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你一定要等我
    易天行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被自己的内劲震得气血沸腾,浑身酸痛,好似散了架似地,考扶着旁边的大树才能勉强站立。尽管如此,它却是满脸惊喜,笑得出不了声,眼泪都流了出来。

    连着一个月的,精神与**上的双重折磨,多带来的苦闷在这一刻都尽情的释放了出来。说到底,易天行只是少年老成,但却依旧是个年轻人,虽然武者意志坚韧,心神强大。但这些天对欧阳玉婷的思念与担心却如毒蚁般啃噬着他的精神,让他备受折磨。

    而今,在灰衣人威胁到他的生死的情况下,他鬼使神差的成功施展了一记“七星点穴手”,恰恰又运气极好的打爆了灰衣人的丹田,依据是自己脱离了生死险境与练功不成的窘迫,能不高兴吗?他可以为自己与欧阳玉婷的幸福拼一拼了。

    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十几步,拿起宝刀,又踉跄的走到灰衣人旁边,易天行脸上的笑容尽去,冷冷的看着灰衣人,“说,是什么人派你来的,不然我杀了你!”声音虽不大,却好似从地狱之中传出来的一样。

    可地上躺的并不是易天行以往遇到的那些山贼土匪,而是一位杀人无数的宗师级杀手,即使身处险境,即将死去,但也不会被易天行一句话就下的向他吐露一切,不过这灰衣人却自有自己的一番阴狠的心思。

    “哼,六阳山的张连说什么让我杀一个武师,可这人的功夫,即使在宗师级之中都堪称高手,我今日栽在此处,全是那张连所赐,也好,我就告诉这人真相,死了也不让他们好过,最好斗得两败俱伤,都下来为我陪葬!”灰衣人心中想出了一个阴毒的主意。

    他望着易天行,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尽是讥讽,“哈哈···你就是那个想吃天鹅肉的易天行吧。今日我就告诉你,没错,是六阳山的张连花了十万两银子请我来杀你的,他不久就要与欧阳家的大小姐结婚,却听说有你这只癞蛤蟆与欧阳大小姐有一腿,让她痴痴等待,不肯从他。哼,从来只有他给别人戴绿帽子,今天你却给他带了绿帽子,你说他怎么肯干,就让我来杀了你,彻底绝了那欧阳大小姐的心思,乖乖嫁给他。我却没想到败在你手里,不过,你这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只是做梦,哈哈···”

    易天行听了这些话,被气得双眼发红,浑身颤抖,毛发都要树起来,也不多说,直接一脚踢在灰衣人的太阳穴上将他踢死,但还不解恨,又提起全身最后的力气,一脚将灰衣人的尸体踢出丈许远,他自己也被带的倒下。这一番泄恨后,易天行是真的没力气了。

    他没想到张连居然这么狠,派总是记得高手来杀他,难道在阴阳师的眼中,凡人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么。要不是他达到了宗师级,并在关键时候使出了“七星点穴手”,将灰衣人的丹田打爆,今天就真的可能被杀了。

    “只要灰衣人割下自己的头颅,带回去给那张连,张连在暗中将只拿到欧阳玉婷的面前,那···那简直不堪设想。”易天行躺在地上,望着被树林遮挡的阴霾天空,脑子里都是欧阳玉婷知道自己死后的那种伤心欲绝的悲惨模样。他的心一阵阵痛。

    “现在不知道欧阳玉婷怎么样了,张连肯定整天去骚扰她,六阳山和欧阳家给她的压力肯定也很大。她能坚持得住吗?”易天行开始为欧阳玉婷担心。在傅雷家时,他和欧阳玉婷就料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也商量了对策,那就是,易天行尽快进入宗师级,以宗师级的手段,在欧阳玉婷大婚那一天去捣乱,破坏婚姻的进行,最好是张连丢脸,再也无颜去娶欧阳玉婷。而欧阳玉婷则尽量稳住家里和六阳山,别让他们看出什么,让他们放松警惕,同时顶住张连的跋扈飞扬,不让他占到什么便宜。

    可是现在,张连派人来杀易天行,显然是知道了易天行与欧阳玉婷的关系。他肯定会在大婚上加强防备。欧阳玉婷受到的压力也会更大。而且,六阳山从然知道易天行与欧阳玉婷的关系,也绝不会轻易取消婚姻。因为欧阳玉婷这样的外来的阴阳师后备人才对六阳山这样的阴阳师宗派实在是太重要了。没从外界吸收一名阴阳师,对宗门的实力都是一次提高。欧阳家与六阳山的关系也会更加密切。

    “婷儿,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肯定非常担心我的安慰。不行,我一定要马上想办法通知她。”想到这儿,易天行再也不能躺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回走。他打定了主意,回去就向镖局里辞行,明天一早就走,去平阳,设法见到欧阳玉婷。

    走到灰衣人尸体旁时,易天行瞧见那灰衣人怀中微微露出一个皮革袋子。他弯腰将其拿出,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几十万两银票,和一本书。银票是阳间唯一的大帝国中天帝国发行的,阴阳两界通用。书却是一本叫作《天一分水刺》的武学秘籍。易天行没想到会有人出来杀人还带这么多重要东西,但想到这人是一个职业杀手就了然了。易天行想,买自己命的那十万两银子也在这里吧。随即又想起来自己与欧阳玉婷的事,就只将那皮革袋子踹到怀里,踉踉跄跄的往回走。

    “婷儿,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呀你我很快就会赶到的。”易天行心里不停的念着欧阳玉婷的名字,不断祈祷着欧阳玉婷别做什么傻事。他真的很怕,怕欧阳玉婷挺不住从里到外的压力,而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来。

    “他会不会屈服,按张连的意愿,提前下嫁给他?她会不会为了当初我和她的海誓山盟而···而自杀?”易天行不敢想了。

    易天行在心里默默的祈念。

    “婷儿,你要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