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武跳跳你摊上大事了
    ,!

    武跳跳被何妙妙拿捏的一点办法也没有,被她一直拉到寨子北边的打谷场的稻草堆傍边。

    “妙妙,咱们还是回去吧,人家私定终身咱有啥好看的?”武跳跳试着劝何妙妙。

    “哼!谁会看他们私定终身,不就是两个人脱光衣服再一起睡觉吗?我是看你到底是不是骗我?要是没骗我也就算了,要是骗我,哼哼…”何妙妙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额…”武跳跳懵逼,合着在你眼里私定终身就是两个人脱光衣服睡觉?

    “你说他俩好好的不在家里睡觉,跑来稻草堆里干啥?是天气太热来这乘凉吗?”何妙妙看着武跳跳问道。

    “额…”武跳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想:“我总不能告诉你这里月黑风高,适合…打野吧!”

    “苟小芳那放荡货,小小年纪就在寨子里四处勾搭男人,要不是她爸苟富贵是书者,她早被寨子里的人口水淹死了。

    我爸爸说谁看了女儿家的私密地方,就算是和人家私定终身了,说不定还会生出孩子来。苟小芳那放荡货不知被多少个男人看过了,你要是和别人…哼哼!反正你就是不能和苟小芳有什么,不然我就告诉药娘让她打断你的腿。”何妙妙看着武跳跳嘴里嘟囔道。

    “咕~”武跳跳闻言吞了吞口水,他感觉自己今天摊上大事了,暗想:“你非要拉我来看人家私定终身,我以为你是老司机,什么都懂,合着在你眼里私定终身就是这样的。这这…你爸这两性教育也太失败了吧!

    这要是被你爸知道我带你来看人家私定终身,他还不把我腿打断。他一个巅峰书生,寨子里护寨队的一把手,手底下兄弟上百,我可得罪不起。还是想办法把这小祖宗忽悠回去吧!”

    “妙妙,这么晚了,估计他俩不会来了,要不咱们先回去?改天再来。”武跳跳暗自擦了擦汗劝道。

    “闭嘴,他们来了。”何妙妙突然握住武跳跳的嘴,只见稻草堆的另一测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苟小屠和苟小芳。

    “小芳,你的过往我不在乎,可你和武跳跳究竟又没有什么?你有没有给我…”苟小屠声音愤怒的问道。

    “你还有完没完,都问了几次了?我都说了他那小屁孩我看得不上!你tm来不来,老娘还忙着呢!”那女的不耐烦的回答道。

    “别生气嘛!别生气!我还不是太在乎你了。”苟小屠闻言声音献媚道。

    “废话少说,想办事就快点。”苟小芳不耐烦道,然后开始脱衣服。

    “好c!”苟小屠闻言激动的扒掉自己衣服,然后一把抱住了苟小芳,接下来就是校长打英语老师的故事了。

    “额~”武跳跳见状愣住了,被这人类最原始的运动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这…这…”一旁的何妙妙也惊呆了,用手握住自己的眼睛,可是还仍不住从指头缝去看出去。越看越忍不住想看,只觉身上发热,香艳的画面冲击的她脑袋晕乎乎的,迷迷糊糊的想道:“爸爸以前好像在骗我,私定终身好像不只是那么回事…”

    “别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完事了,武跳跳才回过神来,急忙用手握孜妙妙的眼睛,劝说道:“我没骗你吧!他们真的来这里私定终身了,你也知道我没有骗你,咱们回去吧!”

    “嗯…”何妙妙的声音小的跟蚊子声一般,只觉得浑身热的厉害,脑袋晕乎乎,武跳跳说什么她也不知道了,但觉得武跳跳拉着她的手的手是那么的滚烫,好似有一股气息从她的手里转到她的骨头里,让她痴迷。

    武跳跳这个时候也是脑子晕乎乎的,纪云看片无数,可是真人秀他也没见过。以前的武跳跳熊的不行,听人说苟小屠和苟小芳在这私定终身。他就蹲了几个晚上,只有一次看到过,但是来的晚了,看见了苟小芳半个屁股。这次实实在在是第一次看现场真人秀,对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妙妙?”武跳跳拉着何妙妙走了一段路,突然感觉她站着不动了,一回头,只见何妙妙满脸通红,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跳跳,我…”何妙妙一把抱住武跳跳,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武跳跳只觉得她那隔着衣服的身体滚烫滚烫的,烫的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两人死死的抱住对方,何妙妙想亲武跳跳的嘴,可是没啥技术,把舌头伸进了武跳跳的鼻孔。武跳跳也是什么都不懂,崛起嘴如蜻蜓点水般吻她的鼻子,眼睛,脸颊…

    两个菜鸟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抱住对方的身体,紧紧的抱住,好似要融入自己的身体一般,不由自主的在对方的身上摩擦起来。

    “额…”突然武跳跳打了个哆嗦,浑身绷紧的跟个拉直了钢筋一般。

    “呼~”随后他那绷紧的身体软了下来,身体变得软绵绵的,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抱着何妙妙的手。

    “跳跳,你…你怎么了?”何妙妙疑惑的看着武跳跳,她只觉得对方打了个哆嗦,然后就好像…一条蔫了的黄瓜。

    “没了…”武跳跳尴尬的小声道。

    “什么没了?”何妙妙追问道。

    “没了就是没了,你问那么多干嘛?”武跳跳有些恼羞成怒道。

    “哼!你就知道凶我,你都对人家那样了,还这么凶我?”何妙妙闻言掐了一下武跳跳道。

    “我对你怎么样了?”武跳跳觉得有些不妙。

    “你说咱们算不算私定终身?”何妙妙突然问道。

    “不…”

    “嗯?”何妙妙眼睛一瞪,抬起手恶狠狠道:“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算!算!”武跳跳连忙改口,心中却想:“亏大了,亏大了,这下摊上大事了。有这么大把柄在她手里,我以后在她面前就是五指山下的孙猴子,再也翻不了身了。”

    “哼哼!”何妙妙得意的哼了两声道:“从今往后,你不准看莺歌姐姐的脸部一下,必须要和她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没经过我的同意,不能和其他女生说话,还有不能惹我生气,还有…还有…要是你不答应我,我就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药娘和我爸爸,到时…哼哼!小心你的狗腿!”

    “额…”武跳跳觉得自己彻底摊上大事了,在强敌的压迫下签订了无数不平等的条约,何妙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何妙妙对武跳跳呼来喝去,稍有不满意就拳脚相加,武跳跳简直是苦不堪言,觉得自己点背的不是一点;当然小姑娘虽然任性刁蛮了点,但是也挺有自觉的,武跳跳平时想占占小便宜什么的小姑娘半推半就也就从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个巨大的危机已经向他袭来,来自宗师魏崖的危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