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暴躁的少年
    ,!

    “天!纪云大大这是要干什么?”所有的读者都惊呆了,纪云不到两个小时就成功写出一本灵书,现在他又创建了一本小说,难道还想继续在写吗?

    “难道他今天晚上还能写出第二本灵书?”几乎所有的读者都不敢相信的想。

    “不!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他还能写出第二本灵书来!”有读者大声叫嚣道。

    但是纪云没有任何犹豫,两、三分钟后就发布了第一章,然后接下来速度不变,两、三分钟一章,两三分钟一章。

    忽然,在三点半的时候纪云十分钟已经没有更新了。

    “嗯!?纪云大大没存稿了?”所有人不由自主的送了一口气,心中有一种他终于没有了存稿的感觉。实在是纪云两、三分钟一更,让人太震撼了!

    “哈哈!我说不可能吧!存稿用完了,就写不出来了。”有黑纪云的读者见状叫嚣道。

    “更新了!”然而下一刻,新书再次更新,读者一看:“我靠~纪云大大都懒的分章了,直接发万字大章了。”

    武跳跳写着写着觉得一章一发挺烦的,一琢磨,直接发一万字大章。

    《修罗杀道》这本书字数多一点,十六万字,再加上一些地方要改动,武跳跳写完的时候已经早上五点半了。

    然后过了没多久,《修罗杀道》演化灵书成功的消息再次在整个书界看书区公告。

    “滴~宗师级作者,史诗徽章拥有者纪云,低武类小说《卢小风传奇2》创建成功,全书界看书区特此公告!”刚《修罗杀道》演化灵书成功的消息过了没三分钟,纪云第三本书创建成功的消息再次在整个书界看书区公告。

    “天~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没睡醒!”所有的读者感觉今天太疯狂了,灵书就如大白菜一般一本一本被写出来,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哗哗~十多分钟后万字大章再次走起,挑动着读者们的神经。

    “你说,纪云大大是存的稿,还是现码的?”有纪云的真爱粉在讨论区发书评问道。

    “沉默!”

    “沉默+1”

    “沉默+2”

    “沉默…”

    见状没有人发表意见,都选择了回复沉默,实在是这件事太令人震撼和不敢相信了。

    存稿?有人会去存好几本可以演化成灵书的稿子吗?现码?十分钟码一万字,更让人难以相信!

    哗~哗~

    然而纪云码字的速度一点没有变,十分钟多一点更新一次万字大章,读者们郁闷的发现,他们看书的速度居然远远跟不上纪云码字的速度。

    “666666!”

    “666666!”

    “666666!”

    纪云的真爱粉不在乎到底是现码还是存稿,只是一个劲的刷6,而且到处为宣传纪云的新书。

    “md,打烂你这老匹夫的脸!”武跳跳边码字边嘀咕道。

    “王八蛋苟富贵,冤枉小爷…”

    “铁公鸡魏崖老匹夫,歉小爷的十万打赏也耍赖…”

    “该死的沧海老匹夫,你这老狗也给我搞事情…”

    “md,打烂你的脸!小爷一日三十更你不信,小爷一天写三本你信不信?不信小爷天天写三本…”武跳跳是心里憋着一股火在码字。

    “好cc样的,我夏族当兴,当兴啊!”却是得到纪云疯狂码字的金光尊者大声叫好,高兴的想道:“《卢小风传奇》、《修罗杀道》,这不就是如九鼎记那般练体流与内劲六的结合体码?

    九鼎记这种镇国至极灵书太高端,夏族能观想它的书者很少。但是纪云这小子现在写的小说却很适合底层书者,很好!非常好!”

    在金光尊者眼里,纪云小说中的横练功夫就是练体流被动书技,内功心法就是内劲流被动书技。两者合而为一,普通灵书带给书者的力量增幅比精品灵书还要大。

    “沧海老匹夫!小爷我今天一天写三本灵书,就问你服不服?不服明天继续,写到你服为止!”第三本灵书在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顺利演化成功,武跳跳发了个单章就退出了书界。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书界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最郁闷的是他的读者,看书的速度居然没有作者码字的速度快!

    …………

    “药娘,你说我如果成为书者,你会奖励我什么?”武跳跳一夜没睡,但是书者的体质让他精神奕奕,此时正和姜药娘在吃早饭,边吃饭边聊天,心中却想:“惨了!惨了!昨天晚上干的事一定会被药娘知道,到时会被她打死的!”

    “嗯…!?”药娘闻言用双手放在桌子上,托住下巴看着天花板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嘿~”武跳跳贼兮兮的笑了一声,伸出手故作乖巧的擦掉药娘嘴角的饭粒,讨好道:“我成为书者后就证明我长大了,我长大了,那你能不能不要在随便打我?”

    “不行!”姜药娘闻言瞪了一眼武跳跳道:“我是你娘,你是我儿子,老娘打儿子天经地义!这种事没得商量!那怕你成为书王也不行,老娘说要打你,你就必须乖乖让老娘打!”

    “啊!?”武跳跳闻言嘴长得老大,失落的嘀咕道:“做你儿子真惨!”

    “那你做不做我儿子?”姜药娘闻言脸色一冷,故意恶狠狠道:“不想当我儿子现在就收拾东西混蛋,明天老娘就去嫁人生个儿子让我打!”

    “别!别!药娘,你还是打我吧!儿子刚生下来多半也不能打,得长大了才能打!那得多久啊!你还是打我这个现成的儿子划算点!”武跳跳连忙道。

    …………

    “唉…”武跳跳背着书包走出家门去学堂了,心中暗想:“能躲一时是一时吧!待在家里铁定等会被打出屎来!”

    “你这又是叹啥气哩?”何妙妙的声音在武跳跳的身后响起。

    “你爸把昨晚的事告诉你了吧?”武跳跳没回头,无精打采的问道。

    “告诉了!”何妙妙点点头,幸灾乐祸道:“这下你惨了,会被药娘把屁股打开花的。啧啧!到时多半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特么的,都怪苟富贵那老王八蛋!”武跳跳闻言骂了一句。

    “你真笨!”何妙妙闻言说了一句道:“你平时那么机灵,昨晚上怎么就被苟富贵给拿住了?我爸爸说了,你就是大闹特闹一番,寨子里的人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啊!?”武跳跳闻言一愣,郁闷道:“你爸昨天还吓唬我不要生事哩!”

    “你傻啊!我爸是官府的人,他能明着向着你吗?”何妙妙提高声音道。

    “啊!?”武跳跳闻言有些想明白了,看着何妙妙问高兴的问道:“那我要是去揍苟富贵一顿,你爸也不管!”

    问完心中暗想:“特么的,你冤枉我,还多半因此会被药娘揍一顿;那既然如此,我不如先去揍你一顿。”

    “管,怎么不管?可我爸还能把你送到衙门去?”何妙妙看着武跳跳反问道。

    “嘿!我明白了!”武跳跳闻言恍然大悟,大吼一声道:“我现在就去揍苟富贵那老王八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