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冲,别回头!
    黑衣人宗师听到这话,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寒芒乍闪之后,他一挥手,带头冲向了他眼中待宰的羔羊。一时之间,营地之中喊杀声又四处响起。

    刘三叔,方叔与杨管事,有意识的截住宗师级黑衣人,而易天行则趁乱与其在另一匹马上的欧阳玉婷靠在了一起。刀光剑影之中,两人的目光都是有点犹豫不决——他们到底是走是留!

    正犹豫间,刀疤脸与独眼龙这两个马匪头领,已冲到身前,两柄马刀一左一右夹击而来,易天行的马儿甚是通灵,顿时向前跃出,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两刀,只留半截衣袖在原地飘然而落。易天行冒了一身冷汗。

    突然感到背后劲风又起,慌忙转身使了一记回马刀,火花四溅之中堪堪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刀。易天行这才看清楚了使刀的是刀疤脸,易天行知道此时不宜过多纠缠,连忙驾马冲出了十几步摆脱了追击,之后掉马转身又冲了上去。说了这么多,其实一切不过都是一瞬间而已。

    见拿刀疤匪首又恃狠追来,便一记斩马刀以压顶之势直劈而下,刀疤脸仓促挥刀来挡,却被易天行借着马力劈倒在地,正待挥刀再斩,却忽然听到欧阳玉婷一声尖叫,一愣神间,刀疤脸

    便翻身滚开,易天行顾不了许多,忙抬头向尖叫声处看去,见那独眼马匪正追那欧阳玉婷,周围尽是刀剑,即使骑马,欧阳玉婷也是险之又险,他忙纵马去追,但那刀疤脸却又来与之缠斗,正在他焦急之时,却听那边刘三叔长啸:“带她走,冲,别回头!”闻此,易天行尚未来得及下定决心,那边刀疤脸眼中寒光一闪,撇开易天行,一个翻身举刀向欧阳玉婷劈去,无奈间,易天行驾马急追,刚到欧阳玉婷身边,却被独眼龙一刀斩向腿部,只能急忙挥刀架住,就在这时欧阳玉婷,已经被刀疤脸逼的摔下马来。、值此危急时刻,易天行尽展浑身解数,扭刀砍向独眼龙的头颅将其迫开,左手取下腰间的刀鞘,嗖的一声便投掷向刀疤脸,然后看也不看,俯身将欧阳玉婷拉斯行马来,一夹马腹,冲过人群稀少的地方绝尘而去。

    此时,黑衣人与刘三叔他们正战斗到关键时刻,一时半刻,根本分不出身来,只能吩咐刀疤脸驾马去追。而独眼龙则加入了他们的战斗。刘三叔三人本就处于下风,而今又多出一个同级敌手,眼看落败是迟早的事啦。

    策马奔腾之中,劲风疾吹,如刀似剑地将欧阳玉婷流下的每一滴眼泪都劈斩的细碎。她觉得这细碎的泪珠晶莹剔透里似乎蕴满了残肢断臂,滴滴变得血红。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忽然感觉她的新好冷,好害怕。而后背一直传来的温暖的感觉,似乎已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她不再想其他,只是缩紧身体,要将自己藏在这温暖的怀里。

    而易天行却一点也没感到怀中人此刻的异样,他心下焦急——一骑两人如何逃得性命,纵然那些镖士、商队护卫拼死拦得刀疤脸一时片刻,又怎敌得了他之后的轻骑急追————他有担心刘三叔他们的安危,还不知道他们能否从那群贼人手中保下性命,日后有能否再见。胡思乱想之中,也不知道骑马已身在何处,眼见马力不济,只能停下来。

    这是一条小道,四处都是一人多高的杂草灌木,远处是成片的树林。易天行抱着欧阳玉婷下马,见到她眼中含满泪水,眼神迷茫,心知她这样的大家小姐,眼下落难至此,恐怕已经是新神俱失了,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突然听到远处马蹄声响起,心想,极可能是那刀疤脸追过来了

    易天行将欧阳玉婷抱到灌木丛中,说:“你呆在这里别出声,我出去了结了那贼人”。说完起身要走,却又被拉住,见欧阳玉婷满脸担心、无助,便又说了一句“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便冲了出去。刚掩盖好痕迹,就看见一个人骑马从那小道的拐角处冲出,正是那刀疤脸。

    刀疤脸骑马过来后,见只是那易天行一人提到挡在路间,便讥笑道:小子,你一人在这等死吗,那小妞呢?

    “你这贼人休要胡言,爷,留在这里,可是专门为你送行的”易天行,说话间便已窜了出去,在刀疤脸猝不及防下,一刀就斩断了对方的马腿,马匹跌倒时,刀疤脸惊险之极的从马背上

    跃出,落地之后,还没来得及说声卑鄙,便见易天行又提刀又凶又狠的砍来,不得不急窜而出。

    刀疤脸失去先机,被易天行逼的一躲再躲,心中怒火更甚,便不再留手,与易天行拼起性命来。易天行的螳螂刀法七十二路与螳螂拳局俱是他义父所传,他习练至今,虽然招式俱全,但仍未领悟其精髓,若是大成,那边也会如同义父与那黑衣人一样,成为拳风撕破空气震荡出波纹的宗师级高手了。

    但见那刀疤脸也不知使的是什么刀法,施展开后,便招招很辣,让易天行防不胜防,刚开始靠突袭取得上风,而此刻也只是平手,要落下风了。不过一会,易天行已经险象迭出。

    刀疤脸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打斗一阵会后,他对易天行的刀法已然熟悉,越战越勇,抓住易天行的一个破绽之处,一刀就要削掉其手臂。然而,就在马刀高举,正要落下之时,旁边草丛中飞出一道白光瞬间就斩中刀疤脸右边拿到的臂膀,令其发出惊惨的叫声,将一身冷汗的易天行惊醒,瞬间提刀飞纵过去,就见刀疤脸左手捂住颈部,手指间鲜血已喷涌而出,眼睛睁的浑圆,发出一阵“啊!”的声音,就无力的倒下。

    易天行提刀靠近那倒下的刀疤脸一步,见他确实已死,也不顾自己身上的刀伤,就转身冲进了草丛中,抱起正抓着法剑的欧阳玉婷窜到外面,也不说什么,将其放下后,易天行又将刀疤脸和马尸拖到远处的灌木丛里,又回来将现场打斗的痕迹破坏,而欧阳玉婷就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不过一会儿,易天行与欧阳玉婷便又骑着马,绝尘而去

    又过了俩小时,一黑衣人骑马而至,看其身形正是那群马匪中宗师级的黑衣人首领,他骑马在这里转了一圈,便打马到灌木丛中。过一会儿,找到刀疤脸的尸体后,他一声冷哼,就有打马朝易天行逃去的方向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