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我为你死,你为我活
    在张辉一声冷哼,同时右掌斜举,循着奇异的轨迹朝灰衣人的方向拍出,手掌前方的空气似乎被层层压迫了,慢慢凝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带着微的红光与灼热,如拍苍蝇般朝灰衣人拍了过去。巨掌还未拍到,周围那些护卫武师就纷纷感到呼吸不畅,衣服也被吹得烈烈抖动,下的纷纷扑到一边躲开。就连与灰衣人缠斗的张连与两个宗师武者都不例外。

    这些不是张辉主要攻击目标的人,都表现得如此不堪,承受了大部分压力的灰衣人此时的情况可想而知。事实上,灰衣人此刻灰衣人被巨掌拍下的狂暴气压所困住,动一下都很难,只来得及稍稍挪了一下身子,挡住身边早已被吹掉红盖头的欧阳玉婷,就被巨掌“轰”的一下拍飞了。

    人在半空中,灰衣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染的他怀中的欧阳玉婷的红色嫁衣更加鲜艳,好似一朵燃烧的玫瑰···“嘭”,灰衣人后背着地护住了欧阳玉婷,想要说什么却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这才发出有些哽咽的声音,“婷儿,你···没事吧?”

    听声音,这人正是易天行,他因受伤而变得嫣红的脸上一幅焦急关心的神情。

    欧阳玉婷望着他,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咬紧了牙齿,忍住了痛哭,却也不能说话了,听见易天行问她,关心她,只是不住地摇头。

    易天行见欧阳玉婷伤心成这个样子,还想开说什么,却感到巨大的压力再次降临在他的身上。易天行抬起头,却见张辉眼神阴冷,脸色铁青,正向这边走来。不紧不慢,一步一步的,却给人更大的压力,似乎在酝糧着充满愤怒的恐怖一击。

    “难道就要这么失败了吗?就要这么死去?···不!”

    易天行眼中闪动着疯狂的火焰,不顾身上的伤,推开身前的欧阳玉婷,一跃的站起来,下一眼,人就飞快的踏着七星步冲向了向他走来的张辉。

    “小小宗师级武者,也敢和我正面相抗?”

    张辉毫不在意,武者不会弓箭,不带强弓,远攻能力奇差。何况低他一级的宗师级武者,即使近身战,他也翻手可灭。

    易天行走了三趟七星步,瞬间到了张辉身前十步远的地方,身体一顿,带着几乎全身内劲的一拳猛地轰出,全身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周围的阴阳二气瞬间暴动,高振频率急速地向前传去。

    阴阳师对天地元气流动无比敏感,张辉瞬间就觉察出了不好,脸色顿变,想要防御,但已经迟了。

    “嘭!”张辉感觉腹部好像被一记大锤击中,霎时倒飞了出去。

    而易天行这一拳打出后,马上觉得一阵眩晕,尚未看清自己对张辉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就又是一口鲜血涌出。内伤有加重了,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

    “不行,趁现在带婷儿走。”易天行心思转动,微微提起精神,转身向走向欧阳玉婷,却见不远处那个红色倩影向他奔来。是欧阳玉婷。

    “小贼,我要你死!”

    身后突然传来一身惨厉的吼叫,伴着一股铺天盖地的绝杀气势也随之压下。一阵彻骨的寒意直穿易天行的后心,顺着脊椎骨直窜大脑,他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不禁回头看向身后。

    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红色龙卷风横在半空,周围的桌椅砖石的碎片被尽数卷起,被带动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旋转,形成一个钻头,发出嗡嗡的恐怖声音向他快速钻来。他似被钉住了似的动也不能动,只能眼见那龙卷向他袭击,死亡距他已不足半米!

    易天行尚未来得及反应,一个红色的倩影过着一身赤白的光芒,一闪的挡在了他的身前,紧接着,赤白的光芒剧烈的闪烁了一下就熄灭了,瞬间他眼前的世界被鲜血染红。

    “婷儿!——”

    易天行抱着欧阳玉婷满是鲜血的身躯仰天长号,声音无比的凄厉。下一刹那间,原本上好的天空风云变色,巨大的乌云在天空突然出现,接着化成一只巨手,一把裹住了易天行与欧阳玉婷,捞进云里,迅速的向远方袭去,眨眼间就不见了。

    直至此时,周围的人们才反应过来。观看了整个过程的欧阳炎此时冷冷的盯着张辉,一句话也不说。而张辉则看也不看他,擦掉嘴角的血迹,发出几个奇异的音节,召来了四匹龙阳角马,与赶过来的两位师弟还有张连,骑上去,连张府也不回,就带着轰隆隆的马蹄声出城去了。人群也议论纷纷地散开了。

    一场大红大喜的盛宴不欢而散了。欧阳炎站在街上,望着地上的血迹,脸色铁青,眼中隐隐含泪,过了好半响,人烟散尽,他才回过神来。一甩衣袖回到自己的府上。

    被乌云化成的巨手卷起时,易天行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易天行终于醒过来了。入耳的是连续不断的轰隆隆的水流声,睁开眼瞧见的是蔚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鼻子轻轻嗅到空气中的一阵阵奇异药香。

    “婷儿!婷儿!婷儿你在哪儿?”

    易天行突然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立即想翻身起来找欧阳玉婷,但是胸中的一阵剧痛,手脚的酸软,阻止着他的行动,可他还是咬牙站起来了。转身就望见不远处一块紫色大石上的奇异情景。

    一身红色嫁衣的欧阳玉婷此时正躺在大石上,一位满头白发的乌衣人正站在旁边伸掌对着欧阳玉婷,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葫芦正不断的倒出紫色的药水。两者之间紫色的浓雾不断翻滚,阵阵药香从中飘出。

    易天行跌跌撞撞地奔了过去,隐隐看见了紫色浓雾中欧阳玉婷苍白的脸,就不禁扑上去想抱住她,却被一股无形的气劲嗡的一下震晕了过去。晕倒前隐约的听到一惊讶的声音。

    又不知过了多久,易天行感到全身一阵麻痒,不一会儿,一股清凉的气息冲上大脑,他终于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就瞧见一张娃娃脸几乎靠近了他的鼻尖,他下的啊的一声大叫坐了起来,却只感觉到胸腹内微微的疼痛,手脚也有了力气。全身伤痛居然好了大半。不仅看向那个娃娃脸满头白发的老人。

    那老人见他看自己,哈哈一笑,露出一口纯白的牙齿,问道:“小子,你终于醒了,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好了大半了,前辈是?”易天行疑惑地问道。

    “好了就别罗嗦了,起来跟我走,婷儿等着你呢。”老人说着直起腰就要走。

    易天行赶紧站起来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前辈,婷儿她怎么样了?”

    “哪来那么多话,去了你就知道了。”老人急急地往前走,匆匆地答道。

    易天行一路大概的看了看,觉得这里应该是一个山谷,四周都是悬崖峭壁,远远望去几乎有三个伏阳城大了。不一会儿,他就随着那老人来到一处峭壁旁,石壁上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他跟着老人后面走了进去,蜿蜒了大概一里多路,就进入了一个大厅。易天行一眼就见到了大厅中央的一座亮晶晶的火红色水晶棺。欧阳玉婷一袭白衣躺在里面。易天行的心一下子凉了。

    他扑到水晶棺上,望着水晶棺里有如睡着了的欧阳玉婷,心跳似乎都停止了,铁铮铮的男儿眼泪却不住地掉下来,嘴里不断的呢喃着,“婷儿,婷儿,你曾么会死呢?···”

    老人在一旁看了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走了过来,一挥衣袖,易天行便好似一摊烂泥似的软倒在地上,老人也不管他,把手放在水晶棺盖上,缓缓发劲,水晶棺盖慢慢的移开了。他又把手伸进去贴在欧阳玉婷的额头上,不一小会儿,便拿了出来。

    水晶棺中,欧阳玉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听到外面易天行叫他的名字,不禁也呼唤到:“天行···”

    软倒在地的易天行好似突然中电似的一愣,接着狂喜地站了起来,又扑在水晶棺上,激动地说:“婷儿,你没死,这真是···真是太好了!”

    欧阳玉婷苍白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轻声说:“天行,我没事,不会死的。

    “哎呀,我的小婷儿啊,还没事,你现在跟死了有什么两样啊。”却是老人在一旁听见欧阳玉婷的话忍不住插嘴道。

    听到老人这么说,易天行心里一惊,焦急地问道:“前辈,婷儿到底怎么样了。”

    老人沉吟了一下,缓缓说到:“她中了张辉那小子的狂龙卷击,胸腹内的所有脏腑,肋骨都破碎了,大脑也受到震荡,几乎已经死了,我用紫萱生息液把她救回来了,再用这赤阳水晶棺掉住了她一口气,才坚持到现在。”老人说完后又转头对欧阳玉婷说:“婷儿,有什么话就快跟他说吧,时间已经不多了。”

    易天行听到这里心里更紧张,紧盯着欧阳玉婷。欧阳玉婷脸上仍是微微的笑容,轻声道:“天行,我们恐怕就要阴阳两隔了···”说到这里她马上瞧见易天行眼里绝望的目光,不禁加快说到:“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婷儿,你叫我怎么能不急,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里说过要同生共死,永不分离;如今你却因我而亡,要离我而去,我也不能独活啊!···”易天行深情的声音里带着隐约地哭腔。

    听见易天行深情的声音,欧阳玉婷暗淡的眼光突然亮了一些,苍白的笑容也柔和了,用薄雾似的声音柔柔地说:“天行,我不后悔。即使是我为你死,离你远去,从此阴阳永隔,我也不后悔。因为你还活着,你要好好的活着,替我活着。答应我好吗?”

    “不,婷儿,我不要你死···要死我们也要在一起。”易天行不断摇头道。

    “天行,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实现我每一个心愿吗,我死前最后,也是最想完成的一个心愿便是,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你要为我活着。”说完,欧阳玉婷眼睛定定的看着易天行,那眼神叫他不能拒绝。

    “好,婷儿,我会为你好好地活下去的。”易天行柔声答应了欧阳玉婷的请愿。

    欧阳玉婷听到易天行的允诺,脸上的微笑散发出一种柔光缓缓的覆盖了她的全身,她的眼睛慢慢地闭上。生命的气息安静的远去了。

    “婷儿——”易天行心痛如绞,不禁仰天长嚎。

    “好了,别好了,只要你想,你还能见到一个活生生的她的。”突然,苍老的声音淡淡地传来

    ps:对不起啊,昨天准备英语口语考试了,今天补发过来一章。明天的一章照常。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