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阳河上扬帆的时光(一)
    波光淼淼,浪花滔滔,五艘巨大的木舟鼓满风帆在阳河上破浪而行。金利号,五艘船中的最大的一艘,是这个船队的娱乐中心,船上多是些有钱有势的贵族豪商。奇缘坊,有巨鲸帮作为后台,是金利号上的娱乐中心。而奇缘坊里最受关注的场地便莫过于船底的斗武场了。

    此刻,斗武场中人声鼎沸腾的尖叫声中,易天行怀抱着安平,进门后随着巨鲸帮的徐帮主,徐盛,一路拾阶而下,离那个醒目的纯黑铁质的巨大擂台越来越近。安平在易天行的怀里瞪着大大的眼睛十分好奇地看向周围。今天这些人怎么这么疯狂?

    只见擂台周围几百个座位上,坐满了一个个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都在疯狂的尖叫着:“陈青云!陈青云!···!”全部状若疯狂,歇斯底里,没有了平时半点的高贵傲气的模样。撕下了高贵,典雅,文明的脸皮,他们,也不过是一群野兽罢了。

    易天行一眼望去,青黑色的擂台上,一个内穿黑色劲装,外披血色披风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正双手高举,仰天长笑,一副威风凛凛,霸绝天下的模样。突然他似有所感似的,锐利的眼光一下子扫向了这里,与易天行的目光不期而遇了。瞬间,两人都有碰到了对手的感觉。

    徐盛直接带着易天行进入了擂台下几十个包间中的一个,一进到里面,易天行就见到里面坐着的两个人,他都认识。船队宗师级护卫,赵进;巨鲸帮帮主,朱潜。朱潜正一脸凝重的看着擂台上的那个血色披风的男子,此刻,见徐帮主将易天行带了进来,眉头马上舒缓了一些。

    他粗犷的脸上露出了一些貌似憨厚的笑容,站起揽住易天行的肩膀道:“易兄弟,你能来就好了,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帮兄弟我啊!”

    易天行瞥了一眼擂台上的男子,心中猜到了一些,冷淡的问道:“怎么了?”

    自从一个半月前安平被绑架的事之后,易天行就认识了这巨鲸帮的两位帮主,朱潜,徐盛;还有他们俩的好朋友,船队的宗师级护卫,赵进,陈焕。之前,私人早领教了易天行的强悍功夫,后来几人有意与易天行结交就主动与他和好。几个人的为人并不是太坏,还算够义气,易天行就随意的以他们结交了,一个多月来常常来这武斗场观看。不过这武斗场等级并不高,一般都是些武师级的武者,并不能引起易天行太大的兴趣。所以他常常在这里无人时,与朱徐赵陈四人比划比划。一段时间下来,易天行进步更快,朱徐赵陈四人对易天行也更是敬佩。

    “易兄弟,你看到擂台上的那个人没有,”朱潜抬手指向擂台上的男子,“此人名为陈青云,应该是前天从洛津上船的。今日来此斗武,连赢三场之后惊动了我们兄弟俩,我来了又看了几场他的战斗,确定了此人一定是一个隐藏了修为的宗师级武者,到刚才陈焕兄弟也被他打下了擂台,算上这一场他已经连赢八场了。八场带着那些富商赢走了我们大量的银两不算,还放出话来,要连胜九场挑战终场武魁,通背力猿呀!”

    易天行皱起了眉头。易天行来这斗武场好多次了,知道这里的规矩,也知道这斗武场的终场武魁,通背力猿,就是朱潜。朱潜的功夫在宗师级武者中也算是高手了,要不然也做不了这巨鲸帮的帮主,但现在看他的样子,分明是没有把握战胜台上那陈青云的样子。

    请自己来,是让他出手对付那陈青云的。

    易天行又看了擂台上那傲气凌云的陈青云一眼,觉得此人应该不超过三十岁,却没想到也是个宗师级的高手。想来天赋只比自己低一些,比傅雷的天赋还要好。此人难道如自己这般半只脚踏入了大宗师之境吗?易天行眼中燃气浓浓的战斗火焰!

    “朱大哥,此人的功夫是什么路书?”易天行仍看着擂台上的陈青云,用清淡的语气向朱潜问道。

    易天行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朱潜听到后仍很高兴,对于易天行的面冷心热朱潜等人早已习惯,并不将之往心里面去。听易天行这么问知道他肯帮忙了,朱潜马上放下心来,回答道:“我看了他五场比试,尤其是最后一场陈焕兄弟比他露出了一些真本事。我在下面看得清楚,他的拳法了有迷踪,八极两大拳法的影子。嗯···”朱潜沉吟了一下,又道:“易兄弟上去后要小心一些,切莫对他下狠手,大不了我朱某此次认栽,这陈青云很可能是天津精武门的直系弟子,不是我们所能得罪的。兄弟切记!”

    听到精武门三个字,易天行严重精光一闪而过。精武门,是阴阳大世界中罕见的武者门派。阴阳大世界中一般的武者都以家族为传承系统,又或是一脉单传的师徒传承,类似精武门这样的门派传承屈指可数。精武门以李,霍,陈,三家为直系,轮流掌管门派事务,相传当年三家祖先学艺与同一武术高人,应那人之约定将八极拳,迷踪拳两大拳法传承于世。如今,精武门已成为了阳间中天帝国数一数二的大武术门派,是许多武者心中的圣地。传闻,精武门中,宗师级武者数百,大宗师级武者也有十几个。门派内的第一高手,陈震,甚至已有人认为他成为了武圣,只是密而不传而已。

    这些,只不过是易天行一瞬间的想法而已,听到朱潜的嘱咐,易天行心里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易天行将安平放下来,让徐盛帮忙照看,他则跟着朱潜去换衣间换上比武规定要穿的衣服准备上台。走时,安平很乖巧的看着他,道:“天行哥哥,加油!”

    易天行会心一笑,转身走了。安平与他来过这里多次,也曾看他去擂台上比过武,并不担心他,在她心中,天行哥哥是无敌的。

    斗武场旁边偏上的一个半环形巨大舱室,是奇缘坊另一个重要的娱乐场所,赌场。此刻赌场中也是人声鼎沸。赌徒们失望的哀叹与惊喜的大笑声连成片,显得噪杂无比。其中最大一个赌盘前更是人满为患。

    “听好了,第九场斗武要开始了。红方还是宗师武者陈青云,黑方是也一个名为易天行的宗师武者。红方赔率一比一点一,黑方赔率一比三,快下赌注啊,下好了就离手,下好离手啊!”开盘手大声的叫嚷着,想赌徒们宣布这一场的信息,崔赌徒们买赌注。

    旁边一个身穿华丽衣袍的白胖男子嘟啷道:“这易天行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真的也是个宗师武者吗?”

    旁边另一个人接口道:“你没听说过?这个人前一段时间也上过几次武斗场,都是连胜三场的。不过,他那些对手都是武师级,以他的宗师级身份显不出身手来。”

    白胖子听了道:“这样啊,按我还是买陈青云胜吧,他可是打败了船队宗师护卫的高手,买他肯定没错。”说完就肥胖的大手拿出大把的银票要往陈青云那边放,但却被另一只稍瘦的肥手挡了下来。

    “洪老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白胖子望着身旁的另一个稍比他瘦的,嘴上长两撇胡子,衣着比他更华丽鲜美的胖子不解的问道。

    这个胖子手里还着酒瓶,貌似喝醉了,眯着眼睛说:“刘兄弟,听哥的话,买···买这个易···易天行,哥我认识他,他···肯定赢!”说着这姓洪的胖子就用另一只手从怀里拿住大把的银票放到了易天行的赌盘上。

    那个白胖子见这人真的把银票放在了易天行的赌盘上,立刻不假思索的把自己的银票也放在了易天行的赌盘上。放完似安慰自己的说:“听洪哥的肯定没错!一定没错!”

    就在这边赌徒们争相下赌资时,下边的斗武场里的比试已经开始了!

    ~~~~~~~~~~~~~~~~~~~~~~~~~~~~~~~~

    ps:抱歉啊,昨天同学聚会,盛情难却,只有去了,没有按时更新,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补上吧。还有,这两天学校里组织参加什么世界女性论坛,真的很无语,女性论坛居然非要将我们男生拉去看,无可奈何啊。师命不可违!明天不一定有时间更新呢,请个假呵~~~

    朋友们,虽然我更新的慢,但看在我还是个学生的份上,你们还是要多多关注我呀!多点击,投票!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