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图尔特的神秘宝藏【中】
    “怎么样,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大概五分钟后,见老卢克手指微动,有翻页的意思,茶褐色头发的男人问道。

    “虽然旁边的注解文字是用古希伯尔语写成的,但设计图毕竟摆在那里,如果不能看出来这是什么的话,缪思特家族也不会把武器研究所交给老夫了。”

    老卢克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他放下手中的铜片,慢吞吞地抬起头来,平静道:

    “这上面都是一些与电话虫有关的机械零件吧?似乎以前还没出现过这种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老头,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茶褐色头发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戾色,但很快被他压制了下去,冷笑一声道:“不错嘛,在没有翻译文字的情况下,就能看出设计图的用途,看来老子的确没有找错人。”

    “那么你希望我干什么?”老卢克没有理会他的威胁,继续开口问道。

    “这是一份注解文字的翻译,是老子费了好大劲从一个历史学家嘴里套出来的。”茶褐色头发的男人又丢了一份文件过来,舔着嘴角嘿嘿笑道:“至于你要做的么,很简单,按照这上面的文字注解,把铜片上的所有残缺的设计图修复完成,要是能在今晚做出几个样品出来交给我看,那就更好了。”

    “样品是不可能的,我的工具大部分都在武器研究所里。”老卢克摇了摇头,“不过修复这些设计图稿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也行。”茶褐色头发的男人掏出电话虫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现在是六点二十,九点之前老子必须得离开,要是你到那时还不能完成的话,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老卢克点了点头。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客厅中愈发寂静,唯有铅笔作绘的沙沙声。

    茶褐色头发的男人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一杯一杯地喝着咖啡。

    而坐在茶几对面的老卢克则伏案专心致志地埋头忙活,一张张修缮完毕的机械构造图从他的笔下流出,金属铜片的旁边已经堆叠起了厚厚一沓手稿。

    “显卡,主板,内存条,硬盘,鼠标……”

    每完成一张构造图,老卢克就会对照着翻译注解里的古希伯尔语,把这些机械零件的名字写在对应的构造图旁边。

    真是奇怪的名字啊……老卢克暗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所有金属铜片上的设计稿终于修复完毕,老卢克掏出手帕擦了擦鬓角的汗滴,长长出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繁复庞大的工程。

    这些设计稿内的机械零件,无论哪一样,精密程度都让人叹为观止,是当前世上许多先进科技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即便是有几十年机械师经验的老卢克,此刻也已经深深被这些构造图折服。

    “怎么,已经修复好了?”

    注意到老卢克停笔的动作,茶褐发男人略显意外,“这才八点半呢,你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老卢克微微摇头,伸手抵住那一摞手稿推了过去。

    “那行,我先看看。”

    茶褐发男人拿过手稿,不急不慢地翻了起来,大概十几分钟后,他一脸满意地将其阖上,然后取过桌上的铜片,开始整理起来。

    “年轻人,你就不担心我在里面动什么手脚?”老卢克见他一副准备起身离开的模样,不禁疑惑地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担心?”

    茶褐发男人瞥了他一眼,而后继续无动于衷地收拾着自己带过来的东西,口中淡淡地道:“也许有件事你需要弄清楚,老子也是一名工程师,虽然造诣还远不及你,不过对比你的修复稿和原图的还原度,还没什么问题。”

    老卢克没再吭声。

    “好了,该说的也都和你说完了。”在把所有资料整理完毕之后,茶褐发男人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站起身来,然后撩开上衣,取出了悬挂在腰间的手枪,“我也该离开,和你道一声晚安了。”

    “……”

    卢克看着那渐渐抬起的枪口,眉头微微蹙起,他坐在沙发上没动,用嘶哑苍老的声音开口道:“年轻人,你说过只要能满足你需求的话,会放我一马的。”

    “很遗憾,我后悔了哟。刚才老子告诉你我是一名工程师,那现在也无妨再透露一下……”

    茶褐发男人不为所动地将枪口对准了老卢克的眉心,手指缓缓搭在了板机上,嘴角则是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在接触工程学之前,老子可是北海悬赏三千万贝利的大海贼,‘鬼刀’图尔特啊!”

    砰!

    枪声骤响,看着老卢克那副无助后退的模样,图尔特眼中满是残忍之色,哈哈大笑了起来。

    然而……

    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但见,那枚子弹在高速离开枪膛,射入老卢克眉心之后,并没有如预期般出现血肉横飞、脑浆四溅的情况,反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原本虚弱佝偻的老卢克,这时候身躯竟然渐渐转化成了黝黑色,而在表面,还不断有着黏稠浓郁的石墨色液体,犹如泥浆一般翻涌而出,向着四周蔓延淌落。

    “你……你这家伙……”

    看着眼前骤然发生的一幕,图尔特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一股寒意在心中滋生扩散开来。

    自己到底是招惹了一个什么东西?

    原来之前的示弱和妥协都是伪装的,这个老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怪物啊!

    疯狂地又开了好几枪,但射出的子弹依旧如同石如大海,毫无回音,于是恐惧终于击溃了勇气,图尔特毫不犹豫地转身冲到门边,打开门跌跌撞撞地就往外逃去。

    但这似乎只是徒劳,下一刻,黝黑色的浓稠液体很快追上了他,并迅速沿着双腿将其缠绕包裹,图尔特绝望地挣扎着,却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视线越来越小,最后整张脸都被彻底吞没了进去。

    “你说……你要是直接走该多好……”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门边露出了卢克那张满是褶皱的苍老面庞,他看着瘫倒在地面了无生息的图尔特,满是怜悯悲哀地叹了口气:“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年轻人啊。”

    将尸体拖入屋内,老卢克关上门,弯腰在他的怀里摸索起来,并且很快就找到了刚被收进去不久的那份修复稿和金属铜片。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了,老卢克刚想全部丢到垃圾桶里,余光一动,突然眼尖地在其中发现了一份被折叠起来的纸片。

    展开一看,一张海图赫然映入眼帘,上面有不少标记,似乎是图尔特所留,而在最下方,还有几段笔迹相当潦草的文字。

    “这是……”

    粗略地看完,老卢克眼中不由浮现出一缕震惊,他回到沙发前,脸色阴晴不定地踱了半天步子,最后终于没忍住,掏出电话虫,拨通了一个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喂,是爱丽丝女士吗?”

    在话筒被那头接通的刹那,老卢克就有些急促地开口道:“立马转接缪思特族长,老夫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