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七彩凝心珠
    欧阳迟来到温泉旁边,一掌探出,平空生出一股吸力,将木桶从温泉中央吸到了岸边,安平也同时被惊醒了。她迷糊的睁开眼,待瞧清了眼前两人中的易天行,惊喜地打起了招呼,满脸都是纯真烂漫的笑容。

    再次见到安平,尤其时间她不像以前那样带着浓浓的病态的伤感,换之成了一脸的开朗与明媚,易天行也很高兴,暂时忍住了,没告诉她欧阳玉婷的事。只是慢慢的同她说清了她身体的状况,以及欧阳迟为他提供的两种疗法。尽管易天行拥有替她选择的权利,但为了不让她将来后悔,就将选择的权利交到了她自己手中,尽管她只有六岁。

    “天行哥哥,”安平脸上的笑容平息下来,她用一种执着的目光望着易天行,稚嫩的小脸也满是坚毅的神色,“我一定要再次见到我爹娘。”

    看着她坚毅的神情,听着她坚定的声音,易天行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哥哥会帮你弄好一切的,你好好疗养吧。”易天行站了起来,转头对旁边的欧阳迟说:“前辈,我们到外边去谈谈吧。”欧阳迟略微颔首,脸带笑意与易天行一起走出了这个满是草药味的山洞。

    出了山洞,两人继续在山谷里逛起来,一路无语,一直到了一大片种着各种药材的药园旁,易天行才看着各种生机勃勃得奇药停下来。转过头像旁边的欧阳迟问道::“前辈山洞中的安平是在药浴吗?”

    “是呀,那寒气早将小安平的身体弄得虚透了,还留下了许多寒毒在体内。这温泉药浴,不经能排除她体内的寒毒,更有利于恢复她以前所损耗的元气。这一步,不论是使用哪种疗法,都要事先做好的,而且耗时不会短,需要整整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彻底完成,现在不过才过去了十几天而已。”

    “前辈真实心细,原来早已将一切计划妥当了。”易天行不禁感叹道,暗中拍了一记马屁,接着他话题一转,又问道:“前辈,既然安平已经决定了要选这第二种疗法,我们是不是该着手准备了?”

    易天行虽然口中如此问,但心里却潜意识的认为欧阳迟早已将一切准备好,肯本无须他帮下手了。但事实却正好相反。

    “现在要进行第二种疗法还不行,虽然所需要的绝大部分药材与工具我这地球谷中都有,但却缺少了最关键的一样东西,一颗七彩凝心珠。”欧阳迟确实准备好了大部分东西,但却不是全部。再说,他也不想易天行潜意识里对他依赖心太重,想尽量的锻炼他。

    “七彩凝心珠?”易天行疑惑道,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小子,以你的见识不知道这东西也不足为怪,这七彩凝心珠在阳间只有西方的炎海北部湾才有。那里沿岸的浅海里有一种名为泪美人的海蚌。这种蚌初时与其他蚌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等到它长到人脸大小时,壳上的纹路便会连成一张绝美的女人脸,一出水,便会从人脸的双眼出不断的滴水,给人的一种没人在暗自流泪的错觉,用之以逃生。这是它名称的来由。七彩凝心珠是这蚌长出人脸的同时体内所结的一颗珠子,珠子大小不定,却却犹如水晶般透明,最奇异的是珠子中心有一团不断流转的七彩光芒。这些就是那七彩凝心珠的资料。”欧阳迟简单地为易天行讲了一些七彩凝心珠的资料,使易天行能够认识它。

    易天行从来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奇异的事物。他心里不禁感叹:这阴阳大世界究竟有多大?又有多少他所不知道的神奇之处呢?也许千千万万都不止吧!

    感叹之后他又问道:“前辈,这七彩凝心珠有什么用处?好找吗?”

    “七彩凝心珠的用处主要是针对阴属性的法师,阴阳师的。它能够帮助他们洗涤,凝练体内的驳杂不纯的阴属性元气。在阳间是没多少人会用到的;在阴间虽然用到的人多,可阴间月心海七彩凝心珠是阳间炎海北部湾的几十倍。可惜啊,你现在并不好去阴间。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这七彩凝心珠有个恼人的特性,它终年埋藏在海底的泥沙中,一旦脱离了这种环境两个时辰以上,就会蚌死珠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地的采珠人才没有将之灭绝。不过它的数量本来就稀少,有埋藏于泥沙中,找不找得到还要靠耐心与机缘啊。”欧阳迟给了易天行一些不算好的消息。

    “脱离海底两个时辰以上便会蚌死珠消?那我岂不是要带着安平一起去才行吗?前辈,难道不能连泥沙,海水一起带回吗?”易天行想到了一系列的困难,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疑问。

    欧阳迟很直接的摇了摇头,道:“有人试过,不行!”

    看易天行一副愁眉不展,好为难的样子,欧阳迟忍不住道:“小子,你以为是写戏本,随随便便就能为一个人逆天改命吗?哪个成功者的背后没一番拼搏?不经历大磨难,大痛苦,永远也成不了大器。哼!此地离西方的炎海怕是有几万里,你即使坐船,沿着阳河一直顺流而下,也要走一年多;若是走上几段旱路,没有两年你是到不了那里的。我跟你说,我可是很忙的,这几万里的路程的艰辛险阻都要靠你自己,别人帮不了忙!”

    易天行沉默不语。其实他并没有像欧阳迟说的那样害怕畏缩,而是在认真的考虑这趟旅程将要面对的各种困难。尽管想到要走上万里的路他头皮就发麻,尽管他从未到过如此远的地方,尽管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可是他绝不会退缩,他的人生里注定不会有退缩这个词。他曾尽在心里暗自发过誓:一定要拥有强悍的力量,保护他身边的人。这次万里长行,将是他实现誓言的的第一步!

    所以听到欧阳迟带着嘲讽的话,易天行并没有反驳什么,而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前辈,我只想问你,你认为我和安平什么时候出发最好?”

    欧阳迟被易天行的但定稿的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心下为易天行的心志感到吃惊与高兴,同时口中答道:“一年后吧,一年后安平的身体早就调养的差不多了,六阳山对你的追捕也应该淡了下来,毕竟你只是一个小人物;另外,这一年里你的武功在我的指导下也应该能进不步许多,说不定能冲击大宗师呢。就一年吧!”欧阳迟挥了挥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易天行对这个怪老头已经习惯了,对他的不靠边的话语与动作淡笑不语,但却为他说的冲击大宗师的话暗自考虑:一年,一年能冲击大宗师吗?一定能!

    ps:第二卷“大宗师”正式开始了,还请朋友们加多关注啊。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