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水中花海,迷梦烟云
    青衫人见了眉头又是一皱,却不慌不忙,待那黑影射到离他头部不足一尺时,突然被一股黄艳艳的气体包住。这黄色气体放出一股灼热,青衫人清楚的看见,一条大拇指粗四尺长的黑色小蛇在里面不住的挣扎扭动,却还是散出了一股焦臭味。黄色气体一散,一节焦炭般地蛇尸掉落在地上。

    “区区一条腾蛇,也来送死。”青衫人没好气的自语了一句,又抬脚往前走去,似慢实快,切诡异的没留下一个脚印。

    云梦泽的大雾深处,三个人影在里面毫无顾忌的疾驰奔走。突然在一片灌木丛中射来几十到黑影,还听得到破开空气的啾啾声和隐约的嘶嘶之声。走在前面的那一位黒衫老者首当其冲,他面露狰狞之色,双手伸展开来,他面前顿时聚集了一个硕大的水球,这水球中热浪翻滚,竟然好似烧开了一般,那些急射而来的黑影里传来一声声急嘶,,纷纷扭动身子像要避开这滚烫的水球,但已然来不及了。那水球在老者的手印下忽地变成一张大袋子,将全部的黑影罩了进去。顿时水球中显出一条条腾蛇的原型,每一条都是皮开肉绽,落在地上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见到这些腾蛇的惨样,那老者脸上的狰狞之色才稍缓。旁边两个中年人里的一个道:“这些讨人烦腾蛇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冒犯爹爹的虎威,再来几百条也照样要死在爹爹的手···”

    “闭嘴!”那老者听了这人的恭维却不乐反怒,“你真没用的东西还是找找自己做的记号先吧!”老者吃人的语气让那中年人的神色一顿。

    这是旁边另一个中年人劝说道:“爹爹,既然已经来了,我们还是慢慢找吧。虽然这几日云梦泽人多,将弟弟的标记弄乱了,但凭着我们俩的记忆仔细找还是能找到的。”这人说着仍在雾气之中四处寻望着。

    老人听了也不再多说。冷哼一声继续往前找了过去。后面挨训的那个中年人连忙跟了过去。

    寒光一闪,一刀将两条偷袭的腾蛇斩成两截还刀入鞘,看了看四周,没见到一株水中花,易天行也有些不耐烦了。看了看身后樊纲用丝绸布袋背着的那半布袋水中花,皱了皱眉头,,撑杆往前一探又开起路来。

    高通一直在后面注意易天行的神情脸色,见此不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周兄,没想到此次收获居然这么难,想必是我们来得晚了,好找的水中花早已经让别人拿了去。”

    易天行头都没回,这话一路上高通说了几遍了,他听了冷笑不已,回了一句“时间不多了,快一点走。”话里透着寒气。

    高通更尴尬了,在后面顿了顿,和郝成,樊纲交换了个眼神,说道:“周兄不必生气,要是这次采药不足一袋,就全属周兄的,怎样?”原来虽然水中花没碰到多少,龙鳄与腾蛇却遇到了不少,叫几人真真切切的见到了易天行的本事,恐怕杀死自己等人是轻而易举的事,见他生气,都不禁有些害怕起来。之前利用易天行的小心思再也不敢有了。

    “休在聒噪!”易天行听他们说的好像自己在欺负人一样,不禁烦躁起来,心里又担心安平的安慰,所以呵斥了一句。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周兄,等等!”走在最后的郝成突然大声道。

    “什么事?”易天行回头皱眉道。高通和樊纲也回过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郝成。

    “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标记。你们来看!”郝成指着旁边的灌木丛道。易天行,高通和樊纲都不禁围了过来,向郝成所指的地方看去。

    “你们看这三根茅草被搅在一起,在同一个地方折断指向那个方向。”郝成一指东北方又道“而且刚才一路走来我无意间都注意到了三个这种标记!”郝成说着眼睛放亮,脸上也是红光闪现,兴奋异常的样子。易天行看不出来有演戏的成分。

    正在易天行思索间,高通也兴奋的道:“是,一定是,一定是谁找到了什么好东西,但有一是带不走或是带不完,所以留下记号方便回来再找!”高通一脸贪婪的样子,眼光涣散好像想到了什么美梦似的。

    说着,他也不躲在易天行后面了。拔腿朝着那断草所指的方向走去,后面几个人连忙跟上,易天行走在了最后,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绿芒。“这几人本事低微,胆小怕事,却又如此贪婪,说不定就要撞上什么祸事,我还是离他们远点。免得被牵累。”心里想着他又落后了几步。

    果然被郝成言中了,走了几十步他们又发现了同样的三根断草,还是指向东北方,三人顿时激动无比,好像忘记了这云梦泽的凶险似的不停的向前寻找,易天行也不说他们,只顾在后面跟着。也不知是三人好运,还是他们走的这条路别人走过的原因,一路穿过层层大雾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龙鳄鱼腾蛇的袭击。尽管如此,易天行却一直警戒的观察四周。周围的环境开始诡异起来,干地越来越多,沼泽几乎消失不见,地面的植物也越来越少,甚至是泥土里出现了沙子,平坦的地形开始拔高。易天行慢慢皱起了眉头,更加小心起来。再好的宝贝,没了性命也没用。

    一路找来前方出现了一座低矮的环形丘陵,高通三人十几步就登了上去,登上的一刹那,三人好像被电击了似的,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易天行在后面看着奇怪,连忙一下子蹿了上去。顿时,他也呆了!

    入眼的地方没有了白色的水雾,而是淡青色的一片云烟,充满了整个山坳,淡青色里好像有无数的白色蝴蝶停驻,被不知哪里来的风向外吹荡,好像要翩翩起舞,摇荡起满溢山坳的香气。易天行心中一阵恍惚,这哪里是什么白蝴蝶,分明是长满了整个山坳的水中花!

    “天啊,我们,我们发了。”高通转过身来看着身后几人喃喃道,好像说梦话似的,接着就好像突然醒过来,双手往上高高扬起,大吼道:“我们发了!我们发了!我们发了——”他正发狂般的大喊,却一下子被易天行捂住了嘴巴,声音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戛然而止。回过神来也要大喊的郝成与樊纲如梦初醒般,全身绷紧,紧张的看着易天行。

    “你疯了,想把附近所有人都叫过来吗!”易天行眼中杀机闪烁的呵斥道。说

    完松开了捂住高通嘴巴的手,定定的看向几人。高通三人这才回过魂来,想起刚才自己的表现,都不禁脸红耳赤,但好在倒是老江湖了,不过几息的功夫就调整好了心态。

    见着三人调整好了状态,易天行这才说:“这地方既然是别人已经发现了的,想必是出去搬援兵去了,今天说不定就会来到,人肯定不少,我们要是碰到了不一定能敌得过。我们还是赶紧摘取这些水中花先!”见他说的严肃,话里透着杀气,

    也说的有道理,三人都是一凛,点头称是。当下分开来向山坳里走下去。走下去一看,易天行不禁又是一愣。只见这些水中花都长在一片淡青色的水中,这谁也不深,看起来只有一拳高。连接着充满整个山坳的淡青色烟云,刚才他们尽然没有发现。想了想,易天行与高通三人打了个招呼,放下了小木船,踩在上面,用撑竿探了探水下的泥,不太深,应该不及腰,易天行心下定了定,破开层层的水中花往山坳中间划去。至于这空中飘荡的淡青色烟云,易天行并不防备,之前第一次摘取水中花的时候,这是水中花的花粉,并无毒害,反而有益。

    往里走是几十步的距离,淡青色的烟云却突然变淡了,又往里花了几十步的距离,易天行眯起了眼睛,迷惑的看前方,以易天行的估计,那处因该就是这山坳的中央了。但那里却没有一丝淡青色的花粉,反而又变成了淡淡的白色,这白色并不浓重,有些微微的透明的样子,却好像隔开了许多个空间,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究竟。更奇怪的是,那白色下面隐隐露出的三四十步的方圆居然都是看起来干硬的黄土地,竟像一片隆起水面的小岛。易天行将木船划到了小岛边,这时,他终于看清楚那一片朦胧的微微透明的白色里面究竟是什么了。

    ~~~~~~~~~~~~~~~~~~~~~~~~~~~~~~~

    ps:朋友们,有票您就投一些吧,推荐一下。还有免费的收藏也送一些吧。您的点击与推荐就是我的动力,您的收藏就是对于我的鼓励。

    小鱼儿敬上,不胜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