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麻烦?
    “嗯?”易天行不禁眼中寒光一闪,浑身上下弥漫出一股煞气。几个月来李继与易天行早已熟悉,感到了易天行气势的变化,不禁有些同情的往刚进入客栈里的那几个人望去。

    只见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绿色锦衣的魁梧大汉,背着一柄大铁鞭;身后则跟着七个身穿黄色锦衣的壮年汉子,腰间配着各式兵器,锤斧刀钩叉梭镖短枪,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此刻他们正一脸凶光的看着易天行一行,好像只要易天行敢说出半个不字,他们便要马上动手似的。不过李继却是真的不担心了,域外草原那么多武者,就没一个能拦得住他们的,李继甚至觉得易天行已经是武者中的第一了。

    易天行还没说话,那个老女人却不知趣的说话了。

    “客官,你这定金还给你,您还是让给他们吧,他们是奇门八煞,这一代最有凶名的强盗!没想到今天也来城里了,我们这小店可不敢得罪他。”那个老女人说着,把那张银票带着酸臭味一把塞向易天行的手里。

    “慢着!”易天行阻住了那老女人递来银票的手,转身看向那奇门八煞,淡淡的道:“趁我心情好,你们赶紧滚吧。”

    “他说什么?”

    “让我们滚?!”

    “没听错吧?!”

    “他算哪根鸟!”

    “老大!咱们把这小子拖出去撕了!”

    那大胡子的老大还算沉着,但也是满脸的凶光,拿下身后那根达到他肩膀的拳头粗的铁鞭,往地上一立,那七个黄衣汉子的叫嚣声立即被一声“碰”的巨响给止住了。那绿衣汉子昂着头,眯着眼盯着易天行,大声叫道:“兀那小子,咱家今天心情也好,不欺负你。咱们到外面比试一场,你要是能胜得了咱家手中这柄铁鞭,我就饶了你!”

    易天行听了一楞,他本以为自己出言挑衅,这看着粗鲁的汉子会立即冲上来让他打出去,谁知他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不过易天行并不在意,看了一眼李继,示意他看好安平,就大踏步的走出了客栈,经过那几个汉子身边的时候,扬声了一句,“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打就打吧!”

    此时正是下午人最多的时候,这几天赤车城人更是特别的多。街道不算太宽,那八个汉子跟着易天行呼拉拉的出来后立即将路面占去了一半,也不知道是谁扬声叫了一句,“快来看呀,奇门八煞和人比武了!”周围那些看似无所事事的行人立即围了上来。那七个黄衣汉子的了绿衣汉子的吩咐,驱赶着那些人,又围了一个大圈将绿衣汉子和易天行围在了里面。

    “谁呀?居然惹到了奇门八煞!这下惨了。”这明显是知道情况的本地人。

    “奇门八煞很厉害吗?”这明显是好奇的外来人。

    “厉害!当然厉害!”

    “兄弟八个都是宗师级高手!那老大都快成为大宗师了!”人群里议论纷纷。

    人们的议论当然也落入到绿衣汉子和易天行的耳中,不过两人显然没有太在意。易天行是毫无所谓,绿衣汉子则是全神备战。他为什么没趁着兄弟们的意上去群殴易天行?因为他不是傻瓜。今天进城明显感到了城里的气氛紧张,多出了好多外来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更让看不出深浅,但如此年龄,总归不会超出他太远吧!正好比试一场,磨砺他的武功。

    “你抽出腰间的刀吧,要是比试起来你就没机会了!”绿衣汉子看着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的易天行道。

    “不用了。”

    清淡淡的三个字立即让绿衣汉子心中暴怒,即使再好的脾气也要发火了,何况他的脾气本就暴躁呢。双手抡起铁鞭,在空气中划出了一圈涟漪,一个踏步,闪电般朝易天行的脖子砸去。铁鞭周围的空气都隐隐带上了红色,发出呜呜的鬼哭声,声势十分骇人。飓风搅动,周围的人都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但是这声势浩大的一记鞭击就好象夜空中一场繁华的烟花般,光色声势在到达易天行脖子的那一刻达到了,甚至是挥鞭者自己都迷醉在里面了。但这一切都在到达的时候诡异的烟消云散,毫无踪影了。只留下一双白净的手,在易天行的脖子旁静静的抓住了铁鞭。

    “去吧!”易天行开口道。抓着铁鞭的手就那么随意的往那绿衣汉子那边一送,却让绿衣汉子自己抱着铁鞭一下子倒飞进了人群里。易天行看也不看一眼,就要回到客栈里,谁知那七个不明就里的黄衣汉子却是一股脑的冲上了来伸手朝易天行抓去。

    外人只看到易天行突然小了一号,接着就猛的放大了,几乎是瞬间,七个宗师级的高手就被打到了。

    易天行冷哼了一声,抬步走入客栈里。那七个汉子纷纷站起揉了揉胸口,觉得没事但丢了大人的他们没想那么多,抽出兵器就要往里冲。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喝,止住了他们。

    “别进去!”

    却是撞进人群的绿衣汉子拖着铁鞭出来了,举起手中的铁鞭道“我手中的铁鞭被废了,”旁边的人往他的铁鞭上望去,果然见到那铁鞭上有一个清晰的手印,其他地方斑斑驳驳好似被乱刀刮过似的。“那人是会罡气的大宗师,我们惹不起。赶紧走吧!”说完,拉着七个兄弟进入人群灰溜溜的走掉了。

    “诶,这个大宗师我知道是谁了!”一个人突然高叫道。

    “谁啊,我们都没见过你怎么知道?”

    “是草原上来的乌车客!我看到他从那辆乌青色的马车里下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易天行一身白衣的在院子里练功。脚下迈着奇怪的步伐,浑身上下也在以一种奇怪的规律颤动,时而出拳,时而出掌,时而抬头,时而弯腰。阳光照射过来,就好象进了一个玻璃杂烩一样,反射出各种凌乱的光彩,美丽而奇怪的很。不过这一切安平并没有看,而是在那里用心的读书,倒不是他心思专一,而是看了好多天,早没有最开始的新奇了。

    读着读着,安平看了眼在练功的易天行,又看了看刚刚升起没多久的太阳,可爱的抿了抿了嘴,就要收回目光。可是当他眼光滤过院落花丛的一个角落时却是突然一亮。脸上绽放出兴奋灿烂的笑容,安平放下了书,站起来轻轻的往哪个角落走去,易天行正在专心的练功,倒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天行哥哥,这个小白兔好漂亮啊!可是,它好像生病了。”

    正沉浸在自己的武学天地里的易天行突然被安平的声音惊觉,双手抱腹收了功,朝安平看了去。只见安平正站在花丛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兔子。但这兔子好似嫣嫣的生了病似的。易天行不禁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是安平从花丛里抓到的吗?”易天行问了一句从安平的怀里接过了小白兔,“让哥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说着,易天行仔细的翻看着白兔的全身,但当看到那白兔长长的髭须,和蹼下隐藏的尖锐的利爪时,差点忍不住松了手。

    “天行哥哥小心点。”安平见易天行突然间好像抓不住那白兔似的,不禁伸手想抱回来。

    易天行见了忙叫了一声“小心!”止住了安平伸过来的手,奇怪的看着安平道:“这真是你从花丛里抓到的?”

    “嗯。”安平乖乖的点了点头。

    “这不是小白兔,这是异兽紫须龙猫!”

    ~~~~~~~~~~~~~~~~~~~~~~~~~~~~~~~

    ps:不说多了,还请支持我吧。点击,收藏,推荐。不想多说了,行动!!!既然今天还有机会,那就再更一章。明天开始请假了,抱歉,六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