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大风盗
    易天行与安平就这样坐于车上,读书,饮茶,嗅着草原的气息,倒也十分惬意。至于其他烦心的事,暂时被易天行放在一边了。十日前,欧阳迟用他的独家秘密法宝——乌斗云,也就是那日在欧阳玉婷大婚上救走易天行与欧阳玉婷的那朵乌云,送易天行与安平到了亿兆大山西北的一座大城,燕丘。易天行与安平就在燕丘的长风车行租了半辆铁车,准备随车队穿越巨鹿草原,前往最近的阳河渡口,岐津,再从岐津乘船沿着阳河顺流直往西去。毕竟走水路比走陆路快好些,而且更平稳,更安全。

    至于六阳山追杀他的事,易天行在燕丘问了一下,并没有打听到相关的消息。六阳山在这一带的势力很大,如果要抓他,肯定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如今这种情况,或许是六阳山并未在意这件事吧,又或许是他们并没有查清捣乱婚礼的人究竟是谁。得不到想要的消息,易天行并没有往心里去,总之,以后的路上注意点就是了。

    易天行合上了手中的书,闭目沉思起来,消化刚才从书中得到的感悟。他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熊顶,鹰抓,熊撞山,熊鹰斗智等等,以及最后的秘法,熊经鸟申。熊经鸟申,它不仅是秘法,更是《熊鹰合击》的真正奥义所在,可以说,整本熊鹰合击的武功精华,多能在这熊经鸟申中找到。阴阳大世界的许多武功都是模仿自然界的动物,像易天行学的三门武功,就涉及了螳螂,虎,鹤,熊,鹰,五种动物。随着武学境界的提升,易天行明白,真正要学好武功,只是照着书中的招式练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去感悟体会他的神韵与奥义所在,从哪里体会呢?最原始的便是观察各种动物本身,另外一种便是前辈们的武学心得,并加以揣摩体悟。易天行现在就是在吸收欧阳迟练《熊鹰合击》的心得体悟,虽然不如观察动物本身来的直接有效,却生在方便快捷。

    正沉浸于武学中,易天行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向车队迅速靠近,不一会儿就迎上了车队。易天行透过车窗纱帘的细孔往外看。一个个身穿皮甲,手执长刀,骑着青色骏马的剽悍汉子驾马围着车队轰隆隆的跑起来,同时长刀不停的拍打腰间的刀鞘,发出整齐的哐哐哐的巨响,与之一起的还有冲天的吼声。

    “大风!——大风!——”

    “是大风盗!怪不得敢劫这支车队。”易天行听到那些汉子的吼声,心中略微一震,知道遇上劫匪了,而且是草原上极为有名的大风盗!车队被汉子们围住,迫不得已的减速,慢慢的停了下来。

    “天行哥哥!”安平一下子被吓着了,手中的书都掉了下来,一脸惊慌地看向易天行,“外面怎么了?”

    “不要怕!有哥哥在呢。”易天行伸手轻拍安平的肩背,以示安慰,又道:“不过是一些毛贼,安心地呆在车内吧,没事的。”

    安平安静了下来,不再惊慌,和易天行一起仔细的听外面的动静。

    “大风!——大风!——”又是一阵震天的吼声。

    “长风车队的领队出来答话!”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气势嚣张之极。

    这大风盗真强悍啊!易天行透过纱帘看出来了,每一个骑马从他的车前经过的汉子都有武师级的实力。看来大风盗的实力真的和传闻中的一样强悍。传闻中,大风盗的头领是一个宗师级的高手,手下是三十六名武师级的悍匪。横行于中天帝国大东北各个草原,实力强悍之极!

    “在下就是长风车行这一车队的领队,陈刚,敢问大风盗的头领是哪一位?”一个中气甚足的声音传来,不卑不亢。真是易天行之前见过一面的领队陈刚,不过陈刚并不知道易天行是宗师级的高手,以为他只是一个寻常武师而已。这一会儿,随车而行的十名镖师也应该都下来了。

    易天行的听力极好,听到几匹马让开,一匹马上前的声音。接着一个爽朗且洪亮的声音响起:“哈哈哈!老子就是大风盗的头领,大风!长风车行的人,交上三百万两的过路费,老子就放你们走!”

    “三百万两?”陈刚的声音惊讶且愠怒:“大风头领难道一点都不给我们东北镖局与长风车行的面子吗?我做主,送个位好汉十万两的酒水钱,怎么样?”

    长风车行与东北镖局的势力极强,所以陈刚即使面对上凶悍的大风盗。也底气十足。大风盗敢劫财,却绝不敢杀他们的人,谈不拢陈刚也不怕。

    “十万两?笑话!你当我大风盗是叫花子吗?实话告诉你,兄弟们最近手头紧的很,你还是乖乖的交上银子吧,免得兄弟们动手抢时伤了和气!”大风首领淡淡的看着陈刚,以大风盗的实力,他吃定了这一队人,十个镖师,他毫不放在眼中。

    车队领队陈刚也是气极,不知道怎么就如此倒霉的碰上了大风盗。大风盗纵横东北各个草原,以前,不论是长风车行还是西北镖局,不幸碰上了,也就是最多十万两打发了。毕竟大风盗也不敢惹恼了两大势力,免得被人两手剿灭。他们在强悍,以前也就是劫劫那些不大的势力,游兵散勇之类的,大势力每次遇到给点过路钱就行了。实际上就相当于大势力养在草原的狮子,吓吓那些有钱人,找他们做保护的;要不然,像大风盗这样的,随便来个大宗师就灭了。

    但是今天看来,这大风盗确实手紧得很,急需银子用了。

    “二十万两!怎么样?这已经是我能做主指出的最大额度了。”陈刚一狠心,又报了一个数。

    真要是让大风盗自己动手,那肯定不止三百万两了。这车上的人个个非富即贵,那个身上每个上百万两啊。可要是真交三百万两,他镖师的这晚饭也就吃到头了。二十万两的过路费,确实是他的极限了。

    “哼!既然你这么不上道儿,那就不能怪兄弟们不讲规矩了。抢!”大风头领一声暴喝,三十六名武师级的悍匪迅速向十名镖师围去。只要控制了这些镖师,车上的那些人还不是任他们宰割。

    眼见两拨人就要刀剑相向了,那大风头领突然骤起了眉头。

    “停!”是大风头领的声音。

    他那些手下很有素质的停手了,但却都一脸不解地看向大风头领。大风头领也不解释,而是从马背上一跃跳上了就近的一辆马车的车顶上,单手遮眼,朝北方望去。

    顷刻,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极度惊恐的表情。

    ps:今天更新明天的,后天再发一张,谢谢关注啊!我会尽量更新快一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