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矛盾(下)
    ,!

    “额…”其他看热闹的学生闻言都惊呆了。你问我是不是男人,我说你回去问你女朋友,还把你女朋友的**说的那么清楚,这…

    其他人不由自主的望向的苟小屠的头顶,那里似乎有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子他的头上。

    “混蛋~武跳跳你这个混蛋~”首先发怒的不是苟小屠,而是小姑娘何妙妙,她狠狠的踢了一脚武跳跳的小腿肚子,然后小跑着离开:“再也不理你这混蛋了。”

    “额…”众人再次惊呆,这是什么操作?

    三角恋?原配惊闻小三?

    “我…”武跳跳看着突然离开的何妙妙有些百口莫辩。

    “咯~咯~”前方的苟小屠咬牙切齿,拳头捏的关节啪啪爆响:“混蛋武跳跳,混蛋,我要杀了你。”

    有些屈辱是男人不能忍的,不管大男人还是小男人都不行。

    “兄弟,兄弟,别冲动,别冲动。”武跳跳见状连忙喊道:“前天小芳摔了一跤,摔伤了屁股,找药娘针灸。这事是药娘告诉我的。”

    “呼~”苟小屠闻言停了下来,脸色被气的发红,嘴里喘着粗气,死死盯着一步前的武跳跳,表情可怜怜巴巴道:“真的?”

    “真的!”武跳跳认真的点了点头。

    “前天小芳确实摔了一跤。”苟小屠挠挠头自言自语道,然后满脸开心的看着武跳跳道:“那就是小芳没有给我戴帽子?”

    “是~”武跳跳声音拉的老长,心中暗道:“就这智商,难怪被我以前差点坑死。”武跳跳不由想起了一些过往的记忆:

    武跳跳不是姜家寨的本家人,而姜家寨的本家人姓苟,不姓姜,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武跳跳从五岁生活在姜家寨,与何妙妙、苟小屠从小是邻居。

    武跳跳一个外人,自然受到姜家寨本家人的排挤,加上武跳跳身份特殊,姜家寨的人对他态度又怕又恨。苟小屠这个天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货在有心人的挑拨下,老是处处针对武跳跳。

    再加上何妙妙这个漂亮且出身不凡的女孩从小对武跳跳青睐有加,对苟小屠这个傻货和其他人都懒得理。这让苟小屠和姜家寨一些孩子都很不爽,甚至嫉妒,自然针对武跳跳就更加严重了。

    苟小屠从小人高马大,身材瘦小武跳跳肯定打不过他,但是武跳跳这熊孩子也不是善茬,从小诡计多端,尖牙嘴利,也是不好惹,苟小屠从来就没有在武跳跳的手中占过便宜。

    五年前他们都才十岁,那时刚入冬不久,姜家寨前面的姜家河开始结冰。苟小屠欺负武跳跳,把武跳跳逼急,在武跳跳用激将法下,二人打赌谁敢在冰面上跳三下,谁就叫对方三声爷爷。

    武跳跳率先上去跳了三下,没事;然后从小人高马大的苟小屠上去跳了三下后直接踩破冰面掉到河里,差点没被淹死,从此二人的仇怨越来越大。

    “唉…不对,武跳跳我要和你打一场。”苟小屠这个脑袋缺根筋的憨货反应过来:“我从小一直被他戏耍。但是富贵叔说的对,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不能忘了自己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暴打一顿武跳跳,对,一定要爆打一顿武跳跳。”

    想到这苟小屠的眼睛死死盯着武跳跳道:“我一定要和你打一场。”

    “这下何妙妙不在,有好戏看了。”其他学生都包藏祸心,冷眼旁观。他武跳跳一个外人进入姜家寨学堂,享用姜家寨的资源观想灵书,这让别人如何不眼红?姜家寨自己本家人还有九成九的适龄孩子没进学堂呢。

    “不公平,今天观想课我睡觉了。而你比我多上了一节课,变得比昨天厉害了点,而我却在原地踏步,这样就对我很不公平了。”武跳跳闻言大喊道。

    “额…好像也是那么回事,我苟小屠堂堂男子汉也不能沾了你一节课的便宜。”苟小屠闻言挠了挠头,然后瓮声瓮气的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苟小屠这傻货,武跳跳这厮明显不是在找借口吗?”其他学生暗自道,突然有人大喊道:“武跳跳你就这里把今天的观想功课做完了,在和苟小屠打一场。”

    “瘦猴,你是不是没人和你对练你闲的慌,要不我陪你练练?看你看的搏击水平进步了没?”班头苟莹歌瞪了一眼那个刚才大喊的少年道。

    “嘿嘿!我尿急…”一个十四、五岁,长的贼眉鼠眼的少年闻言嘿嘿一笑小跑离开:“哼!当年那个进入学堂的名额很有可能是我弟弟的,凭什么给他武跳跳这个外人,就因为他姓‘武’,寨子里的人都向着他?我自然不会明着跟他作对,但是逮到机会…哼_!”

    想道这里少年暗自哼了两声,得意的想道:“他武跳跳进入学堂三年了,观想课虽然不是每天都上,但也上了几百节了,也才初级学徒的水平。让他多上一节课就能打败中级学徒水平的苟小屠?那简直是白日做梦。

    我们这一届中除过何妙妙这个外人,天赋最好的就数班头苟莹歌了,她八岁进入学堂,现在十八岁了,十年内上了有近千节观想课,也才准书者的程度。能不能赶在二十岁之前成为书者还两说了,就他武跳跳那种垃圾水平,一节课能有什么突破?

    哼哼!拖延一小时之后,他还不是要挨这顿打。他表现越差劲,寨子里高层取消他进入学堂的可能就越大,他被赶出学堂,到时就能空一个名额,那我弟弟就有进入学堂的机会了。”

    “我苟小屠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给你一小时的时间把今天的观想课功课做完。”苟小屠闻言大手一挥豪气道。

    “好。”武跳跳闻言拿出传感器待在头上,准备进入书界。

    “跳跳你别闹了,一节课能有什么突破?你就和苟小屠放心切磋吧!有莺歌姐姐在旁边,保证你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一旁的班头苟莹歌出言劝道。

    “嘿嘿!”其他学生依然冷眼相看,他们巴不得武跳跳出丑了。至于上一节课观想课就能突破这种事,根本没人相信。

    “三年了才初级学徒,说明有些人天赋差劲,且好高骛远,指望一节课就有所突破?当年还气死我们敬爱的苟二老夫子。想不明白有些人凭什么进入我们姜家寨学堂。”学生中有人嘀咕道。

    “是啊!是啊!凭什么?天赋差劲,人品又差,还好高骛远,凭什么进入我们姜家寨学堂。”有学生跟着附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