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友情破裂
    “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精灵协会的忠会长亲自去帝都说的?”萧统领看着韩硕道。

    “没错,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想去请忠会长一起协助我们调查这件事情。”韩硕看着众人道。

    “这恐怕有点难度,因为距离精灵师大会的时间已经很短了,这个时候忠会长应该的无法离开的,这个时候去叫他配合我们调查,这有点强人所难啊!”城主韩征最了解顾阳城的事情,他马上就想到了关键所在。

    “那也没办法,因为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如果他不配合,那我们根本就无从下手啊!”韩硕一时皱眉,他也知道精灵师大会的重要性。

    “并且我还听说这一届的精灵师大伙跟以往不同,这次的精灵师大会通过的人员将有资格入选天九门的弟子。”萧统领插话道。

    “不光是这这样,这次天九门招收弟子的入围赛,顾阳城赛区把地点定在精灵师大会上,到时候两中比赛一起开始。”城主韩征再次补充道。

    “那这是有点为难了,不过一切还是以帝都的安排为重点,这淡红色纹路出现的非常诡异,听说很久以前也出现过,那一次听说这帝都全部沦陷,差点就被一些陌生的人给统治了,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萧统领在帝都呆的时间比较长,知道一点帝都的往事。

    “我马上就去精灵师协会,看看忠会长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些情报。”韩硕听见萧统领的话,知道原来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小事,也许这是国师在考验他,所以他务必要办好此事。

    “我跟你一起去吧!”韩征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再加上此事说不定关乎到他儿子的前途,所以他非常的积极。

    “那就先这样,一切等你们去精灵师协会回来之后再做决定,毕竟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萧统领却不想躺这趟浑水。

    吴统领见萧统领不想去,马上也想到其中的关键,也提出留在城主府,让韩硕父子二人去。

    韩硕本来也有意想要收拾凌無邪,但得知事情的严重性,他也把自己的事情先放下,毕竟此事如果办好了,那他的前途几乎是不可限量,区区凌無邪又算得了什么呢?

    韩硕父子二人带着一只十几个人的队伍缓缓离开城主府,朝精灵师协会而去,古忠一早就得到了消息,领着几个精灵师协会的领军人物在门口迎接。

    “城主大驾光临,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也让我们有所准备啊!”古忠会长面带笑容的上前迎接道。

    “还有犬子真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开元境巅峰,乳后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恭喜城主了!”另一位精灵师协会的中年男子也站出来赔笑道。

    “忠会长和陈会长说笑了,犬子也就是运气好了点而已,还谈不上前途不可限量,我们今天过来也是临时有事,还望两位会长能够谅解。”城主韩征双手抱拳,客气道。

    “好说好说!咱们也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请进寒舍慢慢说吧!”忠会长和陈会长都跟城主是老朋友了,也没有继续客套下去。

    精灵协会大堂,韩硕父子跟两位会长对面而坐。

    “我们今天来这里,想必忠会长应该心里明白是为了什么事情,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就是你去帝都上报的事情,还请忠会长给予配合。”韩征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而韩硕一直都没有说话,毕竟他父亲跟着两位会长都是老朋友,想来应该是好说话,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具体情况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我只是觉得此事非同一般,所以才亲自跑去帝都一趟。”

    忠会长继续道:“如果你们是想要情报,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看着忠会长那一脸认真的表情,韩征知道他应该没有说谎,但是他也同样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忠会长还有知道的事情不愿意说出来。

    “古忠叔叔,我知道你跟我父亲是多年的老朋友,我也一直尊敬你,可是这件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严重性,如果有什么知道的,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们,而这也是我师父国师的意思。”韩硕在帝都呆了不少年,一看就知道他有事情不愿意说。

    “韩硕啊!我也知道你师傅把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你,你的压力非常大,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精灵师协会马上就要举办精灵大会,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们也走不开,要不然我们去协助你调查也可以。”陈会长见古忠没有说话,于是接话道。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古忠为什么不说话,这韩硕一开口就用国师来压人,就算是他听了心里也觉得不舒服,要不是跟韩征是多年的老朋友,也许已经开始翻脸了。

    “既然陈叔叔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不勉强,但是这件事情是古忠叔叔上报的,那他至少要说说这件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事情经过告诉我们总可以吧!”韩硕非常不理解的说道。

    看见两位会长都推三阻四,他的心里也有点不爽,说话的语气都点开始变味了。

    这下就连陈会长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韩硕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按道理来说是应该告诉他,可是他看古忠一副不愿说的样子,知道事情有点不好办了。

    一阵沉默过后,还是韩征厚着脸皮说道:“忠会长啊!这件事情是你弄出来的,你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吧!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好吧!那我告诉你们吧!我是在一次外出的时候偶然间遇见一个受伤的少年,是他告诉我这件事情的。”古忠没有办法,只能这样说一半留一半,他也知道如果一点都不说,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那个少年是谁?长什么样?他现在在哪儿?”韩硕还是看出古忠有所隐藏,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