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天地阴阳五行令
    “还请前辈指点迷经。”易天行诚心请教到。

    欧阳迟仍不做丝毫推脱,爽快地说:“没什么请教不请教的,怎么说婷儿也是我家的。小子,你认真地听着吧!这···”接下来他又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秘辛。

    原来,这事还是与阴阳转生池有些关联。

    在阴阳大世界中,知道阴阳转生池的人虽然少,却也不是没有;但几乎没人知道,阴阳转生池还有一个守护者。这位阴阳转生池的守护者是一位有大神通的大能。而欧阳迟猜测,或许那人可以使欧阳玉婷复活也不一定,毕竟那人看护了阴阳转生池无数年吗。

    可问题又出来了。怎么找到这位守护者呢?

    不说他是一个能走能动来去无踪的大能,即使是定在哪儿不动的阴阳转生池,都没人知道他在哪里。阴阳大世界中很多人都将它当作一个缥缈的传说,认为是莫须有的事物。但还是据欧阳迟的推测,考证,它确实是存在的,只是没人知道它在哪里。

    说是没人知道,但还是有一个人知道的,也许那个人并不能称作人了。那个人甚至可能有直接完成易天行复活欧阳玉婷的可能。只是,要见到这个人,并请求他的帮助,不必直接找阴阳转生池容易多少。要让那个人帮忙,就必须收集他的一种信物,这信物便是,阴阳大世界中高层人物里极为出名的一种东西——天地阴阳五行令!

    天地阴阳五行令并不只是一块令牌,而是九块令牌的合称。这九块令牌分别是:天,地,阴,阳,四令,以及金,木,水,火,土五令。只要有人集齐九令,将其和为一体,并滴血验证,就能像那个人提出一个请求,这位神秘的大能会帮其完成

    天地阴阳五行令发布的历史已经十分悠久了,将近每千年就出现一次,有时可查的都出现过五六十次了。每一次出现,无不引起阴阳大世界的无数高手前去争夺,乱斗之下,每一次都是血流成河,死人无数,几乎成了阴阳大世界千年一次的浩劫。但即使知道是一场浩劫,即使知道有很大可能陨落,每一次天地阴阳五行令出现时仍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投身其中。

    因为,每一次最后集齐九令,向那位神秘大能提出请求的人,无不如愿以偿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或是大仇得报,或是身居高位,或是得到逆天宝物,甚至有阴阳是直接被提升至最高的圣级,享受真正不休的太平生命。合理的愿望从来没有实现不了的。只有寥寥几次提出的愿望太过荒谬,被要求换一个而已。

    像易天行这样复活死人的要求,到没人提过,但据欧阳迟推测,那位神秘大能即使不能直接帮易天行完成复活欧阳玉婷的要求,也可以帮着引荐一下那位阴阳转生池的守护者。毕竟同一层次的人之间常有交流的。

    而且,距离上次天地阴阳五行令出现已经九百多年了,算算时间,阴阳大世界又将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易天行要是能得到这九块令牌的话。说不定就能与欧阳玉婷做一对神仙眷侣了。

    听了欧阳迟的话,易天行半响无语。

    虽然这的确是一条具体可行的路,但也确确实实比登天还难。易天行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宗师级武者,以他现在的情况,想要与那些最低也是地,天一级的阴阳师般的人物相争夺,实在不异于让他去送死。除非他的运气真的好到逆天的程度,否则想也别想。

    就在易天行暗自出神,想这些事时,欧阳迟毫无顾忌的手掌一番,就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三角状的东西,在手里不断地把玩,时不时瞟上易天行一眼,嘴里还吹着古怪的曲子。

    易天行回过神,看见那东西时,立刻被吸引住了。只见那三角状的物品中央有一个奇异的鸟文,而周围则尽是古怪未见的鸟兽虫鱼,繁杂无比。背面则是数都数不清的云纹,似乎能吸引人的心神,奇异无比。

    易天行不禁问道:“前辈,您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哦,你说这个呀?你那去看看吧。”欧阳迟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把手中的三角块丢给了易天行,易天行一接在手上,就感觉手中一沉,满运转内劲才拿稳。他摸了摸,感觉这非金非玉的三角块温温润润,散着一个清凉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看见背面的云纹时,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他总觉得那云纹似乎在不停的流动,给人一种青天朗朗,白云悠悠的错觉。但仔细一看,却又发现它根本没变化。至于正面的那个鸟文,他根本就不认识。

    “前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易天行又重新郑重地问道。

    “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你所需要的东西吗。天地阴阳五行令!”欧阳迟随口答道。

    “啊!”易天行又吓了一跳,差点拿不住,“前辈,这东西你怎么有的?它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笨啊!这东西那次不是早出来个百来年,提前现身太正常了,不就是让你们有时间争个头破血流的吗!”

    “那这块令牌是?”易天行抚摸着手中的令牌疑惑道,不知道欧阳迟是个什么意思。

    “这事天地阴阳五行令中的天令,是我十年前无意中得到的。看在你与婷儿如此情深意重的份儿上,这天令,就送给你吧!”欧阳迟装大方的对易天行摆摆手,眼里则闪过一丝肉痛。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安慰自己。

    易天行很激动,突然间觉得,要搜集到那九块令牌也不是不可能,这不就毫不费力地得到一块了吗。连忙感谢道:“前辈···这真是,真是太感谢您了。”

    易天行还想说什么,却被欧阳迟打断了,“怎么这么多废话,拿去就拿去了吧,再说这东西我留着也是个祸害,说不定哪天哪个牛逼人知道了就来这里给我来个杀人夺宝呢。你小子还是好自为之吧。”说完,欧阳迟就要干赶易天行走。

    “前辈···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快点提高我的功夫啊?我现在这样出去如何能收集其他八块令牌呢?说不定这一块都保不住。”易天行虽然觉得太得寸进尺,但还是向欧阳迟请求帮助了。现在他也只能指望欧阳迟的帮助了,而且,欧阳迟总是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靠!你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那天令背面的云纹不就是一门绝世奇功吗!”欧阳迟虽然很生气,但还是给易天行指点了一条出路。

    易天行心想,这老头虽然古怪,但人还不错嘛。可看了看令牌背后那杂乱无章的云纹后,他就觉得精神一阵恍惚,不禁头皮发麻,找不到一点武功的影子来。

    “前辈,这令牌上哪有什么武功啊,我实在没有一点头绪。还请前辈在帮下忙吧?”易天行厚着脸皮又问道。

    ps:抱歉啊,这星期运动会要开始了,明天可能更新不了,不过我会想办法以后补上的,谢谢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