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巅峰一脉
    ,精彩小说免费!

    “举世皆敌,踏足巅峰!”

    酒尊者和白发老人诧异的看着罗青尊者,良久白发老人才道:“呵呵~年轻人就是有气魄!”

    “呵呵~”酒尊者则摇摇头苦笑一声,心道:“我到底是老了,做事畏手畏脚,比不上罗青这种年轻人有锐气!”

    “……”武跳跳则有些发愣的看着罗青尊者,说真的什么踏足巅峰、天下第一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这一代神鬼莫测的轩辕子墨如同大山一般压在所有人面前,还有如帝子纳祁那般人杰。

    踏足巅峰?

    对他太远了!

    更何况还有三十年前堪称异类的绝世吴千机!

    “没有一颗踏足巅峰的心,如何踏上巅峰?”罗青尊者再次看着武跳跳认真道:“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自信是没有错的,但给予过度的自信就是自负和无知了!”白发老人见状心想,同时看了一眼地面的审判者,心道:“这一代除过人皇一脉生而为圣的天生圣子轩辕圣子,没人是隆的对手!我们天罚一脉将纵横无敌!”

    纵横无敌?

    显然在老人心中,轩辕子墨不能算在年轻一辈!他太强大了,对于年轻一辈就是bug般的存在。

    “是了!我想解除终极审判,就必须打败下面那个中二病,罗青尊者怕我没信心,才出口鼓励我的!”武跳跳转念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我就与下面那早衰的白发二货一战!”武跳跳闻言点头道。

    早衰的白发二货?

    白发老人听了差点骂人,他们这一脉传承特殊,才会使得审判者体型、外貌特殊!

    在他们眼里那是勇猛、魁梧的象征,结果到了武跳跳这成了早衰!

    “异端!我誓要审判你!”下方的审判者闻言大吼道。

    “审判你大爷,老子打的过你揍你一顿,打不过爆出小说之神纪云的身份,你丫的还想审判我?”武跳跳看着下方的审判者想到。

    知道为夏族立下绝世大功的人可以解除终极审判,武跳跳就不虚了!但是小说之神纪云的身份不能暴露还是最好不要暴露,毕竟一旦暴露后患无穷。

    “哼!来吧!”武跳跳向地面的审判者比了个中指。

    “嗯!”罗青尊者见状满意的微微点头,事到如今畏惧没有用了,唯有迎难而上,斩杀一切困境,方有一线希望!

    “城池中切磋也不方便,不如到书界去吧!在哪里打也不怕伤了和气!”一旁的酒尊者连忙道,他还在试图保住武跳跳。

    “哼!即便是在书界也逃避不了终极审判的!”一旁的白发老人闻言冷声道。一道被审判者终极审判,那将面临被剥夺一切,包括被审判人的生命!

    “惨死的灵魂需要祭奠!唯有…”地面的审判者看了看何宝来夫妇的灵魂,然后猛然抬头指着武跳跳怒吼:“唯有用你的鲜血!!!”

    你的鲜血…

    鲜血…

    血…

    审判者的声音如同炸雷骤响,盘旋在宜阳郡城的上空,

    久久不绝于耳!

    “宜阳,要变天了!”这么大动静宜阳郡城大多数早已经注意到,此时有人心中叹道。

    “刚则易折!公子飞刀为人过于嚣张,锋芒毕露,有早夭之像,此乃命数!”有人讥讽道。

    “哼!姜家寨那种犄角旮旯里出来的腌赞货色,终究上不了台面!”有人故作不屑。

    “嘿嘿!公子飞刀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宜阳郡守的三儿子杨凯收到消息幸灾乐祸。

    那一次武跳跳当街拒绝他的邀请,让他怀恨在心,散布武跳跳抢何宝来儿媳妇的谣言就是他推动的。

    “公子飞刀…”被武跳跳在书界镇杀的齐豫接到消息后先是一愣,然后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天要绝你!天要绝你啊!”

    他堂堂宜阳第一皇者被一个书生在书界当众镇杀,何其丢人?齐豫早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他如何不恨武跳跳?

    “哈哈~好!好!好!这是我这段时间来听到的最好消息了!”凌傲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嫣红,自从书灵被废他就一直颓废,整天半死不活,行尸走肉!

    此时却如吸了大麻一般,颤颤巍巍的从床上起来,大喊道:“快!快给我备轿!我要亲眼看到那小畜生被天罚传人进行终极审判!”

    “是!是!小的遵命!”下人连忙应道。

    “那可是天罚一脉传人啊!他发动了终极审判,将无人能救那小畜生!”凌傲心中激动万分。

    一时间宜阳郡城风起云涌,天罚一脉传人向公子飞刀发起终极审判的消息快速传开,不少存在将目光投向了宜阳郡城。

    ……

    “用我的鲜血祭奠?”武跳跳闻言脸色一冷。

    砰~他一拳从天空中轰了下来,一头巨大的红色猛虎咆哮着冲向地面的审判者。

    “你还不够资格!”武跳跳不屑道。

    “放肆~”白发老人见状一挥手震散红色猛虎,狠狠的瞪了一眼武跳跳,然后手一挥把地面的审判者托起:“在城池外进行终极审判!”

    说完他向城池外飞去!

    “我们跟上!”罗青尊者托着武跳跳跟了上去。

    随后酒尊者叹了口气,也跟了上来!

    “走!走!快点跟上!”下方凑热闹的人纷纷道,一时间不少人朝着城外涌去。

    大能者的速度何其之快!短短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城外。

    “这里很适合进行终极审判!”白发老人看着一片石滩的地面点点头道。

    “嗯!”审判者也点了点头,道:“城外多是夏族同胞的田地,我夏族同胞生存不易,大战易毁冬麦、良田,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粮不长!”武跳跳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里是距离郡城不足二十里的‘粮不长’。

    ‘粮不长’是一片呈长条形的巨石滩,长足有二十多里地,宽最宽处足有七、八里,周围到处是大石头。因为无法种植任何粮食,被宜阳郡城的人称为‘粮不长’。

    “粮不长有几处规模相当大的泉眼,地下水资源应该极为丰富!”武跳跳脑海中划过粮不长的信息,同时心中暗自猜测。

    与敌人战斗,掌握周围的环境也是必要的,天时地利人和嘛!没准就能救自己一命!

    “好,就这里吧!”武跳跳没有意义,附近其他地方都农田,确实不益战斗!

    不管夏族书者多么强大,能毁天灭地也好,移山填海也罢,人总得吃饭不是?

    “嗯!”罗青尊者和酒尊者也没有意见,罗青尊者手一挥,武跳跳慢慢的落在了地上。

    “要相信你自己!”罗青尊者的声音在武跳跳耳边响起。

    “嘿~”武跳跳闻言咧嘴一笑。

    砰~对面的审判者同样落从天空落了下来,一脚踩在一块足有三、四米高的巨石上,看着武跳跳大喊道:“断罪冲锋!即恶无情!”

    “斩恶诛邪!!!”审判者把手中的巨剑指向武跳跳:“夏族,正义,由我来守护!”

    “怎么的?你特么还要喊着口号啊!”武跳跳对于审判者中二的行为很不感冒,觉得对方跟个中二病晚期一样。

    “天罚祖师在上!”审判者向天举起手中的大剑,高声道:“七十万年前我天罚一脉第一代祖师于荒莽之间崛起,六百载证道巅峰书者,守护夏族两万余年!

    后,为守护夏族战死!

    五十五万年前,我天罚第七十九代脉祖师祖师崛起,证道巅峰书者,守护夏族…”

    天罚一脉,这是夏族传承极为古老的一脉书者,辉煌无比!

    历史上曾经出过近十位的巅峰书者,他们都孜孜不倦的守护着夏族,为夏族撒尽最后一点汗,

    流尽最后一点血!!!

    这一脉的精神就是大无畏、大牺牲、大奉献!!!

    由于数十万年来的付出,在无数时代,他们得到了夏族高层极高程度的认可,有着极大的特权!

    如武跳跳这般天之骄子,即便是大能者也不敢伤害他们,被铁律保护!夏族对天之骄子给了极大的特权!

    但天罚一脉却有几乎审判一切特权的权利,那简直流是特权中的特权!

    这种特权中的特权!

    就是夏族高层对天罚一脉的高度信任。一旦他们遇到任何不利于夏族、违背夏族铁律的事,他们都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甚至他们发动的终极审判,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几乎可以审判任何一个夏族人。

    终极审判,就是理由!

    这就是天罚一脉!

    他们是悬在所有夏族人头上的一把利剑!

    他们是正义的守护者!

    ……

    “可特么老子真的是被冤枉的啊!”武跳跳听了后无语。他对天罚一脉过往的辉煌和对夏族的贡献感到佩服,可是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异端!不管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你杀死何宝来夫妇的事实,接受我的审判吧!”审判者看着武跳跳高宣道。

    天罚一脉一直被视为正义的守护者,他们自己对发动终极审判这种事也是慎之又慎!

    杀了两个普通人?

    对于其他书者而已,谁回去为了两个普通人得罪武跳跳?听到了也会骂对方活该!

    可是在审判者看来,武跳跳在他眼皮底下杀死两个夏族人,这种事简直无法容忍!

    “傻13,你脑子里面除过正义全是屎吗?老子我堂堂夏族卫大队长,为了一个女人会去亲手杀人吗?用你的脑袋瓜子好好想想吧!”武跳跳闻言大骂!

    “哼!休要狡辩!”审判者根本不听解释,在他看来不管武跳跳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武跳跳杀了何宝来夫妇的事实。

    这种事也不能怪审判者太武断!当时就他们两个人,他来的时候何宝来夫妇活的好好的,周围又没用其他人,何宝来夫妇死了,不是武跳跳干的是谁干的?

    这就跟纪云世界漫画柯南中一般,一集中总共就那么几个人物,还在猜凶手是谁?

    人家好歹一集还好几个人!而他们就他俩,在审判者看来不是武跳跳杀的人,还能有谁?

    再一个之前的谣言影响了他的判断,他又亲眼看到武跳跳折磨何宝来夫妇,这一切都让审判者确信人就是武跳跳杀的。

    “喝~跟你讲道理就是在对牛弹琴,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武跳跳觉得审判者简直不可理喻,没法跟他沟通。

    当下大喝一声,身上神甲、鲁伯特之泪铠出现,手持黑色长枪。

    砰~武跳跳手中长枪一挑,一颗万斤巨石砸向审判者!

    “正义~从不会缺席!”审判者高呼,手中大剑一剑劈碎飞来的巨石,他身上冒出红蓝相间的火焰,冲向武跳跳。

    “审判~”

    一时间审判者方圆数百米雷火之力交加,温度骤然上升,哗的一下,一些石缝中的干草自燃。

    “隔山破碎道~”

    武跳跳没有留手,直接使出自己今天才掌握的融合自然之道,一枪抽向审判者的大剑上。

    叮~

    枪剑交击!火花四溅!铿锵有力!

    轰~一股炙热的气劲涌向武跳跳!

    “什么!?”武跳跳大惊,那炙热的气劲如跗骨之蛆一般顺着长枪爬了过来,甚至他手中的长枪肉眼可以看的到从枪头一直往枪杆下面迅速变红!变得滚热无比!

    退~武跳跳想与审判者拉开距离。

    “呵呵~隆的雷火极炎道可不简单!”天空中的白发老人摸摸胡子微微一笑,显然对于审判者极为有信心。

    “啊!!!审判~在雷火极炎道的威力下,焚烧你一切的罪孽吧!”审判者高呼,如跗骨之蛆,死死咬住武跳跳。

    “什么?”可是下一瞬间,武跳跳长枪上同时传来一股诡异的力量,透过他手中的大剑传递到他的铠甲上。

    叮~一股悸动在审判者传向审判者!

    “‘零’居然在哀鸣!在警示我!”审判者心中大惊,圣器有灵,他的铠甲和大剑都是圣灵之器,有属于自己的器灵,此时他的圣灵之铠‘零’居然哀鸣,向他发出了警示。

    圣器哀鸣!!大敌于前啊!!!

    不是详兆!

    “什么鬼?”另一边的武跳跳也是不好过,他手中长枪传来的炙热气劲传递到鲁伯特之泪铠上。

    “水~”武跳跳急忙书气拟像化水,希望可以降低那诡异的炙热气劲。

    “什么?”可是他很快发现,在那股炙热的气劲干扰下,他根本无法书气拟像化水。

    很快鲁伯特之泪铠表面的鲁伯特之泪直接融为玻璃溶液,而下面的非牛顿流体被烤的焦黑。

    咔咔~鲁伯特之泪铠最后居然焦黑的裂开,然后一片片从武跳跳身上脱落!

    静~

    一时间二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