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风起云涌
    利益动人心!

    这是不管那个世界都千古不变的道理!

    妖兽一族要杀纪云是他威胁太大了;金光尊者不予余力的支持他,是因为他对夏族有巨大作用;但同样的,有一些人想把这个小说之神纪云控制在手里,掌握他能短时间就写出如此多灵书的秘密!

    有太多的人想:‘我掌握了小说之神纪云的秘密,岂不是我就是下一个小说之神!!!’

    这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要说小说之神纪云一下子能写出这么多灵书,没有秘密,可能吗?只要不是傻子,都怀疑他身上有大秘密!

    只是如金光尊者等人不在意这个秘密,在他们看来这个秘密在谁手里不一样?只要是为夏族付出就行!

    但如穆龙溟等人,就想把这个秘密据为己有!

    而且小说之神纪云写出这么多灵书,分成的书点何其之多,这是何等无法想象的一笔财富!?

    这是一个大多数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还有灵书中可以具现化的宝物,增强实力的,起死回生的,增加寿命的,一个比一个有诱惑力!

    控制了小说之神纪云,这一切不都就成了自己的了吗。

    “早晚这一切都是我的!”穆龙溟再一次低沉道。

    “穆少乃人中龙凤,潜龙在渊,那小说之神纪云只不过是再为真王开路,他的一切迟早是您的,您才是…真正的小说之神!”巴渝长老凑到穆龙溟面前一脸恭敬道。

    “哈哈~说的好!”穆龙溟闻言大笑一声,高声道:“自古最先崛起者只不过是形似真龙的蛟蛇罢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真王探路!

    当年人皇轩辕氏与地皇神农氏何等耀眼,可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在为真王探路罢了,真正一统夏族,带领夏族崛起的可是至高无上的无涯大帝啊!”

    “穆少有大帝之风!”巴渝长老再次拍马屁道。

    “穆少有大帝之风!”一些留在会议室的人也跟着附和道。眼前这人一直有传闻他与夏族至高无上的无涯大帝有极深的渊源,灵书作者协会自然有一些人甘愿为其走狗。

    “哈哈~”穆龙溟闻言再次哈哈大笑,大手一挥,道:“就算把禹州一带翻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小说之神纪云找出来。”

    “是!是!”巴渝长老等人连忙附和。

    穆龙溟眼睛里冒着贪婪的*,想:“把小说之神抓来,逼出他所有的秘密!

    如果他真的是天赋异禀,没有秘密,所有的灵书都是他写出来的。那么以后让他给我写书,他写出的书以我的名义发出去。

    哼哼!到时我…就是真正的小说之神!”

    “还有灵书中那些神奇的宝物,也不能放过!”巴渝长老跟着附和道。

    一晃几天过去了,年节到来,无涯帝历两万零四年正式拉开序幕。

    武跳跳自然不知道夏族也有人在打他的注意,唯一庆幸的是他一直把自己是小说之神纪云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还没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这几天他不是忙着在书界‘强者试炼之地’巩固实力,就是在书界爆更,求九鼎记的粉丝值!

    “九鼎记的粉丝值增长势头很好,看来在最强书生战开始前,累积十亿粉丝值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武跳跳看着不断疯狂增长的九鼎记粉丝值,暗道自己这几天没白白不断爆更。

    当然他是不知道九鼎记粉丝值能增长这么快!还有金光尊者、李宁等人一份功劳。

    “跳跳!该出发了!”屋外何妙妙大喊道。

    “好嘞!来了!”武跳跳应了一声,在镜子里照了照穿着运动服、球鞋留着短发的自己:“很好,非常帅!这样的风格整个夏族也独此一家了吧!”

    吱呀~武跳跳把门打开,看着门外俏生生站着的何妙妙,不由摸了摸她的脸道:“不愧是我媳妇儿,真他奶奶的漂亮!”

    “呸~没个正经!”何妙妙闻言啐了一口,然后低头捏了捏裙边,看着武跳跳低声道:“我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没问题吧…”

    “没!好看死了,别人看到都流口水了!”武跳跳闻言挤眉弄眼的夸张道。

    只见何妙妙上身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围着红色的围巾,下身穿着黑、红相间的长裙,长裙下是黑色的保暖丝袜,脚上踩着一对黑色的长靴。

    她那有点微黄色的头发披在肩后,头上带着一顶红色的毛绒帽子,活脱脱的一个纪云世界现代版美少女,与夏族人的风格完全不同。

    这样的风格自然来源于武跳跳!

    夏族人,整个夏族很难说他们有什么统一的服饰文化。毕竟夏族太大了,九大诸侯国,两千多亿人口,夏族疆域南北、东西都超过了千万里,如此大的规模自然各地文化不同。

    但总得来说,大唐禹州一带与纪云世界古代差不多,有地位的人穿长袍短褂。

    至于没地位的人?

    基本上逮着什么穿什么。大众服饰风格更加偏向于实用和方便劳动,样式类似于纪云世界五、六十年代劳动人民穿的服饰,主要材料是麻布等!

    武跳跳不太喜欢长袍短褂那麻烦的一套,就直接按自己的想法在书界以具现化神甲的方式具现化了数套纪云世界样式的衣服。

    那怕一套低级神甲也得十万书点,敢这么玩的也只有武跳跳了。

    “呸~贫嘴!”何妙妙闻言打了一下武跳跳红着脸道。

    “嘿嘿~走了!”武跳跳闻言嘿嘿一笑,伸手拉着何妙妙。

    年节了,他自然是与何妙妙去访亲走友。虽然说他在宜阳郡城没多少亲戚朋友,但是架不住人家热情啊!武跳跳现在在宜阳郡城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不少人想攀关系,前两天年节前来送礼的人差点踏破他家的门槛。

    甚至有一者外郡的,其他州的,他不认识的,都通过书界前来给他送礼!

    人家送礼了,他自然也得回礼!一些不重要的人物,他让下人直接回礼了,可是一些重要的人物,他就得亲自前去拜访了!

    如张统领、云梦曦、罗青尊者、酒尊者等人!

    第一站去的是何家,也就是何宝来的家族,何妙妙的家族!这个何家有一位老书王,勉强在宜阳郡城算个有点规模的家族。

    其实何妙妙不喜欢何家,十年前他爸差不多等于被赶出了何家,因为何妙妙她母亲出生不好,还大何妙妙她爸三岁,因此整个何家都不待见她们一家。

    武跳跳自然更不喜欢这个何家了,何宝来夫妇那事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何妙妙的家族,算他半个老丈人家!人言可畏,要是他不去何家,到时不知道又有什么流言传出来,再加上这个何家一直挺懂事的,武跳跳也就勉强拿着礼物登门拜访了一番,也是给足对方面子了。

    以后打着公子飞刀武跳跳老丈人家族这个名头,这个何家不知在宜阳郡城得多好混!

    没有吃饭,留下礼物,随口应付了几句,他和何妙妙就离开了。

    “能来就好!能来就好!”何家那位老书王等武跳跳与何妙妙走后感慨道,他活不了多久了,死了后家族得有人照拂!

    “以后妙妙就是咱们何家的大小姐!何卫国就是咱们何家的下一代家主!”老书王发布了命令。

    “是!”其他人连忙应道。

    人老成精,老书王很会来事!如此做以后出去说我家大小姐是公子飞刀武跳跳的妻子,宜阳一带谁还不给他们面子。

    母凭子贵!差不多都是一个道理!

    第二站是去了张统领家,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帮助他的长辈,也是他把武跳跳推荐给酒尊者,这是一位值得武跳跳尊敬的长辈。

    去了张统领家武跳跳与他喝了一顿酒,吃了个饭,聊了一番离开!

    第三站去了罗青尊者那,罗青尊者为人清冷,平时沉默寡言,武跳跳去和他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第四站本来是要去云梦曦家的,当时要不是云梦曦带领他走上夏族卫这条路,他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弯路。

    可是何妙妙一听去云梦曦家就不乐意了,开始发小脾气!

    “你就惦记着那狐狸精!哼?去见那狐狸精还把我带上,武跳跳你什么意思?要不你直接去她家提亲,把她娶回家得了!”何妙妙醋坛子打翻,眼眶里打着泪水委屈道。

    “好!好!不去了!不去了!”武跳跳见状只得举手投降。

    “哪去酒老那里吧!”武跳跳只得改变注意。

    “哼!”何妙妙狠狠咬了一口武跳跳拉着她的手。

    “嘶~咬断了!”武跳跳故作龇牙咧嘴!

    “哼!哼!咬断才好!”何妙妙闻言恶狠狠道。

    “咬断了谁以后保护你啊!”武跳跳闻言眉头一挑,一把把何妙妙抱起背在背上,大叫道:“飞喽!!!”

    嗖~嗖~

    武跳跳运起冲天身法,整个人踊跃之间就是数百米,在下着大雪的天空下,如同雪中飞行的超人一般。

    “啊!!!”何妙妙被武跳跳的作怪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双手不断拍打武跳跳的肩膀。

    ……

    “年轻人就是好啊!”酒尊者老远感应到武跳跳来了,漂浮在天空中看着不远处背着何妙妙玩闹的武跳跳感叹道。

    “酒老!”武跳跳停下来行了一礼道。

    “见过酒老!”何妙妙也行了一礼,同时踢了一脚武跳跳的小腿,低骂道:“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嘿嘿~”武跳跳嘿嘿一笑。

    “嗯!进来吧!”酒尊者闻言点了点头,把二人引进门。

    酒尊者并不是宜阳人,他的家族不在宜阳郡城,所以他的府邸上很清冷,除过几个做事的下人就在无他人。

    “最近修炼的怎么样了?”酒尊者随口问道,随后二人聊了不少,拉拉了家常,酒尊者也说了很多关于他的事。

    他的直系后人都没有什么天赋,没一个修炼到大能者的,早已经故去!现在家族里的族人都给他隔了不知多少代,他们之间没用多少亲情,族人对他仅仅是敬畏罢了。

    “我已经有七十年没回过家族了,家族有什么事都是在书界给处理了!”酒尊者喝了口酒摇摇头道。

    “我们就是您的家人!”武跳跳闻言应道。

    “哈哈!”酒尊者闻言开怀一笑,摇摇头:“我没那么脆弱,其实孤独是自由的!”

    “孤独是自由的!?”武跳跳不懂这句话。

    “你以后就明白了,人,总是要学会孤独!”酒尊者摆摆手,然后告诉武跳跳:“近期关于最强书生战,恐怕还有大变!”

    “还有大变?”武跳跳闻言心中一惊,急忙问道:“是什么大变?”

    突然提前的最强书生战已经搞得他手忙脚乱,再有大变,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我不清楚!但最近似乎一直有这个传言!”酒尊者摇摇头道。

    “好吧!”武跳跳无奈!

    果然武跳跳离开酒尊者那,第二天就发生了几件大事!

    最强书生战提前的消息终于被大范围传开了,之前是小范围的传播,现在大范围传播,一下子夏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就在所有人疑惑为何一直在六月份举起的最强书生提前时,又有消息传出!

    这一届最强书生战第一名将会被夏族某位无上大人物收为弟子。

    这一下掀起了更加大的热潮。

    “我一定要得到第一名!”不少天才纷纷发出誓要。

    “呵~第一早已经被预定了,这些人想什么呢?”唯有知道实情的人得到消息后不屑道。

    轩辕子墨如一座大山压着所有人!

    第一!?

    几乎所有知情人认为已经毫无悬念!

    而没过几天,大唐帝族武家的神女武寒月突然邀战大元帝子耶律纳祁!

    大唐帝族武家神女邀战大元帝子耶律纳祁?

    这一下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可是这一战是不公开的举行,估计是怕暴了双方的底牌!

    最后有消息传出,大元帝子耶律纳祁败了!

    败给了大唐帝族武家的神女武寒月!

    “什么?帝子纳祁败了?”武跳跳得到这个消息后不敢相信,强大如帝子纳祁居然败给了神女武寒月!!!

    武跳跳想通过书界联系帝子纳祁,可惜没得到回复。

    有人说帝子纳祁在这一败后沉静下去了。

    武跳跳猜测他可能是在静静脱变,有可能在这一战中有所突破,线索来自于耶律拜厄哪里。

    之后有人告诉武跳跳,可能有天才不甘第一被轩辕子墨预定的结果,是在蓄势!

    毕竟就算知道轩辕子墨的强大,但被无上大人物收为弟子这个诱惑太大了,总有人心中不甘!

    他们这是在反抗命运!

    在最强书生战没有开启前就击败强力对手,到时夹杂无敌之势与轩辕子墨终极一战!

    果然不久后各地传来天才之间大战的消息,就连审判者南宫隆也被人不断挑战。

    就在各地风起云涌时,禹州也有人跳了出来!

    禹州凌家的老一辈天才凌源不服武跳跳禹州第一书生的称号,他要提前与武跳跳一战。

    证明他才是禹州第一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