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六阳山
    在无限广阔的亿兆大山之中,山岚弥漫,云雾飘渺,好似朦胧的仙境。可在这层如梦似幻似的薄纱下却隐藏了无穷的杀机;山林之中异兽横行,猛兽无数,更可怕的是还有种种的天然的死亡陷阱,其诡异程度,即使是大宗师级的武者,一不小心也会丢掉性命,使人防不胜防。大概也只能由那些地级以上的阴阳师才能随意闯荡吧。

    亿兆大山虽然凶险无比,天地元气却也浓密异常。因此,许多阴阳师宗派在里面立下了山门,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六阳山,青云宗,白日宗,红枫山,这四大阴阳师宗派都在阳间前九大门派之中。

    六阳山的山门在亿兆大山偏西北方向的一座万米多高的奇特大山之上。此山名即为六阳山,山下大部分都是一个整体,但望上去的时候却分出了六座山峰,每一座山峰的峰顶都有一个冒着浓烟的火山口,奇特无比,这大概就是“六阳山”的名字来由巴。

    六座山峰差不多多是两三千米高,每一座山峰的脚下都有一片绵延的阁楼,是赤橙黄绿青蓝六峰弟子居住修良的地方。而六座山峰的中间则是一片方圆几千里豪斯平原般的山谷,谷中靠近山峰的四周一圈绿意怏然,色彩缤纷的药园,而中间却有一个占地近三分之一好似雪莲般盛开的冰湖,雪白的冰湖之上一座高达千米的黑色石塔直冲云霄,将湖边那座六层楼高的大殿“六阳正殿”反衬得无比矮小。

    此刻,六阳正殿三层的一个房间中,主席位的太师椅中正正襟危坐着一个须发皆白,满面红光的老人,而老人的正下方六位中青年男子分左右站列两边。其中四个身着青色六阳道袍,两个身着红色道袍。

    “师傅,我与小师弟的孩子相遇的过程就是这样了。”说话的是站在右手边首位的青衣男子,如果易天行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人正是一年多以前与水云二叔一起找到傅雷夫妇间中的乔姓地级阴阳师。

    “嗯,”老者沉吟了一声,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他又看向左首的一位长者黑色长须德青衣男子,道:“敖尚,你之前说你驳回了赤阳峰要求全宗通缉那孩子的要求,是不是?”

    “是的师傅,当时您仍旧闭关未出,自从一年多以前我们是兄弟几个得到小师弟遗孤的消息后,就去将情况暗中调查了清楚。知道那孩子要闹出事情,就让二师弟去他身边保护他。直到欧阳家小姐与张连那小子大婚之日那孩子被欧阳迟抢走为止”从话语中可以听出这人是六人中的大师兄。

    “师傅,”左手第二位的一位留着八字须的微胖男子在大师兄敖尚刚说完就接着说了起来,“欧阳迟那老怪物的乌云法宝实在是诡异的紧,我虽然是地级阴阳师,练会了缩地成寸的本领,却也追之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将小师弟的孩子抢跑了。好在如今那孩子没事,否则徒儿真的无法向小师弟的在天之灵交待。”

    “算了,洪彦,不用说了。那欧阳迟是与我们同一时代的人,虽然修为一直停留在玄级日阶顶峰,但他有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你们这些没跟他斗过的人,即使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追上了也没用。”老者摆了摆手,打断了洪彦的自责,接着又看向了敖尚,问道:“现在有没有那孩子的最新消息?”

    “半个多月前,赤阳峰的张辉曾受到外门讯鹰的飞信,说那孩子曾在燕丘城出现过,后来乘车往西去了。现在赤阳峰张家的人一直在派人打探,只要他们有消息,我们也就会马上知道了。”敖尚自信的笑了笑,回答道。

    “恩,这件事敖尚你做的不错啊,等下一届百年门派管理层轮换时,有你参加,我们蓝阳峰很可能在占据掌门之位一百年啊,但你也不能荒废了修炼,毕竟自身修为才是根本。”老者夸奖了敖尚一句,又对洪彦道:“这样,洪彦你还去继续看着那孩子一段时间吧,你们师兄弟六人中你的进境最快,也不用怕会落下了修炼。不过你要记住,做事再不要胡闹了。”说到最后老者脸色一正,严肃嘱咐起来。

    之后突然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来,“唉,当年阴阳边界之乱时,突闻小七的死讯,我悲痛不已,以至于荒疏了宗门事物的管理,只好将之交给敖尚代为打理,自己闭关而去。如今一晃又是二十多年过去,却没想能听到小七孩子的消息。要不是碍于宗门规定,真想将那孩子接到山上来呀。可惜那孩子是个武者,可惜啊。不过如此看来当年关于小七的传言是真的啊,要不然以小七那般卓越的天赋,即使与一个凡人结合,他的孩子也该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阴阳师才对。小七,你让为师怎么说你啊,真是可惜了,唉···”老者四是自言自语的说完这些,不禁连声哀叹。

    “师傅请节哀!”下面六个弟子见此一致弓腰劝慰。

    “好了,不说这个了。”老者不愧是活了好几百年的人,一瞬间就收拾好了心情,他正了正身子,道:“敖尚,你还是说说一月前红枫山肖贤得到天地阴阳五行令的事吧。若真的是天地阴阳五行令,那恐怕千年一次的大劫就要到了,我们六阳山须尽早准备啊,要尽早确定事情的真假,好通知太上长老们···”

    同一时刻,在赤阳峰上。张连一家子也正在密谋抓捕易天行一事。

    “爹,今天收到那跟踪的外门弟子的讯鹰飞信,姓易的小子在巨鹿草原上居然打跑了一群疯狂的刀角牛,实力已经堪比大宗师了呀。咱们可要尽快抓到他,不能让他再这么逍遥自在了!”张辉与张连父子俩正坐在同一间屋子里,似在等什么人。人来之前他们不禁商量起事来。张连此刻正劝他父亲早早抓到易天行,好让他解掉夺妻之恨。他觉得从小到大只有他抢别人的女人,如今却被别人抢走了妻子,实在是受不了这口气。此仇不共戴天,他非报不可。

    “是吗?这小子小子长本事了?你放心,他一个武者再厉害也没用,爹我不会放过他的。定要将其捉上山来好好折磨个够,叫其生不如死!”张辉貌似恨易天行恨的比他儿子都很。他认为易天行让他丢尽了面子。现在,他堂堂一个玄机阴阳师被一个宗师武者打伤的事已经在六阳山上传开了,他彻底沦为了同门的笑柄。这一切都是易天行造成的,若不是他有事耽搁,易天行刚一出现他就去追杀了,哪里会呆在六阳山。

    正在父子俩进一步讨论怎么捉到易天行后怎么折磨时,房间外传来几声干咳声,一个头发雪白却长着两撇黑栩的老者推门走进了来。坐在了上首的太师椅上,拿眼瞪着张辉,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整天就知道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目光如此短浅,将来能成什么气候?!”

    张辉被当着儿子的面劈头盖脸的骂了,不禁面红耳赤,确认恭敬的道:“爹爹骂的是,辉儿今后一定改,还望爹爹不要生气了。”

    这老者一见张辉这般模样心里不觉之间更有气了,却又无可奈何。只是沉着语气道:“唉,也怪我,当年只顾得修炼,疏忽了对你的教导。可你也太不争气了吧,我费尽心思将你提到玄级日阶这么多年,居然都修不成地级阴阳师,蓝阳峰萧潜的六个弟子中当年修为比你低的都靠着自己的努力修成地级阴阳师了,你让我这个老脸往哪里搁呀!”老者越说越气愤,放出来的气势将张辉父子俩吓得直发抖。

    “算了算了,看你父子俩什么样子。我张狂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后代呢。连儿婚礼上的那件事你们先别管了,我自会派人处理的。让我张家丢脸的人必会消失!你们两跟我一起闭关一段时间,好好修炼,我估计千年大劫就要到了,你们两可不要一不小心丢了性命,让我张家断子绝孙啊!哼,知道了吗?”这老者一转脸就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似乎并不将易天行的事放在心上。

    “爹爹(爷爷),辉儿(孙儿)知道了!”张辉父子俩忙齐声应下,在他们想来,只要张狂肯帮忙,即使正殿也阻止不了易天行的灭亡。

    ps:明天还会正常更新一章,尽情关注啊!帮忙多点击,多投票啊,给些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