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金刀门主
    “哼哼,上次在水中让你侥幸逃掉,此番在岸上看你如何逃离我的金刀!”那道人也不管缓缓后退的易天行,来到银角黑蟒近处后,双手虚空紧握,半天空立即出现了无数道金色丝线向他手中匆匆聚去,眨眼间一柄近两丈长的金色大刀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刹那间方圆里许的地方金色弥漫,几乎刺的人睁不开眼睛来。

    易天行忍不住停了下来,用手遮住前额迷住着眼睛向那边看去,恍然看见那银角黑蟒巨大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恐,随即便的杀机杨然疯狂不已。长长的蛇尾犹如天神执鞭,在金刀刚刚凝聚的一刹那,携带者寒霜劲风霹雳似的抽了过来。

    见此场景,易天行一时间竟看得有些呆了。无论是地级阴阳师层次的战斗,还是阴阳师与异兽之间的战斗,他都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惊天动地,炫目无比的打斗场景不仅没有让他对武学产生失望,反而更加坚定了他攀登武学高峰地决心。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让武学也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来得好!”那道人看见银角黑蟒的蛇尾抽来,不惊反笑,手中金刀一震,轰鸣不已,翁的撩了上去。紧接着他也不看结果,不退反进,脚下踏着奇异的步伐,举刀向银角黑蟒冲了过去。没有一丝阴阳师的风气,全是一番武者的打法。

    这种全新的战斗方法让易天行看了眼中一亮,再也不肯走了。

    安平被他放在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自是不用担心。他隐约的感觉到,这一人一兽的战斗对他今后的武学道路实在是有很大的借鉴作用,他不得不留下来仔细地观察,感悟。

    金刀斩在银角黑蟒的尾巴上,发出空的一声轰鸣,那巨大的蟒身上闪过一溜的火花,两者同时弹了回去,看起来好似势均力敌,但易天行却发现银角黑蟒受这一刀尾部怕留下了丝丝的血丝。

    这银角黑蟒绝不是这位地级阴阳师的对手!

    但出乎易天行意料之外的是,银角黑蟒一击受挫并没有减少一丝疯狂的架势,反而双眼更加血红,巨大的蟒头又是仰天长嘶,一股绝大的冰霜风暴肆掠开来,周围的大树灌木全部被吹倒绞断,地上笼罩了一层寒霜。如此绝大的威力比刚才在船上要骇人的多了。易天行又往后退了退,抬眼向那道人处看了过去。

    只见那道人横刀在前,身边一两丈的范围内竟没受到一丝影响,似乎早料到了如此情况,也对银角黑蟒这种声势浩大的攻击不屑一顾。

    “果然还是这些伎俩,孽畜,受死吧!”那道人金刀高举好似从上而下直劈过去,好似金色的阳光刺破了乌云,整个天地都为之一亮。见此银角黑蟒的神色更显狰狞,犹如神龙摆尾般头上银角亮起隐约地白芒一头朝金刀上撞了过去。

    咣!——

    交击出传来震耳欲聋的金铁之声,但仅仅是一瞬间,那道人的金刀好似力有不殆,嗡的一颤,竟化作点点的金光消散在半空中了。这一下来的突然,疯狂的银角黑蟒好像全无准备,一头撞在空处随着巨大的惯性栽了下来。

    但易天行却看得明白,在那金刀消散的同一时间,道人的身体也一闪的消失了,原地只留下阵阵流动的波纹。就在银角黑蟒撞空的一刹那,它的后方半空中道人的身影突然闪现,手中金刀不到半许长,却金光灿灿显得凝聚无比,金刀高举过头顶,正在银角黑蟒的七寸上方,好似金色的闪电划破虚空,悠的斩了下来。这是银角黑蟒眼中疯狂的火焰一顿,变成了一股绝望之色。

    昂!——

    一股鲜血高高的喷出几丈高,惨叫声戛然而止,刚不久前还在阳河上兴风作浪的银角黑蟒便被一刀斩首了。银角黑蟒死后长长的身体身体仍旧生机不绝,在地上弹动不已。却被那道人一刀劈开,紧接着挑筋剔骨扒皮,也不知他从哪里拿出一个大皮袋将之全部装起,接着又抽出腰间的一把利剑,小心翼翼的将那银角黑蟒的银角割下,又在那一堆血肉里翻出一枚碗大的黑色胆状石球,和那银角一起揣在袖口里不见了,此时方才望向易天行这边,哈哈的大笑起来。

    这一笑,立即惊醒了一直呆在那里的易天行,回过神来他立即觉得不妙,回过头就往近处的树林走去,走的好似自然其实却是全身警备,一直关注着那道人的反应。

    “哎,小家伙,你怎么走了?”果然那人出声了,这一出声易天行立即如受

    惊的兔子般爆起,脚下弹起一片灰尘想树林飞射而去。但尚未跑出多远,易天行突然被一股巨力阻了下来,抬头一看就见身前几步处那道人笑眯眯的看着他。糟了,这人会瞬移,这下不好走了。易天行心中暗道,同时拿眼盯着那道人平静道:“不知道上师拦住在下的去路有何指教?”

    那道人笑得更狠了,看着易天行道:“你这小家伙跑这么快,是怕我杀你吗?”

    “没有,在下不过有些急是要去办而已。”易天行冷声回答道。

    那道人见他如此说也没再追究这件事,拍了拍一身道袍道:“本座是藏金山金刀门门主谢阳,之前领了委托在风凌渡斩杀这祸害阳河两岸的银角黑蟒,却不想让它侥幸逃脱。而今能在这里追上它并将其斩杀,还有你这小家伙的一番功劳啊。我金刀门从来都是奖罚分明,不知你想要什么酬谢啊?”

    易天行盯着眼前这道人有些莫名其妙,见他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却装的老气横秋,大概者的黑老了吧,只是保养有方而已?但他杀他的银角黑蟒,却非要找上门来酬谢自己,这算什么?易天行可不人为这道人真有这么好心。

    “斩杀这银角黑蟒都是上师一人之功,在下不需什么酬劳。”易天行小心的拒绝了这道人的好意。

    “你这小家伙倒也有意思,年纪轻轻便如此本事,不知是那个武学世家的子弟啊?”这人将易天行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道。

    “在下不过江湖草莽而已,没什么家世。在下还有急事,还请上师放行!”易天行皱着眉头道。

    那道人毫不在意易天行的言语,又道:“你看这样如何,你来我金刀门做一个外门长老,我保你一世富贵如何?”

    面对这道人的惊人之语,易天行心中警惕心大起。易天行知道,那些阴阳师宗派在凡间多有些外门弟子,大多是写武者,法师之类,而能当上长老一职的多是大宗师一级的人物。自己不过是个宗师,而且还有那么多事要办,怎能跟这人走了?这世上果然没有平白的好事。易天行心思转动,轻笑道:“在下所求的并不是一世富贵,上师的心意在下心领了。”

    “你不愿意?”那道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