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云消雾散
    噗!

    鲜血一下子溅了易天行满脸,却是他身下青衫人身上的护体阴阳之气已经断绝,再没有了点防护力,成了凡胎**,在易天行那洞金裂石的拳头下如豆腐般被一下子洞穿!可是易天行恍若未觉,仍旧一拳拳的打下去,拳头上沾满了血红的肉酱,身下的青衫人也早也血肉模糊。可怜堂堂一个地级阴阳师竟然连姓名都没来得及留下,就埋骨在了这怏怏大泽之中。

    “别打了!他已经死了!”

    突然易天行身后传来一声大吼,一下子将入了魔怔般的易天行惊醒过来,此时他才突然醒悟身后还有一个敌友未分的玄级阴阳师,刚刚正常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了,用一种充满杀机的眼神看着那个坐在老父尸首旁流泪的中年男子。

    “怎么?你连我也想杀吗!”吕星用一种惨淡淡的眼神看着一脸戒备的易天行,诘问的语气同样惨然,易天行不仅被他问得一愣,但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虽说他现在并不害怕一个玄级阴阳师,但也不能大意,否则必会重蹈青衫人的覆辙。

    “呵呵···!”吕星坐在那里突然笑起来,却又好像嗓子里装满了泪水,喑哑无比,凄惨非常,“你杀了我也好!我父亲临终前仍旧念念不忘你吃了他的梦里花,叫我杀了那青衫人为他与弟弟报酬之后,再去取你性命。却没想到转眼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何谈遵守他的遗命!痴人啊,痴人!冤孽啊,冤孽!”说完严重的惨然全部消失不见,全成了一股凌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易天行,大吼道:“你来呀!你来杀了我吧!正好让我们一家人到九泉之下团聚!来啊!”

    吕星的这一番话慷慨激昂,充满了一种无畏死亡的决绝之气,将易天行身上的杀意,嗜血冲淡了许多,整个人的思考又正常起来。想到刚才他在杀死青衫人之后的那种魔怔状态,不禁心里一阵后怕,若不是这中年男子叫醒了自己,恐怕自己会变成一个只知道杀生的魔头了。这恐怕都是今日凝结金丹所造成的影响,这还是在梦里花的药力护住了脑部的情况下,要是没要梦里花这种奇药,自己恐怕还真不好凝结金丹啊!说到底,这一切都还是与眼前的吕星一家有关。

    想到这里,易天行看着吕星的双眼慢慢平和下来,绿莹莹的光连同杀机消失不见,他扫了眼四周,发现整个小岛已是狼藉一片,远处被砍掉半个肩膀的死者大概就是这人的弟弟,青衫人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胸口膻中穴处有一个血肉模糊的拳头大小的洞,地面上还有几节断了的手臂粗的腾蛇,易天行记起来那九头的腾蛇似乎还没死,不禁向吕星问道:“那就头腾蛇呢?”声音嘶哑无比,之前战斗时没觉察,此时才觉得浑身酸痛,嗓子也坏了。看来这一战自己胜得当真不容易。

    吕星见易天行不仅没有杀他,反而满身杀气尽去,此刻还问他九头蛇的下落,不禁心中愕然。他之前见这人偷袭青衫人,吃了梦里花突破修为后将青衫人杀死,还虐待他的尸体,以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见他杀机腾腾的看着自己以为必死无疑,念叨今日全家遭难之后就准备慷慨赴死,却没想到瞬间对方就转变了气质。但此时心中悲呛,却也不想想那么多事,只是平静下来回答了易天行的问题。

    “你将那梦里花吃了之后,重伤的九头蛇就消失不见了,想来已是梦里花已经被你吃掉,二是它自觉自身重伤不是你的对手,留在此处恐要丢了性命,就趁你与那青衫人激斗时遁走了。”

    “九头蛇?”易天行不禁反问道。

    “九头蛇,是沼泽中一种接近地级阴阳师的异兽。”吕星看着易天行眼中奇怪的神色一闪而过。

    易天行听了不禁轻嘶一声,现在他能活着还真有不少是靠着运气,当初要是那青衫人晚一会儿来,被梦里花迷惑的自己估计就要被那九头蛇偷袭杀死了;而眼前这一家三个要是晚来一回,自己说不定也要被得到梦里花后的青衫人找出杀死。还真是惊险。想到了这些他对吕星一家不禁又有些感谢与歉意,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吕星一家的遭遇他也是毫无办法。

    易天行见仍在那里抱着父亲尸体哀泣的中年男子,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在地上拾起一根丈许长的腾蛇尸身,往那淡青色的云烟中走去了,一路上随手摘了些水中花,在将之前藏在水中的皮囊取出,朝那两个慢慢往外退去的黑影走去。心中轻松下来,不禁莞尔一笑。

    这之前的战斗说起来好像很长时间,其实过得并不是太久,那隐藏在淡青色云烟里的樊纲与郝成竟然都没有及时走去,不知道是吓呆了,还是被一连串的变故多拖住忘记了走掉。而此时出乎易天行意料的是,那两个黑影见易天行走来,竟然突然想外面跑起来,弄得他一阵迷糊,又有些恼怒。不禁喝道:“站住!”

    他这一生呵斥,声音虽然不很大,却教樊纲与郝成一下子听了下来,易天行几步追了上来,问道:“你们两个跑什么?”

    两人听了易天行的话却唯唯诺诺说不出些什么,但见易天行的眼神不善起来,郝成立即大声道:“我们,我们怕死啊!”

    易天行听了突然笑起来,这一笑却把两个人下的不轻,要知道从他们认识易天行几个月来,还从没有见他在安平以外的人面前笑过,正当他们准备跪下来求情的时候,易天行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怕死?我又不会杀你们,怕什么死?”他又看看两人手装的满满的两丝袋水中花,轻快得道:“看你们之前也收获不小,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说完,当先走出了那淡青色的烟云,一头扎进那越来越浓的白雾中。郝成与樊纲相互对视一眼都不禁松了一口气,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人影很快就没入了云雾中。

    三人一路无话,有易天行这个大宗师开道,很快就出了云梦泽。在山野间的那家大客栈去了炎龙角马,坐上去,就向着海州城的方向一路奔去。坐在马上,易天行不禁回头看向身后白蒙蒙一片的云梦泽,只觉得那里的云雾奇怪的越来越淡了。可是他心里知道,并不是那云雾真的淡了,只是看的人心情不同而已。还是加紧时间赶往海州城吧,也不知安平现在怎么样,希望还安好吧。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哼,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定要将海州闹得天翻地覆!

    驾!···

    尘土一路扬起。马蹄声远去。

    ~~~~~~~~~~~~~~~~~~~~~~~~~~~~~~~ps:求推荐,收藏,点击。十一以后小鱼儿就要申请签约了,如果成功,一定以每天一更的新速度来回报大家,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