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迷雾
    易天行拖着常年冲进院子中一看,顿时目光一滞,随即面色大变。只见院子中央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易天行一眼望去,马上在尸体中找到了帮他照顾安平的两个御手的尸体,但在一目了然之下,幸运的并未发现安平的尸体。

    易天行一把将常年掷在地上,几个跃步冲进了院子的主房大厅中,几息过后,里面传来砰砰的翻箱倒柜的声音,不一会儿易天行带着粗重的喘息声一脚踹到大门冲了出来,有旋风般的冲进了其他屋子里。又是一阵砰砰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很快,易天行从最后一个房间里走出,此时,他双眼通红,但脸上却沉得要滴出水来。他走到这些尸体旁默默的将每个人的伤口都检查了一遍。

    易天行眼中疯狂的红色迅速退去,换之的是一脸的平静和滔天的杀气。他站起来,一步跨一步的向常年走去,不紧不慢。常年此时躺在地上,早已被易天行之前的疯狂和现在的杀气所吓得浑身颤抖。之前易天行在屋子里是,他就知道要糟糕,忍着手脚上的剧痛一点一点的向外面挪动,但到现在为止却只挪了三四步而已。此时见易天行如地狱修罗般向他走来,他更感觉像是死亡的脚步向他踏来一样,只能瞪大着双眼无意识的向后移动。

    其实,易天行此时心中的担心与害怕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反之将所有的情绪都沉浸了心底,酝糧这一场巨大的风暴,脸上的平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而已。他刚才查看尸体时,发现每个人的死法都相同,都是胸口一片鲜血,脖子上有一道细细的伤痕,伤口有灼烧的痕迹;而且每个死者眼中都是充满了惊愕与恐惧。显然,他们都是突然之间被害的。

    六道索魂丝!

    这是易天行在看清伤口的瞬间所想到的一个阴阳**的名字。之前在地球谷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练武外,易天行还听欧阳迟讲了许多常用的,成名的阴阳**。这是为他以后的行动做准备的,这其中六阳山的**是最多的,里面就包括六道索魂丝!六阳山阴阳师的一种成名的阴阳**。这个**只能达到玄级阴阳师时才能修炼,玄级,地级,威力都不太大,只对低层次的武者有危害,但修到天级大成时就不一样了,真正的伤害灵魂,达到索魂之效!

    但易天行重视的不是这一点,而至修炼这个阴阳**的标准,玄级阴阳师!来人最起码是个玄级阴阳师!

    易天行满眼杀机的盯着常年,用淡得让人发冷的声音问道:“张家派来的阴阳师是不是今天就到了?”

    易天行越平静常年就越害怕,颤抖地说::“是···不过我不知道他们要来这里,我真的,啊——!”

    常年的解释声换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嘎然而止。易天行一挥宝刀,滴滴红色的血珠沿着明亮的刀刃斜飞如夜空,消失不见。手臂慢慢垂下,刀尖触地,易天行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浓浓血腥味的冷空气,全身汗毛瞬间炸立。鸡皮疙瘩如一颗颗铜豆般片部全身,好似给他笼罩上了一层铜皮,神经绷紧,他在刀剑划过地面的刺耳的吱吱声中,一步一步的向大门走去。

    他不敢想门外有什么在等着他,或许是瞬间的死亡,或许是毫无反抗的被擒拿,又或许还有安平那张挂满泪珠的脸和充满恐惧哀伤无辜的眼神。他不甘心,他自认为这一年多以来武功进步飞速,可为什么现在还是毫无反抗之力?难道武者真的怎么也胜不了阴阳师吗?尽管他不服,不甘心,但他必须去面对,因为,安平是无辜的。

    “安平——!”临出院门的那一刹那,易天行突然仰天长吼,“你在哪儿——!”浑厚而悲伤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夜空,但是,没有人回应

    从远处码头上传来的丝丝灯火,照进了门前的街道,让易天行一眼就将眼前的一切瞧得清清楚楚。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易天行心里更加不安,心沉得更加厉害。

    “六阳山的张家的走狗,你在哪儿?躲躲藏藏的算什么!有种的出来杀我啊,杀我!”易天行声嘶力竭,青筋爬满了脸庞,满是狰狞之色。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夜空。

    此刻,岐津城外,一个身穿朱红道袍,嘴角流有血迹的中年道人,正骑在一匹龙阳角马上往亿兆大山的方向飞驰。他隐约间听到了易天行的咆哮声,不禁轻蔑的撇撇嘴,轻声道:“哼,张狂。若不是那洪彦阻止,你早见了阎王。现在居然骂我,日后定叫你好看!”

    似乎是发泄完了,易天行一脸的平静,方才眼中的狰狞之色全部隐匿下去,平静的一步步往码头走去。但他仍旧浑身绷紧,时刻戒备着。没有了刚才的紧张与恐惧,换之成了一种一往无前,慷慨赴死的冲天之气。

    很快,易天行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那艘巨舟上,走向了自己的房门。很惊诧这一路上没人杀他,“或许那人在这屋子中等着杀我吧”易天行心理自嘲道。推门进去,房中还是他走前的那个样子,他无意中习惯性的透过打开的房门往安平的小屋里看了一眼,这一眼立刻让他满脸狂喜!

    安平!

    安平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胸口缓缓起伏,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着了。易天行两步跨到安平的床前,满脸惊喜的认真的看着她。看她好似没什么伤,才放心下来,见她睡得如此的熟,不忍叫醒她。

    就让她以为做了个噩梦吧。

    易天行心里暗想,慢慢的轻轻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躺到床上望着眼前的黑色,也感觉跟做了一场噩梦似的。隐约间听到一声鸡鸣,天,又亮了。

    第二天早上,随着号手的一声嘹亮的喊声。

    “起锚——!”

    五艘大船缓缓脱离码头,向着阳河的正中慢慢驶去。易天行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牵着安平,吹着晨风,一夜未睡好的头脑微微清醒了些。想起了刚才问安平的一些话。

    安平什么也不知道,只记得昨晚在长风车行大院的一间屋里的床上坐着,即忽然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发现谁在自己的床上,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易天行得知这些,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我呢?”易天行想不通,

    他看见河面有一层淡淡的迷雾,巨舟缓缓驶了进去···

    ~~~~~~~~~~~~~~~~~~~~~~~~~~~~~~~~~

    ps:不好意思啊,昨天没按时更新,因为有让网页错误的是重打了**百字,我终于怕了,在记事本上打字,但不幸的是,时间仍然不够,被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的管理员强制下机了。现在补发。继续关注我的,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