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横扫,以一敌四!
    易天行来不及多想,全身气血在觉察到危险的那一刹那间全部凝聚向丹田,但只进行了一半便被他猛地释放而出,即刻,他的身体里扭动出一股巨力,身体诡异的扭曲,硬是在那一记重拳临身之际生生地横移了一尺,多了开去。

    嘭!

    一声巨响。却是这一拳劲力通背,蓄势而发,力大无比,直接将这船上的地板给轰破了,由此可想,这一拳如果砸在易天行身上的后果。木屑四射中,易天行确是看也不看一眼,他怀抱安平的双臂环成圆,脊背弯成弧,脊椎如一条大龙般扭起耸动,两肋间的肌肉更是如雄鹰之翅般展开,一脚蹬在走廊的墙角,直接将那里登裂,瞬间身体如离弦之箭般朝后射出!

    咚!咚!先是两声拳头击到肉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两声清晰的骨折声。原来两个武师见易天行背对着自己,以为有机可乘,便以重拳偷袭,却没想易天行以雄鹰展翅熊撞而去,直接折断了他俩的手臂。这两人也算狠,咬牙忍着疼没叫出来,想躲过去却没来得及,直接被弹射而来的易天行撞到一边。

    易天行眯着眼看向那一拳击碎地板的粗犷大汉,脚下连登,如飞般倒射而去,后面那些武士级的帮众根本阻拦不了;远的还能躲到一边去,近的闪躲不及只能被易天行撞飞出去。不过几个眨眼间易天行便跃下楼梯消失不见。

    走廊里,开始偷袭易天行未果的朱帮主脸上血红如烧,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对一旁的侯四吼道:“快!去天字一号二号房请我两位大哥来!”说完也不看侯四,与从舱室里出来一脸阴沉的徐帮主带着一帮手下,呼啸着追了过去。

    夜色下,码头上朦胧的灯火中,易天行怀抱着安平,从两三丈高的甲板上带着呼呼的风声一跃而下,踏碎半米方圆的石板飞跃而去。夜里码头人很少,易天行一路畅通无阻,十几息时间就飞奔到了一栋大院子旁边。此处,正是长风车行在岐津的分行所在。

    院门前早有两个汉子在那里等候,一见易天行到来马上迎了过来,恭敬的道:“恩公!”却正是白天给易天行驾车的那两个御手。

    “嗯,”易天行回应了一声将怀里的安平交给他们,道:“替我照顾好她!”说着,易天行又看看到了安平那恐慌与不舍的眼睛,安慰道:“安平别怕,哥哥去帮你教训那些坏人,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他转身冲了出去,半路上一道明亮的白芒闪过,宝刀,已被他提在手中!

    离码头还有半里路时,易天行就碰到了带着帮众追过来的朱帮主与徐帮主二人。易天行奔跑的速度不减,双方还有几十步的时候,易天行的身影突然飘乎起来,眨眼就闪到了朱,徐二人的面前,扬手便是一片刀光直往两人的颈间划去,又快又疾。

    这种诡异的加速步伐是易天行学自那位暗杀他的宗师留下的《天一分水刺》中的天一步。这门诡异的刺杀功夫中,他只学了这天一步!因为欧阳迟说,这天一步的潜力比七星步还大,有地级阴阳师法术中缩地成寸的影子。

    易天行的刀光来得突然,朱,徐二人根本躲闪不及,只能慌乱间向后倒去,但后面尽是急驰而来的帮众,他二人一时哪能倒下,只能眼见刀光临身而惊惧不已。此时两人心中即怨恨那姓常的害自己招惹如此麻烦,有恼怒易天行这人太狠,毫不江湖道义。他们只不过是勒索点银子花而已,用得着要他们性命吗!悔不该没听那姓常的话,乘机废了此人。

    两人尚在怨艾中,却发现那直逼颈部的刀芒忽然消失,两记脚影带着巨力印上两人的胸膛,震得他们气血翻涌不断后退,撞到了身后一大片手下。这两脚一下子将朱徐二人的手下镇住了,纷纷叫嚷着站起来,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易天行借机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看着被手下扶起的朱徐二人,用森冷的口气问道:“是谁指使你们绑架我妹妹的?”

    徐帮主嘴角流出了血丝,显然是受了轻微的内伤,朱帮主只是脸色血红,倒没什么伤,他拍拍衣袖翁声道:“阁下这话问的好生奇怪,我们绿林道上的豪杰绑架劫财还需要谁去指使吗?倒是阁下心狠手辣,好不讲江湖道义,在我们巨鲸帮的手中抵毁交易,是欺我们巨鲸帮无人么?”

    这朱帮主见刚才那一刀没杀他们,心里马上猜到这人也无意将事情闹大,于是便跟易天行将其道理来希望能避免手下的伤亡,更重要的是拖时间等待外援。

    听到他的话易天行的脸色更冷,喝了一声“狡辩!”便挥刀入鞘,赤手空拳的冲了出去。不用刀,不仅是因为他不想将事情闹大,更是因为这一年多以来,他拳脚功夫的进步远远超过刀法,现下,用刀不如用拳!

    易天行一个晃身人就到了徐帮主的身前,一记直拳带着波纹呼啸而出,直捣徐帮主的胸膛。徐帮主慌忙后退,同时架掌来挡;旁边的朱帮主也一拳砸向易天行的肋下。但易天行脚步挫转间全部差之毫厘的避开,一闪人就越到了两人身后的人群中。首当其冲的两个武师一下子就被他崩开老远,剩下的那些连武师都不是的帮众纷纷被易天行崩飞,倒地后,或晕了过去,或全身酸麻不能起来。几个武师全部都被他卸了手脚。这中间朱徐二人虽然也曾想阻止,但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些帮众混乱的当在中间,他们俩肯本不能有效的施展武功。

    易天行站在倒满人空地上,颇有一番大宗师的风范。但他此刻的表情却太冷,他盯着朱徐二人道:“现在可以说是谁指使你们的了吧?”

    易天行问完不见二人回答,却见他们一脸喜色的看向自己的身后,易天行谨慎的回头望去,却见两个锦衣汉子满脸凶光的往这边走来。易天行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怎么,找来了帮手?”

    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笑道:“你不是很强吗?今日就瞧瞧你能不能敌过我兄弟四人的联手!”

    “哼!”易天行一声冷哼,连续几脚将身边的几个巨鲸帮的帮众踢向那向这边奔来的两个汉子,翻身一扭,就向朱徐二人冲了过去。一记凌厉的虎掀,直接砸开朱帮主的由上到下的一记双风灌耳,又是一记肘击将其迫开。紧接着另一手凝成鹰爪,带着啾啾的呼啸抓向徐帮主的面部,可那徐帮主却好似早有准备似的,突然矮身,一记阴险至极的暗腿直踢向易天行的下档。易天行哈哈一笑,身体突然直立,冲天而起,双腿成剪刀状夹住了那踢来的一腿,眼见就要将之一绞而断,却突然感觉两阵寒风袭向两肾,要是不躲,他的肾部绝对会被抓爆。

    易天行止住笑声,嘴角却仍旧微弯,神态从容之极。他身体在这交替之际突然腰部诡异的陷了下去,那一拳一抓一下抓空,尚未来得及退回,便被两个鹰爪从上面俯冲而下直接叼住,借力往前一送,两个锦衣的身影被抛向前去,摔了一丈多远。朱帮主在旁边看得惊冷至极。那可是两个同等级的宗师级高手啊,他自负修习神猿通背拳多年,力大无比,却不一定能那般轻易的做出这事来。

    正在他心思辗转之际,怕的一声,徐帮主的大腿直接被卸了。易天行毫不停手,一钝脚下大地,瞬间跃到朱帮主身旁,右手成鹰嘴啄向朱帮主的面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