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精武门的那些事儿(一)
    陈青云不说还好,一说那李二叔更怒,砰的一个箭步跨到他身前,提拳就打。陈青云被逼的嗷嗷直叫,连忙后退,只盼望着快点有父辈的人闻声来阻止。而易天行听到陈青云的话后立刻明悟过来,这人看似打得凶猛,实则毫无杀机,看来只是想教训陈青云罢了。

    一念及此,易天行眼中精光一闪,一个熊撞,如疯了的刀角牛般超那李二叔撞了过去。这是天大的实战机会!

    这一撞直如狂风破浪般,四周弥漫的灰尘被斩出了一条通道,直向李二叔而去。肘为先,爪为后,势如熊,威如虎。这一撞,结合了易天行所学虎,鹰,熊三式的全部精髓,他有理由相信,即使是大宗师受了这一击也要受伤。

    “嗯?”

    李二叔感觉到身后那如大石坠地的呼啸声,对陈青云的攻势一顿,双眉一拧,发出一声惊异的声音。“这一撞,不能硬接!”李二叔心里瞬间闪过这个念头,同时人已经一个换位错步挪移开去。易天行冲到他身前撞势已尽,肘化为掌白鹤亮翅,护住了身前,另一手爪势却不变,如抡了一柄大锤带着五道钢刀般的烈风,向李二叔当面抓了过去。

    这不是鹰爪,是虎爪!虎爪生风!生的是如刀般的烈风!是仅次于罡风般的拳风!

    “好小子!”李二叔见了易天行这隐藏在那恐怖一撞后的烈风虎爪,顿时双目放出犹如实质般的精光,那精光里燃着熊熊的战火。“可以接我一拳!”说着那原本荡到身后的一只手臂恍惚忽然变成了一杆大枪,从身后就直直的冲到了身前,后发先至,快得不可思议。那拳尖上笼着一层蒙蒙罡风,既似一杆大枪的枪头,又似一只呼啸的蛟龙,破开空气,啾啾的和易天行的虎爪相撞了。

    锵!

    拳爪相交的一瞬间,传出了金铁交击之声,空气中还隐隐的闪过了一丝丝电光火花。这拳爪交击的场景固然壮观好看,但易天行却全部心情欣赏。他的手很疼!掌心手骨好似碎了般,手臂上出现了一丝丝红线,收拳的瞬间鲜血横流!

    “哈哈哈···好!过瘾!”李二叔那一张好似债主般板着的脸终于笑了,但这笑声在易天行看来更加狰狞。他那如长枪般的一圈尚未完全收回,另一拳又砰的朝易天行轰来。那拳尖上的罡风更加凌厉!

    易天行头上寒气直冒,全身更加绷紧,体内气血如烧开了般翻滚沸腾。这一拳,他即使接下,恐怕手也会废掉!但是他不能不接,李二叔这一拳给他的感觉就是,不接,这一拳会直接轰在他的头上,打死他!他不能不接!

    箜!

    易天行体内气血翻天覆地般的滚动,汹涌澎湃全部涌向丹田气海。他要施展抱丹一击!半步金丹的抱丹一击!这算是他目前正面实力最强大的一击之一,这一击施展以后,他恐怕有半个月不能动手了。但这能怪谁呢?李二叔本来就几次放过了他,是他自己想与大宗师一战而不断纠缠的。

    “自己的实力或许能与大宗师初期一战,甚至胜之,但比之拳风化罡的大宗师中期仍有很大的差距呀!也许等我达到大宗师初期时就能与这李二叔一战了吧。”气血沸腾中易天行心想。

    心思辗转的瞬间,易天行的气血已经凝聚成功,右脚瞬间上了半步,背一弓,脊椎如一条大龙般拱起,肋下肌肉条条纠结形如鹰翅,双拳同时由丹田气海提出,途经腰部下一刻一如欢迎般的闪到了肩前,如双龙出海般哄了出去。噗!噗!两条手臂上的衣袖瞬间破裂,露出了里面那一条条如同蟒蛇般的狰狞扭动的青筋。

    呼!双拳瞬间带出了两条龙卷风,昂昂地吼叫着迎向了李二叔那破空而来的一拳

    。

    “不可!李二!”就在两人拳风相处的那一刻,院内出来了一成焦急的爆喝!但是还是迟了。

    嘭!

    这一声响真是惊天动地,精武门院前的地面都颤了三颤。本来摇摇欲坠的院墙有坍塌了一两米,甚嚣之上的尘埃中,易天行口喷鲜血腾腾腾的倒退了十几步一屁股坐了下去。而那李二叔也不好受,倒退了三步一下子撞到了那院内来人的身上。滚滚灰尘中,按院内来人一把扶住了李二叔,但随即面色一变,一个错步,另一只手也用上才将李二叔扶住。李二叔脸上一阵红白交错,好一会儿才呼的喷出了一口浊气,将气血平复了下来。他回头与那院内来人相视一眼,四只眼中均有惊愕之色闪过。

    “李二,你怎么真与那小辈一般见识!”院内来人是个经受干净的中年汉子,见李二叔站稳后不禁有些恼怒的责问道。

    “霍三,你知道什么,我那一拳根本就没准备打到那小子身上,我只道他一退我便放过了他,哪知道他尽然真的出手还击,而且还是如此凶猛的大招,我···”李二叔粗着脖子红着脸辩解道,却被霍三打断了。

    “算了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去看看那小子怎么样吧!”说着拉着李二叔穿过灰尘,来到了倒地而坐的易天行旁边,陈青云早就守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一脸苍白的易天行,见二人来了,立即站了起来。

    “霍三叔,李二叔他···”陈青云皱着眉头,一脸气愤的看着李二叔,向霍三叔道。

    “好了,别说了,你李二叔也不是有意的。小兄弟,感觉怎么样,受伤严重么?”霍三叔对陈青云摆了摆手,弯腰对易天行问道。

    易天行嘴角还留有血迹,脸色苍白的很,闻声摇了摇头,却站不起来。

    “李二,你看你这闹得,别人还以为我们精武门欺负人呢。”霍三叔有对李二叔抱怨道,“青云,来帮忙将她扶到内院去疗伤。”说着就与陈青云一起将易天行扶了起来。易天行看了一眼陈青云指了指马车,陈青云马上会意过来,示意李二叔来扶,自己跑上车去将被易天行点昏过去的安平搬了出来。几个人慢慢的想院内走去了。

    第二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易天行就起来了,看了一眼熟睡的安平,他微微一笑,想起了昨天安平醒后见他手上时担心难过的样子,昨天她可是在自己身边守了很久,睡着后被陈青云抱回去另一屋睡的。

    易天行打开房门,慢慢的迈步出去,行走间已经无甚大碍了。昨日到内院安歇后,霍李二人轮番为他运气疗伤,都是累得满头大汗的,时候还嘱咐他,若是见了陈青云爷爷辈的人千万别乱说,免得他们受责罚。待二人走后,陈青云才将自己为何遭那李二叔突然袭击的是对易天行委婉的说了一遍,易天行听了,苍白而冷酷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