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凶猛大宗师!
    被金光刺的闭眼的吕空只听得一声巨响,再睁开眼,青衫人已经朝梦里花电射而去。那边吕辰已被两条腾蛇咬住,要撕扯开来;吕星也是口流鲜血的在勉强支撑。他连忙跟了过去,却没机会阻止青衫人摘取梦里花,而是急急的与那几条与两个儿子绞杀的腾蛇斗了起来。青衫人一把朝梦里花抓去!

    “哈哈哈!梦里花!天级阴阳师都羡慕的天材地宝啊!”青衫人几番失手却终于摘下了梦里花,不禁有些得意忘形。冷不防又是一条腾蛇甩来一下子缠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脸迅速充血,他身前金盘飞转想要将脖子上的腾蛇割断,旁边却突然蹿出了一个人影,一把向他手里的梦里花抓来,青衫人一急飞转的金盘直接朝那人的肩膀飞旋而去。顿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却是那吕辰被割掉了小半边身子,鲜血横喷!

    “辰儿!”吕空见状顿时双目滴血,嘴角都叫的裂开,手中水鞭一拧绞断了一条腾蛇,就疯魔般朝青衫人撞去,一路热浪滔天。青衫人身前的金盘飞旋着回来,刚将脖子上的腾蛇割断,却见吕空如此吓人的样子,连忙将金盘朝他印了过去。正好一下子与那飞扑而来的吕空撞了个正着。

    哐!

    金光与水雨四溅中,传来一声轰天裂地的巨响,六阳金盘消散不见,吕空则被撞飞回去,口中鲜血横流不止。青衫人虽然脸上一阵青白交替,见此却是心中大喜,若不是这老儿心疼儿子丧失神志,他如何能中伤他。当下他脸上浮现一抹狞笑,踏步朝吕空走了过去。手中却是一道闪烁的黄色光刃,要一刀结果了眼前的老儿。

    却没料到那纠缠吕星的腾蛇竟然放了吕星齐齐朝他抽来,吕星与老者那条水蟒也匆忙迎上,想要联手对抗他。

    “哈哈,尽管来吧,都不过是土鸡瓦狗!”青衫人手中的光刃迅速放大朝前飞砍过去,眼角却一跳,余光中小岛边冲来一个人影,脚踩着诡异的步伐,隔着老远就一拳轰向他的心。这人是谁

    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顿时觉得毫无防备的后心好像被一记大锤击中,他整个人都被打的向前飞扑,一口鲜血在胸中梗了一会儿,还是噗的喷了出来。那边吕星见状凝满双手的水雾就要将青衫人手中的梦里花夺下。

    青衫人心中早已将这梦里花视作他的囊中之物,如此珍贵的天材地宝,已经拿在了手中,又如何能容忍别人在从他手中夺去!当下眼珠被贪欲染的赤红,双目圆瞪,一咬牙,竟然不顾后面的偷袭者,而是手上裹起了一汪黄光,朝过来的吕星一拳轰了过去。

    感觉到青衫人拳头上强烈的阴阳二气波动,匆忙袭至的吕星明智的将双掌交叉挡在了胸前。但拳掌交击之际还是被那暴烈的灼热之气冲飞了,人在空中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眼迷糊中却瞧见那青衫人身后亮起了一道白光,摔在地上时一声闷哼,便听见那边传来了一声惨烈之极的嚎叫。他忙抬头看去,顿时不禁斯的一阵抽气。

    只见之前凶焰滔滔的青衫人此刻滚出了原地几丈远,头发披散,口流鲜血,衣衫破烂,右手正死死的掐着之前拿着梦里花的左手手腕凄惨的哀嚎,那手腕上光秃秃血淋淋的一片,左手与左手里的梦里花已经不翼而飞!而那之前青衫人所站得地方此刻正站着一个满身污泥的怪人,右手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刀,左手里却正是一只紧握着梦里花的断手。在吕星看过来时那怪人正好将那断手往嘴里送,在他目瞪口呆之中,一口将那朵沾着点点鲜血水光盈溢如梦似幻的花朵吃下,嚼了几下就吞入肚中。至于那断手,则被他随手扔到蒙蒙浓浓的淡青色烟云里去了。

    “我的梦里花!”吕星身后身受重伤的吕空一脸焦急的大喝,脸上血气翻涌,竟是急怒攻心又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双眼眼白一翻就要倒下去,吕星见了连忙过去扶住,拍了拍吕空的胸口,这才让吕空缓过气来。但哪知道他这刚喘口气胸中就是一阵涌动,一口鲜血混着肉末儿从嘴里吐了出来,惨白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淡金色,浮起了一层死气。他死死的揪住吕星的衣袖一字一顿的说:“星儿···爹爹恐怕不行了,你···一定要为你弟弟报···酬,还有···杀了吃了梦里花那贼子!”一句话冲喉咙里嘶吼出来,人立即一阵抽搐,头一偏,死掉了。只剩下吕星趴在那里放声哀嚎起来,声音凄惨无比。

    那边青衫人抬起头来,脸上冷汗直流,却用森冷无比的声音冲那泥污怪人道:“姓易的小子!还我的手来!”原来那吃掉梦里花的泥污怪人正是之前被炸入泥水中不见得易天行!此时青衫人被他斩断了左手,抢走了梦里花,心中已经是对他恨入了极点,满脑袋都是想将易天行食肉寝皮,三个暗黄色的光球被他昭了出来,围成一圈化作一个小小金盘的样子,翁的一声朝易天行飞了过来。

    这边易天行却好像见不到似的,站在那里不知躲避,只是身上的污泥下好像藏了一条条怪蟒,不停的扭动着,**的头发早就冲开束缚根根冲天而起,全身的骨硌渐渐响起一阵阵轰隆隆的嗡鸣,好似暴雨之前那滚滚的雷声。再配合着浑身扭动起来的怪蟒,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要随时炸开来一样。

    出现如此异状,却是因为之前易天行一口将梦里花吞入肚中后,脑子里如同响起雷般一下子炸了开来,随之全身的气血都沸腾了,就好像一锅烧开了的热水。但奇异的是脑子里那一炸后,不仅没让他大脑充血反而放出了一股股清凉的感觉,使他整个人的感觉变得无比清晰起来,就好像平时一直睡眠不足,而此时却是睡好之后一下子变得无比精神一样。

    当然这并不是最值得惊喜的,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他全身血液沸腾,气劲横飞,血管经脉都几乎被挤爆,但大脑却没受到什么影响。这意味着什么易天行十分的清楚。要知道,总是高手凝结金丹时最忌讳的就是,气血过猛控制不住,冲坏了经脉是小事,要是冲上了头脑,最低也是走火入魔变得神志不清,最可能的就是脆弱的脑袋受不了一下子爆开!之前地球谷中他就是气血冲头而差点走火入魔的。而此时易天行身体中呢,气血翻腾不休,却毫不影响大脑,这,不正是凝结金丹的绝佳时机吗!

    虽然体内气血暴动异常,但大脑清晰的易天行却清晰的看见了那飞撞而来的金盘,但他体内正处于凝结金丹的最佳时机,却不好乱动,可是眼见那金盘越来越近,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全身的气血一股脑的往丹田直冲而去,同时他整个人往金盘飞来的方向斜跨一步,隔着老远右手一拳轰出!

    顿时他拳头周围传出一股奇异的振动,周围的天地阴阳元气一下子涌动起来,好似炮弹击中了水面,一圈圈白色的波纹从他的拳头上生出后置往前冲去,带起一圈圈的白纹好似锥子般与那疯狂飞来的金盘撞到了一起。

    哄!

    随着两股强烈的天地阴阳元气相撞,金盘与无形锥头所带出的波纹纷纷紊乱消失,却又同时因相撞而产生了更大的波纹,一股不下于刚才吕空撞击六阳金盘的巨响也随之传来。猛烈的风裹着紊乱的阴阳二气荡漾开来,吹得吹得周围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尘土飞扬中易天行身上的污泥也被除掉了不少。

    那边痛哭的吕星也被这巨大的撞击波及到,抬头往这边看来,却正好见到青衫人的小金盘额被一轰而散的场景,眼中的哀痛也不禁一滞,心下骇然的朝那个满身泥污的身影看去,未曾想到他眼中投机取巧的贼子武者会有如此猛烈的秘技。这是真的吗?

    ~~~~~~~~~~~~~~~~~~~~~~~~~~~~~~~

    ps:正在火热更新中,请全力支持我,点击,推荐,收藏,请统统送上吧,小鱼儿一定要搅的大浪滔天!

    小鱼儿洒血敬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