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阴阳师!
    黎明的清风拂过山林,带出莎莎的声响。山林远处,也出现了一片明亮的鱼肚白,渐渐燃亮黑色的天空。杂草灌木当中,易天行与欧阳玉婷正骑在马上缓缓而行。

    易天行用白色的丝巾包扎着,看衣料,是从欧阳玉婷身上撕下来的—正是欧阳玉婷见他左膀上有伤时为他包扎的。而欧阳玉婷此时除了眼露哀伤,神色黯淡外,似并不像初始那么呆傻了。

    易天行借着曙光望了望周围,却见都是山林,清风拂过,树影婆娑,半夜的奔驰,他也不知道到哪了。见天色已亮,而且人马都已疲惫,易天行便出声道:“我们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想来那些贼人应该追不到了。等天色透亮我们再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人家。”过了一小会儿,他才听见欧阳玉婷轻如薄雾的一声“恩。”于是两人下马后,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地,静静的休息起来。

    由于不敢生火,怕敌人望着烟雾找来,易天行只是在附近找来了一些野果,洗干净后与欧阳玉婷二人充饥。两人很快吃完,又多休息了一会儿,便要走。整个过程中,两人都没有交谈一句话。都有心事。

    等到易天行收拾好骑到马上,才伸手对欧阳玉婷说:“上马吧,早些找户人家好休息一下。”欧阳玉婷依言伸出手来,可待到两手相握的瞬间,两人都有一种难以明的触电般的感觉,让两人同时放了手。欧阳玉婷“啊”的一声摔倒了,易天行见状赶紧跳下马将她扶了起来。双手握住了她的香肩,关心的问道:“没事吧?”欧阳玉婷面色羞红,犹如桃花,眼神也十分慌乱,似不知道该落在哪儿似地。不得不开口说“赶紧上马走吧,我没事。”

    易天行听到,脸上焦急的神色终于隐去,先将欧阳玉婷扶上马,自己则一跃而上。拥着怀里的佳人,循着山野里灌木丛中的间隙,驾马而去。

    一路上,风是红色的,云是红的,山是红的,他的心也是红彤彤的。易天行突然觉得这一刻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

    临近中午时,两人终于在一座山脚下寻到了一户人家。一人多高的木栅栏内,几间木屋坐落其中,被外面一片树林遮挡的隐隐约约,若不是看见熣烟,他们还真找不到。栅栏外是一小片菜园,木墙上则挂有好些兽皮,腊肉,辣椒之类的东西。

    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出头样貌秀美的妇女,见到门外满面风尘的一对年轻男女,顿时满脸讶色,问道:“两位这是?”

    “大嫂,我兄妹两的上对于到了马匪,逃难至此,海王大嫂能让我们在此休息一宿,走时定有厚报。”易天行心想,在此处休息一下午,那贼人也不见得能追到此处。

    正在易天行思虑之时,却听到那妇人说:“你两人不是兄妹吧?长得一点都不像。”

    易天行没想到这妇人说话这么直接,一下子尴尬的愣在那里,欧阳玉婷也是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那夫人又开了口:“大兄弟别介意,是我多嘴了,快些进来坐吧。进来坐。”说着让开门来,、转身往里走去、易天行反应过来,拉着欧阳玉婷也进去了。

    进屋后,妇人指着一个正坐在书桌旁的五六岁的小女孩说:“这是小女安平,对了,我丈夫上山打猎,要等一会儿才回来。”说完对着那小女孩道:“安平,来,快向哥哥姐姐问好。”

    那小女孩听后,跳下了椅子,跑到夫人身边,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两人,却不说话,妇人微笑了不语,好一会儿,那小女孩才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哥哥好,姐姐好。”

    那妇人这才说:“山野之外,常年不见人,小女失礼,让两位见笑了。”易天行与欧阳玉婷连称无事。可以看得出来,这妇人对小女孩很是宠爱,而且,这户人家也很不一般,绝非山民,但都知趣的不问什么。

    妇人安排两人在客厅里饮茶休息,自己就进旁边的厨房准备饭菜了。而小女孩仍去书桌旁练字,只是总不时的向两人看,何很好奇,很可爱的样子。在夫人准备好饭菜后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开门而入。他身后用钢叉扛着几只野兔,山鸡,手里则提着弓箭,风风火火的进屋了。边走边叫:“水云,我回来了。”但进到屋里来看到易天行与欧阳玉婷后就突然静了下来,随之一股庞大的气势突然朝易天行与欧阳玉婷扑面而来,不过一息,就突然消失不见,但两人头上却都已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了。这人是一个大高手,比易天行见过的绝大多数人都强,包括那黑衣人首领,甚至可能强过镖局里的刘老爷子。也就是说——这人绝对是一个大宗师级的高手!

    就在两人仍然很紧张的时候,这大汉突然笑了,嚷道:“水运,客厅里的这两位是什么人啊?”

    “他们呐,是遇到了马匪落难到这的,说是兄妹俩。”却是那妇人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过来了,放下才又说:“去洗洗吧没吃饭时再说。”那大汉嘿嘿一笑,放下猎物、器具在一角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洗干净回来了,剑眉、虎目很是英武不凡。

    他一坐下,夫人就招呼两人与那儿童一起吃起饭来,饭菜很算丰盛,饭间互相招呼时,大汉说自己姓傅,夫妻二人在次隐居躲避仇家多年了。易天行暗想,这夫妻二人皆是不凡,不知是什么样的仇家能将他们逼到如此地步。

    大汉又问道:“易小兄弟是在那里遇上了马匪啊?”

    “这个,傅大哥,昨夜马匪趁夜袭营,我兄妹二人连夜奔逃至此······”易天行犹豫道,然是担心马匪与此人有关系。

    “你们夜里扎营何处呢!”大汉有些不高兴,“方圆百里内的情况我还是清楚的。”

    “我们是在平阳道上遇袭的,”却是欧阳玉婷突然开口说话。

    “平阳道······”大汉略一呻吟又说:“据此恐怕有千里了,不过他们怎么会追杀你们呢?”

    易天行与欧阳玉婷一下子被问到了,两人顿时又紧张起来,突然又听到那妇人说道:“我看你二人啊,不像遇见马匪的兄妹,倒像私奔的情人呢!”说着放下碗筷呵呵的笑了起来。

    易天行一欧阳玉婷更尴尬了,后者垂下头,脸红的不得了。

    大汉也笑着说:“看这位易小兄弟身手不错,想必也是从大家族里将他这情人拐跑了,哈哈······”

    看这夫妻二人笑得如此开心,易天行与欧阳玉婷有些莫名其妙了。

    两人的笑声里,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夫人问道:“谁啊?”站起来去开门,边走边说:“今天外人可真多。”大汉止笑不语,而易天行与欧阳玉婷二人则握住了腰间刀剑。

    “过路的,讨口水喝。”是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妇人打开了大门,易天行望见了门外那人,一下子浑身都绷紧了,看那衣着、身型、发型正是那黑衣人首领,只不过不再蒙面,露出了五六十的真容。

    同时,黑衣人首领也瞧见了大厅里饭桌旁的易天行与欧阳玉婷二人。登时露出满脸喜色哈哈大笑起来,宗师级高手的气势也一下子放了出来。

    “你二人果然在此,”说着一挥手就想将那挡路的妇人拨开往大厅走,却哪知道一下子挥了个空,他脸色一变看向那妇人。

    却见那妇人已是面如寒霜,目露凶光。“哼哼,好啊,想不到一个区区宗师级的废物就欺负上门了!”说着那妇人一挥手,面前就出现寒光闪闪五支小巧冰箭往那黑衣人疾射而去。

    黑衣人首领吓了一跳,慌忙躲开,同时用手臂护住胸口,但还是在手膀间中了三箭,却不流血,只是一片白霜从伤口蔓延开来,黑衣人脸上红光直闪,似是运功扛住了。

    同时满脸惊讶与害怕,迟疑道:“你是阴阳师?”

    “阴阳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