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阳河异兽
    好!

    次日,精武门陈青云的大婚如期举行,精武门上下一片喜庆,易天行也带着小安平在婚宴上饮酒庆祝。宴席上安平极尽口腹之欲,易天行也饮得畅快,婚宴后第三天易天行便准备带着安平向陈青云辞行。

    天津渡口。

    “易兄,一路保重!”码头上,陈青云双手抱拳冲巨舟甲板上的易天行高声喊道。只见易天行双眸如电,也向他拱手抱拳,深深地凝视一眼,便牵着安平转身走了。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易兄,想必下次相见你我都是大宗师了吧,到时候定当在于你一决高下。陈青云在码头上遥望远去的巨舟,直到它消失在阳河深处的晨雾中···

    清晨,浩淼的阳河上阳光透过薄薄的晨雾洒满了河面与甲板。许多人在餐厅里买来饭菜到甲板上吃。饭后则散散步,聊聊天,打打拳,活动身体。易天行带着安平早在甲板上人少的时候就练完了功夫,此时正在一个阳光较好的位置上享用早餐。

    “来安平,多吃点肉,对身体有好处。”看着只吃些蔬菜瓜果的安平,易天行不禁加了几块牛肉给她,安虽然有点嫌恶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忍着吃了下去。看着安平可爱的样子,易天行忍不住微微一笑,耳朵却突然间动了动。

    “哎,这船坐的真是憋死人了呀。”一个在活动身体的护卫抱怨道。

    “我说老兄,你也不用抱怨,下一个渡口不管有没有人上下船,我们都要停,而且时间不会短!”旁边的另一个护卫突然道。

    “真的吗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为甚?”那个发牢骚的护卫听了一愣,接着马上兴奋的连问了三个问题。

    这个护卫看了看左右,见没人注意才小声的说:“上次老板不是带着我去找船上的那位宗师领队吗,他们谈话时我就在外面看守,你知道他们说什么是吗?”

    “什么事?”那个护卫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风陵渡附近出现了一只强大的异兽银角黑蟒,在那里兴风弄雨,毁坏了不少船只,巨舟,听说还吞了一个宗师级高手呢?”尽管这个护卫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易天行听了个一清二楚,同时也被这个消息惊了一下。

    异兽!银角黑蟒!吞了宗师高手!

    风陵渡是下下个渡口,算得上是一个中型渡口,现在这只巨舟船队与风陵渡之间只隔了一个小渡口,小林渡。一般来说像这种小渡口巨舟船队是不会停船的,所以说如无意外他们还要坐船十几天才到达风陵渡,但现在,风陵渡出现了强大的异兽,所以说要不了几天,船队应该就会在小林渡停船了。尽管易天行赶时间,但还是不介意带着安平在中间停歇几日的,安平不怎么喜欢坐船,到时候带她下去散散步也好。

    至于异兽的事,他也只是有些好奇,并没有太放在心上。阴阳大世界中有异兽但并不是太多,更不论说阳河两岸这种人烟较为密集的地方了,那些异兽大多隐藏在群山之中,不轻易在人前露面的。这些异兽最差也是武师级的,一般也是宗师,大宗师那一级的,甚至还有些厉害的异兽能与天级阴阳师一战。不过易天行见过好几次异兽都是武师级的,对异兽自然不是太过惧怕。

    其实易天行不知道异兽在阴阳师眼中也是有品级的。从最低级的无品,到之后的天地玄黄四品,以及超越天级的超品,正好对应了阴阳师的品级。像易天行以前见到的那些武师级的都算作无品,而这次在风陵渡吞了宗师武者的银角黑蟒最少也是玄级的那一品,甚至可能是地级的,至于天级,实在太少了。

    大多时候,异兽无论是彼此相见,还是见到人类,都是见面就相互厮杀的。但也有例外,如异兽中那些心智高的,同族同类的,都很少会相互攻杀;还有些异兽一出生就被人养着,多数也会变得对主人亲近顺从,驯养的好还会是打架的好帮手。除此之外,异兽一身的宝物要比之那些野兽猛兽珍贵许多,常常引人窥视。不过稍微高阶点的异兽都不惧怕武者高手,而那些修为高深的阴阳师有对那些一般般的异兽材料不敢兴趣,所以总体来说异兽与人之间的冲突并不是很大,或者说不显于人前,真正的厮杀都限于深山大泽之中,凡人武者顶多在深山外围碰运气猎杀一些低品级的异兽,获得些稍好于猛兽的材料而已。易天行所见过的那几只异兽都是好运气的武者活捉到拿进拍卖场拍卖的,价钱挺高。

    小林渡到了。

    “小林渡快要到了,客官们还请收拾东西准备下船,因为一些事情,船队要在小林渡耽搁几日,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一个个行船管事,护卫,领队在各个巨舟上行走呼喊,舟上的乘客都应声而出,带着行李望着渐渐靠近的小林渡,相互聚在一起打听着,抱怨着。巨舟之上熙熙嚷嚷。

    “哎我说,这船再怎么在小林渡停了呀?”一个打扮的很富贵的夫人向旁边的一个年轻护卫问道。

    “抱歉夫人,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领队说过不回耽搁几日的。”

    易天行此时并不在甲板上,而是带着安平站在较高出的一个瞭望台上,眼中一片凝重。他感觉此时的河面太宁静了,巨舟也有些诡异的微微的晃荡,易天行有一种危险渐渐逼近的感觉。易天行眼中闪烁着骇人的精光,紧紧的盯着河面,突然他目光一凝,看见了一个碗口粗的银色尖角,混着河浪正快速的向这边逼近,不着一丝痕迹。易天行心中猛地一紧,马上放眼向岸边望去,领先的一艘巨舟已经靠了岸,而他这艘巨舟离河岸还有几百步的距离!

    银角黑蟒!易天行心中大骇。

    它不是在风陵渡吗,怎么出现在这小林渡了?!

    这银角黑蟒最差也是他这般实力,如今他又身在巨舟之上,不比陆地,身边还带着安平,若是遇到危险他如何是好?易天行正思虑间突然感到脚下一阵摇晃,却是那巨大的巨舟突然颤抖了一下。同时甲板之上一片人仰马翻,惊叫连连。易天行单手抱起安平,抓住身边栏杆,双眼凝神向河心那银角出现处望去,却再也看不到丝毫。正诧异间,靠河心的船侧幽灵似地升起一座通天黑柱,两人合抱般粗细,上边水光粼粼,条纹隐现,超出船舷七八丈高,其顶上赫然是一颗硕大狰狞的蟒头,头上半人高的银角森然独立!

    易天行将安平紧紧抱在怀中,浑身筋肉绷紧如满月之弓弦,全身皮毛成了颗颗硬如钢铁铜豆,毛发凌然直要刺破衣衫。易天行实在是惊得狠了,望着上半空据自己不到十步的狰狞蟒头,不敢有一丝懈怠,神经紧绷!

    说起来挺多的,其实这一切斗不过是在眨眼间闪电般发生,快的让易天行这种大宗师级的高手都来不及反应,等到他想有所行动时已经被一股冷森森的寒气与杀机所笼罩,再不敢有一丝乱动。只凭双眼紧盯着那骇人的蟒头!

    船上噪杂的人群也瞬间诡异的静了下来,但仅仅是瞬息之后,船舱中冲出几个浑身**的水手似地人来,背对着巨蟒惊慌的大吼道:“不好了,船底被击破,船舱进水了!”之前诡异的宁静瞬间被打破。甲板上犹如狂涛骇浪般的惊叫声冲天而起,人群立刻骚乱了起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靠向另一侧的船舷,巨舟立即渐渐地向岸边倾斜。

    “不好!”

    易天行在那水手的吼叫声出现的一刹那就知道要糟,那好似水晶灯笼的巨眼之中瞬间闪过一股寒芒,瞬间硕大的蟒头带着一股巨大的腥风以雷霆之势朝易天行所站的这处瞭望台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