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易天行的疑惑
    易天行并不知道自己无缘无故就找来了一个大宗师级的敌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域外草原一路上闯出了一个“乌车客”的名号,向来不喜欢张扬的他只是想带着安平尽快赶到北部湾,尽快的找到七彩凝心珠治好安平的病而已。

    现在易天行正安稳的盘膝坐在车厢内,与从海州刚出来的时候相比,此时的他身上所增加的不仅是沉稳,还有一种如山般威严的气度,以及一种无时不在增强的强大的气势所形成的气场。凡此种种出现在一个仅仅二十几岁的青年身上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过,这个奇迹确实出现了。李继,这个曾经海州最好的御手,此时此刻也为能为这样的强者驾车而自豪。

    “东家,再往前走就出了域外草原了,这里都能看见那里群山的影子了。到了那里就算到了西域,那里的风情与中天帝国可是截然不同啊,东家可要带着安平小姐好好欣赏。”李继的驾车水准实在是高,一个人驾着一辆马车,还有时间遥望远方,并和易天行说话。

    “估计多久能出草原?”易天行仍旧是关心时间的问题。虽然说着一路上还算顺利,走了四个多月就到了草原边界,但易天行还是希望尽快赶到北部湾。那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七彩凝心珠,治好安平的病才有抱证。

    坐在那里看书的安平似乎看出了易天行对她的关心,抬起头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易天行,说道:“天行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们一定能按时到达北部湾的。”甜甜的声音好像春阳化雪,叫易天行的心中一阵温暖。如今,安平已经快十一岁了,出落成一个小小的美人儿,易天行觉得这个妹妹般的小女孩简直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

    “东家,望山跑死马。远着呢,起码还要走三天。”李继笑着回答易天行的问题。

    “出了草原到附近最近的城市有要多久?”虽说这辆马车十分宽敞,但是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走了几个月,即使易天行这个大宗师无所谓,可安平却已经一脸疲惫的神色了,这个人看起来都比以前瘦了些。

    “出了草原,最近的城市当然要数赤车城,也不太远,再走个三四天就到了。”

    “那好,路上不要耽搁,赶快些,我们到赤车城休息。”易天行淡淡的吩咐道。

    “好咧!”李继高高的答应了一声。马鞭扬起,啪啪的空响远远的传开了,大片大片的绿色被抛在到了马车的后面。

    就在易天行他们走后的第三天夜里,三匹罕见的鳞蹄马带着一个如山般的汉子狂风般的卷到了这片草原。那汉子寻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部落,拉住缰绳,三匹强壮的鳞蹄马高高的扬起前蹄,齐齐的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如山石崩裂般的巨响。部落辕门前的扬起一人多高的灰尘。圈里的牛羊马纷纷惊起,不安的走动和叫唤,牧羊犬则疯狂的叫着,但望着那露出一排排尖利牙齿的鳞蹄马都是踟蹰不前。一个个帐篷都亮起了灯光,不一会儿会儿四五十个拿着弯刀的强壮的部落战士乌拉拉的冲了出来。

    “凶残的马贼深夜来到了我们巴达部,要抢了我们的牛羊,占了我们的女人,战士们都赶紧出来死战罢!”一个洪亮无比的老者声音在帐篷前响起,更多的牧民涌了出来。当先的几十个凶悍的战士看见了那骑在鳞蹄马上的汉子,严重都亮起了贪婪的目光,毫不迟疑的会晤这么到冲了上来。这几十个战士伸手都很不错,纷纷跃起明晃晃的一片刀光将马上的汉子一下子笼罩了进去,但转眼间就传来噗噗的声音,几十个战士竟然都如破布般飞了出去,却是被那马上的汉子一个扫腿,全部踢了回去。乌拉拉的牧民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边鳞蹄马上汉子仍旧稳稳的坐着,看着营地里的动静脸上神色一点都没变,骑在马上看了几眼才说了话。

    “我是草原的天空勇士,蒙武部的成吉,不是马贼,叫你们的部落首领出来说话!”刚猛爆裂的声音飘荡在营地的上空就好象一个人在密闭的山洞中高喊一样。清晰的传入每个牧民的耳中,震得他们的耳朵生疼。

    这时,牧民的眼中都充满了尊敬与畏惧,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走了出来,弯腰恭敬的道:“尊敬的天空勇士,我就是巴达部的首领,您深夜到这里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呢?”

    “前几天是不是有一辆乌青色的马车经过这里?”这马上的汉子正是寻找乌车客的成吉。他出部落时带了三匹鳞蹄马,日夜不断的追查寻找,一个多月后终于赶到了这里。

    “是的,尊敬的天空勇士。三天前是有一辆乌青色的马车从这里飞奔过去,是朝着赤车城的方向去了。”巴达部路首领老实的答道。

    “巴达部的战士不错!”成吉在马上大声的赞了一句,人就掉转马头,轰隆隆的向着夜色深处奔去了。只留下还在呆愣中的巴达族人。

    经过六天的跋涉,易天行终于来到了赤车城。赤车城那奇怪的圆顶式建筑很是让易天行与安平赞叹了一番,但是在城内走了没多久,易天行与李继就感到一种不寻常的紧张气氛。易天行透过马车的纱窗看见好多行走在路边的武者,法师,甚至还有几十个各种服饰的阴阳师。其中的很多人见了易天行这辆马车,都用戒备的眼神看了几眼。奇怪紧张的氛围不禁让易天行眼睛一眯。

    “李继,这赤车城平时也这么多武者与阴阳师吗?”易天行从车厢内沉声问道。

    “没有。赤车城只算得上是一个中等城市,那能有这么多武者,阴阳师更是少见的很。只是现在不知为何多了这么多。”李继显然也在为赤车城的紧张气氛而暗自思索,但并没有想到什么。

    易天行听了李继的话,心中一阵警备。“难道是那青衫人的死讯早已传回了六阳山,他们又派人来抓我了?”易天行向着有望车窗外看了几眼,发现这街上武者中大多是些武师级的人物,却也有些宗师模样的在带队;而那阴阳师中多是些黄色衣服的,红色衣服的只是几个人,都带着一群法师。“可是为么他们只派来一些庸手,难道想凭借人数难住我吗?又或许是我想错了?”易天行心里想不通,摇了摇头决定了见机行事,反正已经入城了。

    “李继,找个客栈歇下来吧。”

    “好咧东家。”

    ······

    “只剩下一个下等院落了吗?”易天行皱着眉头想眼前这个干瘦的老女人问道。

    “是呀,今天上还有几个上等的院落,客房也有几间,上午就快都租出去了。你要是来晚点,说不定这个下等院落都没了。”这个老板说话带着一股酸臭味,熏得易天行直闭气。但想了想先前找了几个客栈都已经爆满,易天行不得不下决定了。

    从怀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了这个老女人,说道:“这时定金,带人让我们去那个院子吧。”

    但还未等那老女人搭话。外面就传来一声大喝:“慢着,这间院子我们要了!”

    ~~~~~~~~~~~~~~~~~~~~~~~~~~~~~~~ps:支持我,用您的推荐,收藏,点击。小鱼儿拜谢!让我们一同强大起来吧!奋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