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冤枉
    ,!

    “别说了!”屋内的苟富贵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然后又柔声道:“小芳,是爸爸以前忽略你了,爸爸答应你以后好好对你c不好?”

    “不好!!!”苟小芳闻言再次发出一声尖叫,大声喊道:“苟富贵,你这个伪君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注意?你还不是怕被寨子里的人听到你的丑闻,然后有风言风语传到郡城里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小芳!”苟富贵再次低沉的咆哮一声。

    “小芳,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了,你爸爸也有他的难处啊!”屋内的女人也出言责备道。

    “啊!!!”突然苟小芳发出凄厉的尖叫,大喊大叫道:“我就要说,我就要说,我要让寨子里的人知道苟富贵的真面目!”

    “啊!!!”说着苟小芳又发了疯似的尖叫,大喊道:“妈妈,我的傻妈妈,这个人渣都不要我们了,你还为他说话,我的傻妈妈!啊!!!”

    “逆女,够了!”武跳跳突然听到苟富贵一声低吼。

    啪~似乎狠狠的打了苟小芳一巴掌。

    “啊!!!”紧接着武跳跳只听苟小芳发出一声惨叫,屋子里似乎有东西被撞到,有人摔倒在了地上。

    “啊!小芳,你没事吧!”武跳跳只听苟小芳的妈妈秀云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只听她道:“小…小芳,你…你怎么下面流血了,难道…你…”

    “你…逆女,你怀了谁的野种!”苟富贵见状低吼道。

    “呵~这段时间跟我…跟我睡过的男人…没…没十个,也…也有八个了g~我那…那知道是…谁的…”苟小芳的声音断断续续道。

    “靠~这家人真特么都是极品!”窗外的武跳跳闻言低骂一声转身离开。

    “咔~”武跳跳不小心踩到什么东西,发出一声声响。

    “谁?”苟富贵那是巅峰书生,听力过人,听到了院外的声响。

    “不好!”武跳跳暗叫不好,运起身法跑开。

    砰~可富贵整个人如炮弹一般撞破窗户,冲了出来:“是他!?”

    书者过人的目力让苟富贵认出了已经从他家院墙上跳出去的武跳跳,心道:“今天的事千万不能传出去,要是有一点传到云老爷子的耳中;以他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知道我为了提高地位,休妻重娶,我的大计怕是要坏了。”

    休妻是单方面的,和离是两厢情愿的。

    “他比我快!”武跳跳跑出苟富贵家没多远,就发现身后的苟富贵追了上来:“他的基础速度比我高太多了,我跑不了!”

    砰~苟富贵没有多说,一拳打向武跳跳:“先制服他,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本以为武跳跳一个孝子,他随便就制服了,可是一交手,苟富贵却发现,这个孩子难缠无比。

    苟富贵一身本事八成在射术上,而且驯兽师一脉主修精神力量,而不是**力量。武跳跳虽然没带长枪,可是他有宗师级内家拳法经验,拳脚功夫远胜苟富贵。

    吼~

    一声猛虎的咆哮在姜家寨响起,武跳跳一拳挥出,一只三、四米长的红色猛虎咆哮着杀向苟富贵。

    “书技.虎炮拳!”

    砰~苟富贵被武跳跳一拳逼退,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你已经成为书者了?”

    哗~哗~

    “都别动,谁动我让人放箭了!”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周围数把火把亮起,姜家寨护寨队长何卫国走了过来,他身后十几个弓箭手瞄准了二人。

    “跳跳,怎么是你?还有富贵兄,大晚上的你们这是干嘛呢?”何卫国看清楚二人,惊讶的问道。

    “……”苟富贵。

    “……”武跳跳。

    武跳跳和苟富贵对望了一眼,诡异的都没有说话。

    心中有鬼!

    不知…

    该如何说!

    “……”何卫国扫了二人一眼,眉头一皱,当下转身走开道:“这么晚了,都回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若是别人,那怕姜家寨本家人,大晚上鬼鬼祟祟,何卫国都会带回去大刑伺候。可是这二人都不是普通人,又是自家人,想来也不会做什么有害姜家寨的事,所以何卫国打算和稀泥。

    呼~武跳跳和苟富贵同时松了口气,这是要解释起来,大家心里有鬼,谁也解释不清楚。

    就武跳跳大晚上跑到苟富贵家这件事,武跳跳都难以解释清楚。怎么说?凡是打药娘主意的男人,小爷我都要往人家水井里撒巴豆、撒尿、吐口水、倒狗屎?

    “富贵!富贵!小芳没气了!小芳没气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苟富贵的妻子秀云跑出来哭哭啼啼,言语不清的喊道。

    “怎么回事?”何卫国突然沉声问道。出人命了,他这个护寨队队长自然不能熟视无睹。

    “我不知道啊!”武跳跳一脸迷茫,他只听到苟富贵打了一巴掌苟小芳,似乎把苟小芳打流产的,可是怎么一会就没气了?

    “我失手打死了小芳?”苟富贵心中一惊,然后焦急的想道:“不行!千万不行!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能传出去!我因为前程要休妻,这事在云老爷子眼里已经容不得了,若是在传出我弑女的消息,我谋划了十多年的前程就完了!不行,绝对不行!”

    夏族有夏族的铁律,书者杀人只要证据确凿,官府有心追究,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虽然不会判死刑,但是代价无疑是巨大的。更不要说弑女了,这不管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说不过去。

    “是他,是这个小畜生杀了我女儿!”苟富贵指着武跳跳大声喊道。

    “我?”武跳跳闻言一愣,立马反驳道:“明明是你自己打了你女儿一巴掌,把她打流产了,这会她突然死了,怎么赖上我了?”

    “是你!是你!就是你杀了小芳!”苟富贵指着武跳跳大声喊道,然后振振有词道:“这小畜生欺骗我女儿的感情,害的我女儿有了身孕。今晚来到我家,说自己已经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书者,我女儿配不上他,想抛弃我女儿。

    我女儿不同意,与他争吵了起来,他愤怒之下对我女儿出手。我是听到动静才出来的,要不是他与我女儿有私情,大晚上跑我家来干什么?”

    “啊!?”武跳跳惊呆,怎么事情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了?

    “我…我…”武跳跳平时有些小聪明,可是遇上这种事他也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一个劲解释道:“我没和你女儿有私情,她怀孕不关我的事,打她的是你,又不是我…”

    “何队长,我刚才听到小芳大喊大叫了。”就在这时,苟富贵的领居家有人打开院门道。

    “没准真是他,他上学时还说他知道小芳屁股上有颗痣,而且说的特别清楚!”就在这时,出来凑热闹的人群中有人小声道。

    “是啊!是啊!他在学堂上说的很清楚呢!要是和小芳没有什么,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人群中又有人附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