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无他,唯战而已!(下)(改)
    那六个人也是郁闷无比,按理说,他们六个人联手应该胜过两个武师,可因为上述的种种原因,至今也没能将易天行拿下,正在这六人焦急之间,易天行的刀刃上突然笼上一层白澄澄的精光,不过眨眼之间,与其宝刀相碰的无论是钢剑还是法剑都尽数被斩断,易天行抓住机会,在那六个人愣神的一瞬间,左劈右砍,瞬间便结果了两个武者,剩下的四个人,失去武器,组合被破掉,更是不敌易天行的攻势,片刻之间也尽数被斩杀。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几声长啸,紧接着,刘三叔与方叔追着刀疤脸与独眼龙,眨眼间接近了这边的战团,见到周围商队与镖局的人,不是被杀便是步步败退,而杨管事在那宗师级的高手下又多添了几道伤痕,两方人马混战在一起,一时间,易天行也难以救援,只能尽力斩杀马贼。但马匪毕竟是有备而来,不一会功夫易天行便被马匪围在了一处,双方停下手来,易天行看了周围一眼发现己方不足百人,而马匪们仍有近两百。

    那宗师级的黑衣人站在人群中,看着骑在马上的刘三叔,方叔,易天行三人,目光闪烁了一阵,出了声,声音嘶哑:“刘光虎,你们此刻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但是我们与你们威武镖局本就没有什么仇怨,今日若是你交出那扮成小厮的欧阳大小姐,我便放了所有镖局的人,你看如何?”

    刘三叔,方叔与易天行三人听那黑衣人道破了欧阳玉婷的身份,皆是一脸惊异的看向欧阳玉婷,而欧阳玉婷呢,更是瞪大了水灵灵的双眸,一脸呆愣,她未曾想到,这伙歹徒竟是为了她而袭营,而刚刚死去的几百人,以及杨爷爷的伤,岂不是都是因她而起?想到这里,黑亮的双眸竟生气了一层朦胧的水雾。

    刘三叔回过神来转而望向受伤的杨管事,厉声喝问:“杨管事,你这孙侄女怎有变成了欧阳大小姐了?可瞒的我等好苦啊!”

    杨管事此时已顾不得自身的伤势,一脸惊慌:“这,这···哎!”杨管事一声哀叹,便不再言语。

    此时那边的黑衣人听见这边的谈话,心道:“这下容易完成任务了。”便又扬声道:“怎么?你们威远镖局难到还不知道她便是欧阳炎的大女儿吗?如此说来是他们拉你们进了这场灾祸喽。”

    听见这话杨管事与刘三叔等人脸色更加难看。只是原因却不相同。

    “刘镖师,这不关杨爷爷的事。”欧阳玉婷声音哽咽,眼泪朦胧“是我私自偷入商队,半路被易镖师发现告诉了杨爷爷。”说到这里欧阳玉婷看了一眼易天行。仅这一眼,易天行知道,自己再也忘不了这位女子了。

    “杨爷爷为了我的安全,便向大家隐瞒了我的真实身份,并不是有意拖累大家。”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已不堪哽咽,有了决绝的味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拖累大家了,你们就将我交出去吧!”说完后便盯着那群马匪,头也不回。

    “大小姐,不能啊!”杨管事大声叫到,“他们若是捉去你,就会拿你去威胁欧阳家,威胁疼你的老祖宗啊。”声音悲切焦急的说完这些话,便又对刘三叔说:“刘镖师隐瞒大小姐身份这件事是我对不住大家,事已至此,我只想求你们护送我家大小姐逃离,将来,欧阳家必有重谢!”

    这时候,镖局这边的人都沉默了,面对宗师级高手与数倍于己的敌人,谁都想逃去,留得性命,可此事一旦传出去,威武镖局的名声就会遭到绝大的打击,况且镖局已死去那么多兄弟,他们有如何能心安理得的离去呢?这生死与道义之间的抉择,无比艰难。

    那宗师级的黑衣人此时又说话了“你这老头,倒是明白得很,可那又能如何?”接着又对刘三叔说:“刘光虎,威武镖局的这几十条人命都在你手里,只要你一句话,今日你们便可安然离去。”

    “怎么相威胁我吗?”刘三叔说完这句话又说:“你们还是退远一些吧,让我与镖局的弟兄们商量一下。”黑衣人宗师略一思量,挥了挥手,马匪与其他黑衣人都尽速退到了几十米开外。

    威武镖局的人聚到了一起,刘三叔问:“大家伙是个什么意思?”众人沉默了一阵,方叔与易天行都让刘三叔做主,镖局其他人也都是这个意思,纵然有少数人想逃生,但此时也不好开口。

    又考虑了一阵,刘三叔沉重的说:“我们是生是威武镖局的人,死是威武镖局的魂!为了镖局,为了兄弟情义,为了身后的家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战罢!”

    镖局里的众人听了,虽然不说话,但都是一脸的决绝。

    刘三叔又将易天行拉到一边,说:“天行啊,我和你方叔都老了,膝下也有儿女,今日你要是能带着欧阳家的大小姐冲出去,一定要活着替我们照顾好家人啊。”

    易天行此刻双眼通红,叫道:“刘三叔···”

    “天行,你别多说了,这是我给你的任务,冲出去!”

    这时那个宗师级的黑衣人,已经不耐烦的大声问道:“刘光虎,想好了吧?”

    刘三叔走到人前,带着壮士一去兮的气势,大声回道:“无他,为战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