金化石之躯,这是以书生修为几乎无法触及的领域。

    想以书生修为逆行屠皇,杀进皇者领域,几乎不可能!!!

    如果真的能做到,那就有当世无敌之资,将来有望踏足巅峰!

    强大如天罚一脉的审判者,拥有传说中的圣灵之器,也才堪堪杀死一位实力媲美夏族卫都统的书王袁旭而已。

    那袁旭也只是以防御著称!

    而审判者的自然之道刚好绝对克制袁旭的防御,他才得以成功!

    “不过若是我把水波振荡突击、水之高频振荡和超高频振荡道与刚柔隔山打牛劲完美融合,将来到有可能与书皇一较高下!”武跳跳心想。

    这一次他也仅仅把水波高频振荡道与刚之隔山打牛劲融合,才是一个初步开始而已。还有水波高频振荡道与柔之隔山打牛劲融合,还要把水波振荡突击道融合进隔山打牛劲,这都还差的远!

    再一个他连刚柔隔山打牛劲和水波超高频振荡道都没有掌握,更不要说融合了。

    “融合自然之道的异像才方圆二里,也就是悟道者的二阶段。嗯!不过单纯的刚之隔山打牛劲和水波高频振荡之道也都是一阶段异像,融合后二阶段纯属正常。”

    “以后以这融合自然之道为主体,不断往里面融合其他自然之道,最后才会突破第三阶段、小成、大成等!”

    “不过该给融合自然之道起的名字了!”武跳跳心想。

    叫什么呢?

    “融合了隔山打牛劲与水波高频振荡,就叫…隔山破碎道吧!”

    “对,就叫隔山破碎道!”武跳跳确定下新的自然之道名字。

    水波高频振荡道主破碎,金之振荡道主隔物伤敌,二者合一就是隔山破碎道!

    “好了,该回去了!”武跳跳想着退出书界,同时暗暗告诉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以后再也不进改命阁修炼了。

    ……

    “呼~在改命阁压抑死我了,出去透透气!”武跳跳走出房门道,心想:“嘿嘿~去找梦曦姐姐!”

    去找云梦曦,自然不敢告诉何妙妙和姜药娘,武跳跳蹑手蹑脚的从后门离开。

    吱呀~武跳跳从后门离开没多久,突然听到他家后门一声响。

    “嗯!?”武跳跳听力、目力惊人,那怕隔着数百米远,依然看到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中年女子从他家后面出来。

    “药娘说非常感谢您,您慢走!”接着苟莺歌也出来,站在门口挥了挥手。

    “这谁啊!?还和药娘有关?我怎么不认识!”武跳跳满脑子疑问。他的府上很少有人来,再说来了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还从后门出来了!?要不是重要人物,苟莺歌怎么会送她?

    最重要的是她与药娘认识!?

    “去问问莺歌姐姐!”出于好奇,武跳跳又走了回去。

    “嘿~”武跳跳缩地成寸,出现在转身要进门的苟莺歌身后,拍了她一把她的翘臀道:“莺歌姐姐!”

    “啊!!!”苟莺歌吓了一跳,转过头来一看是武跳跳,才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然后脸色羞红的嗔道:“不正经!”

    “嘿嘿~”武跳跳嘿嘿一笑,问道:“刚才离去那人是谁啊?”

    “她…”苟莺歌闻言吞吞吐吐,最后才道:“她是何宝来的媳妇翠云,也就是…妙妙妹妹…”

    “何宝来!?翠云!?是妙妙家的族人?她那个什么狗屁未婚夫的母亲!?”武跳跳闻言脸色难看道,然后不解的问道:“她怎么跑到咱们家来,还和药娘熟络了?”

    按理说这么一个人药娘肯定不待见,怎么还跑到他府上,一副很熟络的样子,药娘还让苟莺歌谢谢她,这什么鬼?

    虽然他没用在意过何妙妙以前有个什么未婚夫家,可是大多男人也不喜欢有这种关系的人跑上门来啊!

    “这么大事我居然不知道!”武跳跳脸拉的老长,那何妙妙以前什么的狗屁未婚夫家有人跑上他家来,他这个当家的却一点都不知道!

    “我…我…”苟莺歌闻言一时间支支吾吾,眼里憋着泪,心中柔肠百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一个姜家寨犄角旮旯里出来的女子,如今在宜阳境内闻名的公子飞刀府上当管家,时常接触郡城的名媛贵流,甚至武跳跳对外人宣传她是他的姐姐。

    即便是那些郡城的大人物前来拜见,都对她客客气气,苟莺歌的际遇可以说短短几天草鸡变凤凰了。

    加之自小他们一起长大,她一个花季少女若说对他没心思那是不可能的。

    但她又觉得武跳跳与何妙妙金童玉女,她说这些岂不是在搬弄是非?所以纠结之下,这几天她一直没敢主动提这事!

    “算了,我去问药娘!”武跳跳哪里知道苟莺歌怎么想的,直接跑进去问姜药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