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阴阳师之战
    满天乌云低垂,压得低低的叫人喘不过气来,精武门后山密林之中更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之中突然一阵波动,一个黑衣人一闪而出。伸手按了按脑袋,揉了揉腰自言自语起来。

    “哎,这缩地成寸用起来是方便得很,但可惜我还是不能持久啊,只能逃命用用了。”黑衣人有些自怨自艾起来,突然他耳中又是一阵白芒闪烁,“呵呵,那个同行也往这边来了,行,过去打个招呼,以后好见面啊。还是缩地成寸好,再用一次吧。”念叨着人影一闪不见了。

    黑暗的密林之中,一阵旋风吹开层层叠叠的树枝荆棘急急向前卷去,突然这阵风一颤散开了露出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影来。刚一现身黑衣人眼中就闪现出了一尺长的黄芒,环顾四周黄芒一扫,顿时凝固在一个方向,微弱的黄芒也突然亮起来,如两道利剑般离眼而去,刺在十步之外的空气之中发出啵的一声巨响。

    黑衣人双眼一眯,森森然的喝道:“何方鼠辈,还不给我现身?”

    “嘿嘿,这位道友说话也未免特不客气了吧,你自己难道就不是鼠辈了吗。”被慌忙刺中的空气如涟漪般散开,露出另一个黑衣人来。这人刚一出来就一弹手指弹出一个玩大的白芒,照的眼前一片通明。

    打出黄芒的听见对面的黑衣人这么说,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一丝黄芒从中一闪而过,用一种阴沉的声音道:“这么说刚才精武门祖庙中的事你也听到了?”

    另一个黑衣人听了哈哈一笑,道:“不就是天地阴阳五行令你吗,不过,过了今夜就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你想怎样?”

    “道友不觉得这里风水不错嘛?不知道作道友的墓地怎么样?”说着这黑衣人单手一划立即凭空出现一道光刃,破开夜色朝对面的黑衣人斩去。

    “哼!”

    被攻击的黑衣人好像早就有准备似地,周身旋风又起,整个人如被大火烧身般的急速后退,不过瞬间就退开了几十步,同时连续挥手布下了三道黄色的光盾,将光刃消弱直至消失不见。瞧见对面的黑衣人疾步追来,两手交叉一撕一扯好似撕开了空间,从另一个世界拉出了两条黄色蟒蛇,纠结在一起好似一把金黄色的巨剪,破空剪向那追来的黑衣人

    的头颅。

    “金蛟剪!”追来的黑衣人眼光一凝,“你果然是金光岭的人。”金蛟剪乃是金光岭的一种成名的阴阳**,玄级阴阳师就能学习,但要天级阴阳师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来,此时双方都是地级阴阳师,用来对敌还是非常有作用的。追过来的黑衣人也不敢正面其锋芒。

    双手成圆,立即从膻中穴喷薄而出一片白光,眨眼间就在眼前形成了一轮金阳正好印上了狂剪而来金蛟剪,两天黄色蟒蛇狰狞着獠牙一口咬向了金阳,两者瞬间撞在一起纷纷湮灭了。

    “金光岭的金蛟剪是不错,可你一个星阶地级阴阳师却发挥不出几分威力啊,我看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说着这黑衣人破开散碎的能量又冲对面急退的黑衣人追去。一边追一边打出一道道白灿灿的光刃,逼得后退的黑衣人手忙脚乱,两个黑衣人就这样一边打一边退向了密林深处。

    “你们金光岭的触角还真是无孔不入啊,居然都注意到这些武学世家里来了。我看是想那天地阴阳五行令想得疯了吧?”处于优势的黑衣人一路追下来,不断编排金光岭的人和事,想从对面的黑衣人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奈何这人只是一路退逃一句话也不接,叫追杀的黑衣人达不到目的。

    “好,既然道友什么也不愿意说,想来是想早点下葬了,那我就送你一程吧!”说着这黑衣人连续朝六个方向结了六个不同的印,瞬间在他周身凭空出现了六团明晃晃的小太阳般的光团,高低浮沉,绕着黑衣人旋转不停。

    “叫你见识见识我六阳山六阳**的厉害,也好死的瞑目!”说着黑衣人手一挥,旋绕在他周身的六个光团连成一线朝对面的黑衣人轰了过去。六个光团一冲到黑衣人面前立即将其围住,在手印的控制下,轮番不断地朝被围困的黑衣人攻击,每一击都有如大宗师武者的全力一击,而且带着恐怖的灼伤效果。不过十数击那个黑衣人就抵挡不住了。

    “现在跑不了了吧,哼哼。”就在用出六阳**的黑衣人满心以为可以将对方拿下的时候,六个光团内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光,一个眨眼就消失不见,但那阵强光在黑夜中格外的炫眼,顿时就叫外面的黑衣人一阵失明,等到他睁开眼的时候,六阳**阵中的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阵外的黑衣人眉头紧皱,冲到六阳**阵旁侧掌一挥,六个光球忽的尽数没入他手中不见了。好像想到了什么十分生气的事,气急败坏的一把摘掉了面巾,露出一张圆嘟嘟留着两撇胡子的脸来。

    “真是大意啊,没想到他居然会有强光弹,这金光岭还真是舍得。不过他跑不了多远的,追!”说完这个黑衣人一闪就消失不见了,缩地成寸!连续在密林中闪烁了几次却突然停了下来,眼中满是无可奈何的神色,“草,缩地成寸已经不能用了,但金光岭的这个混蛋还没找到。”过了一会儿,这个黑衣人在密林里乱转了一会儿,但仍旧什么都没找到。“不行,这家伙跑了,天地阴阳五行令在精武门的消息就会泄露出去。这令牌的事十分重要,我亲自通报山上。对,现在就回六阳山。”说着这个黑衣人立即周身起了一股宏大的飓风,破开层层密密的荆棘树枝朝六阳山的方向去了。

    而就在此时,六阳山赤阳峰上,一间密室中。

    “连阳,你在我这么多徒弟中虽不是修为最高的,但却是最懂得我的心思的,这次这件事交给你伴我就很放心,不过你也不要大意,不要像上次蒋光那样被人一拳大发了。那虽说你与那~都是月阶地级阴阳师,你到时候不必与他过于纠缠,以你的实力只要瞅着个机会给那姓易的小子一下子,就能要他性命。”一个老者面墙而站声音狠厉说着,这老者转过头来正是张连的爷爷张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