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疯狂的刀角牛群
    宗师级武者的身体各部的感觉灵敏度极强,听力及眼力自然也能达到极远的地方。刚才下令手下动手后,大风首领突然感觉到了脚下轻微的连续不断的振动,而且这振动再慢慢变大。他纵横草原多年,觉察出了这种情况,立即联想到了一种极可怕的可能,为了确定情况,他喝止了手下,跳上了三米高的铁车顶上向远处观望。

    只见远方隐隐约约起了一层黄色烟雾,烟雾下还有一条模糊的黑线,连绵东西,长的好似看不到头。而且,这条长长的黑线正带着那冲天的黄雾向这边移动!

    大风首领在车顶上看清这一切后,脸色刷得变了,变得正如下面的人所见,极度惊恐!

    “牛群!疯狂的刀角牛群!”大风首领疯狂的喝喊到。

    下面的人听到后,无论镖师还是马匪,脸色都刷地变得惨白。十个镖师慌乱无措的不知道该干什么,马匪们也慌忙间就要掉头奔逃。

    “不要逃!都停下来!牛群太大,而且速度太快,你们谁也逃不掉。回来!”大风首领一惊之后迅速回过神来,见下方大乱,从车顶直接跃上马背,挥刀大喝,阻止手下们无意的慌乱奔逃。

    就这一小会儿,大地震动的感觉已经非常明显了。各个铁车上的客人都吓得跑下车来,观看情况。易天行也带着安平跳下车来。他比那大风首领还先一步感到大地的振动,只是经验不足,一时间想不到是那种情况罢了。

    大风首领喝止了手下,又匆忙的找上了车队领队陈刚,“快叫你的人不要乱,逃不掉的。听我指挥,将铁车分为两行排成半月形,快!”他以命令的口吻,毫不留面子的对陈刚喝道。

    陈刚初始也失了方寸,但毕竟是领队,经大风首领一喝马上醒悟了过来,顾不了许多,忙令那些慌乱的御手按大风首领的要求摆阵。仍多在车上的人都被叫了下来。这时,普通人都能看到远处那漫长的黑线与黄雾了。好些人惊恐的尖叫起来,有的女眷,小孩都吓哭了。还有顽固的多在车上不愿下来的。场面一时间混乱之极。

    易天行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抱着安平快步向那指挥众人的大风首领走去,想向他询问一下情况,实在不行的话,他准备带着安平独自走掉。大风首领此刻骑在他那匹黑色的健壮马匹上,高声的指挥着他那些手下与镖师,御手们。前一刻还一言不合便要拔刀相向的双方,此刻却因面对共同的困难而变得团结协作起来。

    大风首领骑在马上,很容易就见到,七个武者打扮的人从混乱的铁车乘客中向他这边走来。他心想:这些武者大概是那些有钱人的随行护卫吧。锐利的目光一一扫过这几人,以他宗师级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这些护卫大多是武师级,勉强算得上一股助力了。突然,他的目光一顿,定在一个怀抱小女孩,腰垮宝刀的年轻武者身上。

    低境界的人或许看不清楚高境界的人的实力,但是同级或者同级以上的武者还是可以看出对方的实力的。大风首领从易天行向这边走来的一步步的姿势,步伐,还有那高高隆起的太阳穴,以及精光暗敛的眼睛,瞬间就肯定了这人绝对是宗师级的高手,至于与他相比实力如何那就不好判断了。

    “看着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却是个宗师级的高手。难道是那些出来历练的隐世世家的子弟?”大风首领心理瞬间转过了这个想法。见他的手下和镖师已经按他说的去做,他便翻身下马,迎上了易天行。至于另的几个人,直接被他忽视了。

    “这位兄弟,如此年纪便成了宗师,真是叫人佩服啊;敢问尊姓大名?”大风首领站定在易天行面前,抱拳打起了招呼。旁边几人方才不解,不服的目光,也变得释然而好奇起来。

    被大风首领一语道破总是高手的身份,易天行并没有生气,时间紧急,他直接道;“在下易阳(是易天行零时取得化名),阁下就是大风首领?我想问一下,这刀角牛群真的如此厉害吗,以你我的实力也不能逃脱?”他直盯着大风首领的双眼。

    大风首领苦笑一声,道:“要只是你我,即使躲不过牛群,却也不怕有什么大的危险;但你还中的女孩,还有我那些手下可就不能保证了。所以,我们必须依托这些巨大的铁车,才能保这些人的性命。”

    易天行虽然猜到大风首领的话有些夸大,不能全信,却也不愿那安平的安危去冒险尝试。他也觉得,依托铁车来抵挡牛群要有保证得多。

    “好,我相信你的话,你有什么具体可行的办法吗?”虽然他于此毫无经验,但还是想听听发疯首领的安排。

    大风首领一点头,说:“嗯,我的计划是这样的。等会儿那些刀角牛群冲过来时,你我各带我的十名手下护卫两翼;剩下的二十六个武师就守在铁车下,抗住刀角牛群对铁车的冲击;之前,还要将这些马匹的缰绳连在一起,在车阵后面为一个半圈由那几个私人护卫拉住,防止马匹惊乱。易兄弟还有什么建议吗?”

    大风首领的语速极快,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安排说清楚了,还定下神来询问易天行的意见,。

    易天行感受着大地的猛烈振动,听着耳畔那隆隆如奔雷的牛蹄声,不由得极目远望;方才还模糊不清的黑线此刻已经变成了密密麻麻,数值不尽的黑色牛影,甚至是那犹如弯刀的一双双黑色牛角都隐约可见了。

    时间太紧张,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易天行一咬牙,点了点头。在大风首领欣慰的笑容中帮忙摆起阵形来。

    在众人齐心合力的紧张忙碌下,终于在刀角牛群距离车阵半里左右的时候摆好了阵型。易天行将安平托付给车阵中叫靠近自己这一边的一个看起来还算镇定的商人模样的中年人照顾。自己则手持宝刀,带着十名武师护在右翼。准备防御那些从侧翼挤进车阵的刀角牛。

    半里的距离,以刀角牛疯狂的奔跑速度,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不同于一般的牛的双角侧生内弯,刀角牛的双角是前生内弯的,好像两柄刀刃向前的弯刀。这意味着它更加稳固,具有更强大的攻击力。在刀角牛群撞上车阵的的那一刻,这种刀角显示了它名副其实的恐怖威力。

    咣!咣!咣······

    好似金铁交鸣的声音连续不断传来。停不下来的刀角牛,一个个携带者巨大的能量撞击到铁车上。恐怖的力度甚至崩裂了它们那结实的骨质牛角。但是,给铁车造成的伤害也是巨大的,外围十辆铁车中的当先几辆,全部在眨眼间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形变。在刀角牛猛烈的攻击下,即使是一坚硬结实出名的黑铁,也显得脆弱起来。

    咣!咣!咣······

    恐怖的撞击声仍旧不停的响起,正面防御的二十六名武师用背部死死的抵住被撞的不停颤动的铁车,即使如此,铁车也被撞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后移动。

    外围刀角牛的冲势也变得无比惨烈起来。撞到铁车后边的晕乎乎的刀角牛,被后面陆续冲过来的刀角牛用刀角毫不留情的撞死,撞裂,撞穿,踏碎!不一会儿,车阵外就堆满了一层血肉尸体,暗红色的血液都流进了车阵里的人群中,引起了哪些人更大的恐慌。

    一些刀角牛本能的想避免这种毫无意义的自杀,想转弯躲过,却无奈速度太快;只能疯狂的往车顶上跳。可是那些刀角牛一个个不过成人高,更不善跳跃,即使健壮无比,一时间也跳不上三米高的车顶。但是,随着车阵外围的尸体越来越厚,刀角牛也跳得越来越高,情况变得更加不妙起来。

    与此同时,侧翼的情况也很不好。刚开始时,牛群还呈扇形的避开了车阵后面的那一小片空间,可不过一会儿,牛群就开始向内部挤压,甚至有的刀角牛直接就改变了方向,向车阵内的人群撞过去!

    ps:谢谢朋友们这一段时间的照顾啊,这本书快要写到十万字了,我准备申请榜单,签合约,这需要更多的票啊。推荐票,月票,收藏,多多益善啊。帮忙强推一下啊哈。

    小鱼在这里先谢过了啊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