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一战大宗师!
    天津码头。

    汪洋无际,犹如大海的宽广河面上,白帆片片,成百上千,巨舟耸立,如山如林!半米见方的巨大青石组成了一线直去的十数里的码头沿岸,岸上是方圆数十里的青石广场。广场上人流涌动,车如流水马如龙。岐津码头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成了不如台面的乡野小城。

    远帆舟局这五艘巨舟的航程到此就是终点了,在这繁华的天津码头停留修整数日后,便要返航回到岐津。这一来一回共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阳河上的半年时间易天行武功进步飞速,尤其是陈青云上船后的五个月中。六个宗师级武者闲来无事总是在武斗场无人时相互切磋,相互印证所学。这其中易天行所得到的最宝贵的不是随于那些武功招式的理解领悟,而是打斗经验,行走江湖的经验,对于阴阳大世界的见闻。

    半年来,易天行所学的虎鹤熊鹰螳螂五形之中,虎鹰两形也继熊形螳螂大成之后相继大成,如今所剩的,唯有鹤形一式了。体内滚滚的气血让易天行都有些隐隐的控制不住了,同时他也有一种想发泄力量的感觉,性情也隐隐的有些狂躁了。

    易天行的气血增长并不止步于此。他今年才二十一岁不到,要知道,阴阳大世界中凡人力量从十岁到三十岁都是一个增长期,三十岁达到巅峰后可以一直保持到六十岁。这中间的三十年才是人最富有力量的三十年。所以,即使易天行不再练功,他的气血力量也会继续增长。这意味着,他要尽快使他的三大拳法全部大成,在气血不受他控制之前成为大宗师,否则,走火入魔,身爆而亡!

    下船后,应陈青云之邀,易天行带着安平与他一起前去精武门逗留数日,待等到有去西方炎海的船队后,再行出发。陈青云是天津人,对天津码头熟悉无比,直接带着易天行去了就近的车行租了辆马车,直奔天津城郊的精武门而去了。

    等到了精武门大院的门口,陈青云与易天行下了马车,将马车安放好后。陈青云正笑着准备为易天行介绍这精武门大院,突然从门内冲出一位灰衣的汉子,见了陈青云立即眼睛一瞪,放出骇人的凶光来,不等人反映便一拳朝陈青云的面部轰去,刹那间空气好似成了水面,被那拳头轰然击破,带出了恐怖的音爆声,虽是朝陈青云而去,但拳头周围却笼罩着一层如刀似剑般的拳风,连易天行也波及在内。

    匆忙间,易天行与陈青云一起后退,同时脸色大变,心神巨震,这拳风是?

    罡风!

    大宗师!这人是大宗师!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宗师!

    宗师武者能够在空气中划出肉眼可见的波纹,任何宗师都能,所以这成了辨认武者是否是宗师级,或其以上的标志。但罡风,它或许也能算是大宗师的一个标志,但绝不是所有的大宗师都够出拳带有罡风的。如果将大宗师分为初中后圆满四期的话,罡风随拳而出绝对是中期大宗师以上的标志。大宗师中期拳风化罡,大宗师圆满拳声化雷!这是欧阳迟和易天行提到过的一件重要的事情。

    现在这罡风刮到易天行的脸上,刺得他脸皮生疼,脚下七星步狂闪,瞬间退回了马车旁,毫不犹豫的,易天行将安平一把塞进了马车中。方回过头来,便见眼前有几缕发丝飘然落下。易天行心中一凛,没想到这罡风如此犀利!

    “易兄弟快来助我挡他一阵!等阵自有人来阻止他!”陈青云急退中焦急的对易天行吼了一声,同时是双拳转动恍若凝成了两杆花枪,钻向那直逼他面们的拳头。

    易天行眼中精光一闪,疯狂的战义迅速笼罩全身,汗毛根根立起,连头发也隐隐如刺猬般直立起来。后脚一蹬大地,一个虎扑,拳尖直指那灰衣人的后背。这一拳也发出了犹如灰衣人那一拳般的音爆声,吹得那灰衣人的衣衫紧贴他的后背。除了没有那如刀似剑的罡风,气势并不比灰衣人那一拳差!

    易天行一开始就尽了全力,他知道与大宗师中期的武者一战,若不尽全力,只有战败而亡的下场。帮陈青云的忙,除了信任陈青云之外,更因为易天行想知道自己与大宗师武者究竟相差多大。与大宗师一战,是易天行这半年来一直的渴望!

    “哼!”

    灰衣人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压力轰然而至。但轰向陈青云的拳头仍不改变,只是回过头来,让易天行瞧见了他那长满络腮钢须的凌厉脸庞,在易天行那一拳尚未达到他的后背之前,鼻子里怦然钻出了两条如蛟似蟒的微白的雾气,出来后哄得一下散开,一声闷雷般的哼声爆发了出来。

    易天行眼中放出骇然之光,这哼字声打简直不能与陈青云所用的相比。之间有那两条白色雾气蛟蟒爆发来的气息震得空气如惊涛骇浪般向易天行撞去。瞬间,他所带出的拳风全部倒卷而来,那一**空气浪纹拍打在他的身上,是他的狂扑而去的身形都一止再止,发带被吹散,黑发全部向后飘扬。易天行感到像是被人一掌掌的轰到了胸口,立刻气血浮动不已。易天行震惊之下忙翻身蹲下,避开此锋芒。

    蹲下时,易天行的一记螳螂刀手,凝着鹰爪,直捣灰衣人的尾骨。这一招虽然暗无声息,却是凶辣无比,任其防无可防,不得不回身自救。果然,灰衣人刚破开陈青云双拳的拳头一顿,身子一扭,那势尽的一拳啪的一甩,朝易天行的头部发了过去。另一只一直未用的拳头也抡了起来,带着狂风呼啸着朝陈青云的肩部砸去。

    易天行不得已一个难看的懒驴打滚躲了开去,站起有一肘朝灰衣人捣去,那边陈青云也急忙挥拳接招。一时间,狂风呼啸,地面的土地被纷纷踩裂,踩破,踩成粉尘,飘荡起来。那恐怖的音爆声也一次又一次,不断的响起。最终,在打到墙边时,那灰衣人一拳捶去,被陈青云险之又险的躲开,捶到墙上,哄得一声,一米宽一尺厚的墙塌了。

    灰尘四荡中,陈青云大声叫道:“李二叔,别打了,我是胡来向雨莲道歉的!”

    ~~~~~~~~~~~~~~~~~~~~~~~~~~~~~~~~

    ps: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真的不好意思,考试就只有三四个星期了,我落下的课程很多,不得不抓紧时间学习,上周更新的是两章,从这一周后,可能只能更形两章了。多多包涵呵!

    您可以一周只关注我一次,只要您别忘了我就行,闲暇时帮我点两下,谢谢!谢谢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