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再见欧阳玉婷
    夜未深,欧阳家仍然亮着许多灯,尽职的护卫也如常地进行巡视,他们虽然巡视得很仔细,但都没瞧见,在一个不容易注意到的角落里,一个黑影,幽灵般翻墙而过。护卫仍旧照常巡视着。

    一个黑衣人,可在偌大的欧阳家里,一会儿潜伏,一会儿急行,避开了几波仆人与护卫,貌似对这座大宅还算熟悉。此刻,他正潜伏在走廊旁的一座假山的阴影里。

    瞧见走廊拐弯处出来一个小丫鬟,那黑衣人如一阵风似的掠到她背后,将其制住,带到假山的阴影里。黑衣人抽出寒光闪闪的宝刀架在了那小丫鬟的脖子上,沉声道:“别出声,不然我杀了你!”

    小丫鬟吓得脸色苍白,可怜却被那黑衣人的大手捂住小嘴,只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那好,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欧阳玉婷住在哪儿吗?知道就点头,不知道就摇头。”刚说完黑衣人又赶紧加了一句:“别说你不知道!”低沉的声音之中透露出杀气来,吓得那小丫头又连连点头。

    黑衣人见此,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拿开了架在哪小丫鬟脖子上的宝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油纸,打开来,在黑暗里有一条条暗绿色的线隐隐发光,却是一份用荧光粉绘制的欧阳家的地图,上面有欧阳家的大概建筑。

    “指出欧阳玉婷的住处。你可别只错了,等会儿我点了你全身穴道,将藏到这儿,若是按你的指的地方找不到人,回头我就杀了你!”黑衣人的声音似乎依旧很森冷。

    那小丫鬟听了,伸出手来颤颤巍巍的在地图上指了一个房子,刚刚缩回手,就感到后背被点了几下,不能动了,逝者说话也不行。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一阵风似的窜了出去。

    黑衣人又是时而潜伏,时而急行,避开了好几拨人,来到了一个花园里的小房子旁边。他打开了手中的地图,对照了一下记忆中那小丫鬟指的地方,低估了一声:“就是这儿了。这幅地图还真是好用,不愧了我花了一千两将它买下来。”

    他又瞅了瞅房间里还亮着的灯,心想:“婷儿还没睡,正好我去见她。可是不知道房间里有没有仆人。”黑衣人在阴影里没动。

    又过了一个近一个小时。

    “那些巡视的护卫,隔一个小时来一次,现在走了我进去正好,管不了那么多了。”黑衣人多在阴影里,见一队护卫在小花园里欧阳玉婷住的房子这一带巡视了一圈,又退了出去,知道是时候进去了。

    这欧阳家的护卫巡防规律,也是那卖地图的人一并给他的。黑衣人想起下午自己在欧阳家外被这人主动找上,被当作飞贼,要卖给他地图的事来,不禁莞尔。不过他这地图确实有用,要不然他在这欧阳家里乱闯,碰上了巡视的护卫可就坏事了。欧阳家里防卫极强。足有九队巡视护卫,每一对都是两个武师,四个武士,宗师级的高手也不能在他们的包围下瞬间脱身。只要稍一有耽搁,就会有三个守夜的宗师联袂而来,任什么人也跑不了。

    听见护卫们的脚步声渐渐不可闻后,黑衣人不再犹豫,几个箭步从藏身处蹿到欧阳玉婷的房门前,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敲了敲门。

    “谁啊?”听到里面传来熟悉色声音,黑衣人的身体也忍不住微微颤抖,显得很是激动。

    “婷儿···是我,天行···”原来这黑衣人,正是夜闯欧阳家的易天行。

    “啊!···”里面传来了欧阳玉婷的惊呼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也随之传来,门哗地一声被打开了。易天行瞧见欧阳玉婷那憔悴的面容时,眼睛再也不肯挪开了。

    而欧阳玉婷张着大大的眼睛,散乱的目光在易天行身上四处流淌,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易天行,扑到易天行身前,一把抓掉了他头上的黑色面巾。一下子就瞧见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时,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如大河决堤似的汹涌而出,似乎想淹没这几个月来的断肠思念与相见时的激动。

    易天行一把抱住欧阳玉婷,抿住嘴唇,却不住地吸气,丝毫难掩他此刻心中的激动。两人就这样在欧阳玉婷的房门前抱着,搂着,好一会儿,还是易天行先反应过来,不能就这么站在门边,才抱着欧阳玉婷进屋里。

    “婷儿,”易天行的手捧着欧阳玉婷满是泪水的脸,眼盯着她仍泛着泪花的眼,“我终于又见到你了,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多么的想你。”说完又长吸了一口气,面前压住激动的心情,将欧阳玉婷搂在怀里。

    “嗯···我也很想你。你知不知道,见不到你的这段日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想你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望穿秋水,什么又叫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知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是多么的害怕,怕你不要我了,又怕你来了受到张连的伤害。我真的好怕,你知不知道,你啊知不知道···”欧阳玉婷的泪水顺着脸颊一路流下,很快就打湿了易天行的肩膀。

    “知道,我都知道。现在我来了,你不用再担心,不用再害怕了。以后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我们两个人,像傅大哥和水云嫂那样,找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安静的住下来,结婚,生子。我打猎,你做饭,每天都在一起,不离不弃,白头到老。海枯石烂,至死不渝!”易天行清楚的感到了欧阳玉婷心中的痛苦与害怕,自己的心也痛得厉害。忍不住用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诺言来安慰她。不论能不能,行或者不行,他都暗自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实现这些诺言。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是相互汲取对方身上自己所朝思暮想的那种气息,并深深地将之印在心底,留在记忆的深处。两人是多么的想就这样的一直相抱到永远,但时间的脚步不可抗拒,黑夜与白天仍不断交替,天很快的就微微亮了。

    “婷儿,耐心地等我两天,后天,就后天,我一定会带你远走高飞的,过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易天行的声音落地有声,坚定无比,让人不自觉的信服。后天,后天就是欧阳玉婷与张连大婚的日子了。易天行必须在大婚那一天将欧阳玉婷弄走,若是这之前欧阳玉婷不见了,六阳山肯定要迁怒欧阳家。

    “会的,我会一直等你的。”欧阳玉婷脱离了易天行的怀抱,盯着易天行的眼睛,“你一定要来,带我走···”

    “我会的···”

    天已经亮透了,太阳又缓缓升起,欧阳玉婷坐在窗边,眼中总是闪现易天行的影子。易天行已经在天亮前走了。答应她,会在她大婚的那一天,带她远走高飞。

    “不管怎么样,天行,我一辈子都是你的人。如果不能,我就做你的鬼,永远地跟着你,绝不分开···”欧阳玉婷的目光从天空中那飘浮不定的白云移向那坚定的缓缓上升的太阳,迷离的目光越来越越坚定。

    ps:请个假啊,这个星期学校里搞运动会,我一不小心被抓壮丁了。书本来就更新得很慢,这几天恐怕又都更不成了。不好意思,请原谅下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