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一波又起
    ps:星期六,再更一章,想买电脑了,现在的速度实在是慢的可以,我自己都承受不了。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坚定的支持我,求点击,收藏,推荐。小鱼儿拜谢!!!~~~~~~~~~~~~~~~~~~~~~~~~~~~~~~~~~~~~~~~~~~~~~~~~~~~这一拳看似朴实无华,其实势大力沉。拳头周围的空气如水的般的被打穿了,嘭的的一声好像重物突然从高空坠下,眨眼间就来到了易天行的眼前。易天行并没有躲闪,不是这成吉的攻击力度不够,也不是他反应慢闪不开,而是他要以一个碰硬的实力,将成吉漂亮的打败,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只见易天行右手突兀的从胸前推出,一把抓住了成吉粗粗的手腕。两人的手上都是青筋缭绕,好似就缠在一起的青色蟒蛇,相互搭住的瞬间,空气都被挤压的爆掉,发出空的一声炸响。只是瞬间两人就打在了一起,周围的空气瞬间就炸开了,阴阳二气被搅得的紊乱,空气中的水纹一圈圈炸开,院子的地面也裂处一条条裂缝。尘土飞扬,炮声隆隆!

    按理来说,易天行与成吉本不应该打得如此难解难分。以易天行大宗师中期的修为,只要放出罡气,即使不能凝成护体罡罩,纵然成吉在皮糙肉厚,天生**再强大,也只有被刮绞的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的份儿,甚至重伤残废丢掉性命。但是现在易天行并没有这么做,只是以自己同样强横的**与成吉来了个强强对抗!

    为什么?因为易天行不想收一个受了伤的小弟,尤其是在这个满城风云,山雨欲来的危急时刻。

    外人看来,场院中纠缠的两人中,易天行不过九尺有余,不到十尺;而成吉确是十一二尺高,彪悍之极。但战斗一开始后,成吉明显一直被易天行压着打,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成吉这个彪悍的大宗师徒有其表,华而不实似的。即好像一个装满败絮的大沙袋,每一次与易天行的拳拳相碰中,都被打的飞退,越来越狼狈起来。但两人打斗时所造成的恐怖场面,却提醒着围观者,这是确确实实的大宗师之间的战斗。

    成吉此时心中也是苦不堪言,他感觉的自己这个以力量在草原称雄的天空勇士,在与这个乌车客打斗的时候就好像青少年面对一个成人似的,处处吃亏。十几拳下来,他已经是浑身疼痛,骨头都被震得好似散了架似的。果然拳头上一阵剧痛,接着成吉就感到自己的手腕好似被巨蟒缠住,接着肋下就好像被一头凶猛的异兽突然撞上似的,整个人一下子飞抛了起来,瞬间又被一股巨力拉下,撞在了地面上。

    空——!

    周围的人只是隐约的看到那飞扬的尘土中成吉巨大的黑影被抛起,又被一只手一下子拽住砸到地面上,发出一声山崩般的巨响,大量的灰尘立即四溅开来,周围的人被溅得纷纷后退。尘土散尽后,众人只见院中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大坑,易天行站在坑边,望向坑里,双拳上青筋缭绕,周围反射出各种颜色的光,好像拳头四周有无数透明的光刃似的。

    “咳咳···”一身狼狈的成吉咳嗽着从人形的大坑中坐起来,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易天行,犹疑的道:“你已经练出了罡气!?”

    易天行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道:“服了吗?”

    “服了,怎么不服?”,成吉慢慢的站起来瞪着眼睛嚷嚷道,“你会我师傅才会的罡气,和我比试时却没有伤我,而是让我力战而败,我服了!”接着他一下子单膝

    跪在地上,大声道:“主人在上,成吉愿成为你的奴仆。”

    “你真的答应了?不反悔?”易天行本以为还要费一番手脚,哪想到这成吉居然真的愿赌服输。

    “我师傅说过,我们草原的勇士,可以输了武功,却不可以输了信义!主人难道以为我成吉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吗?”也没等易天行的答应,成吉就梗着脖子站立起来,瞪着易天行一脸怒气的道。

    易天行心中不禁苦笑不得,但还是决定先收下成吉,留在身边以后再慢慢观察,或许真能成为一个好帮手。想到这儿,他开口打断成吉说:“好了,我相信你的信义。你赶紧跟着他去整理一下,我们过一会儿就走。”易天行一指旁边的李继对成吉说道。

    “现在就走?”李继与成吉不禁同时问道。

    “不要问那么多了,赶紧收拾吧。”易天行说着就转身去驱散院子前的人群,后面的成吉没想那么多,一瞪在旁边锁眉的李继,叫嚷道:“呆着干什么?快带我去洗澡!”说着用手一下子将立即推了老远。

    李继不禁苦笑,这那是奴仆啊,分明又是一祖宗。但别人大宗师的实力摆在那里,遵从吩咐了。接下来,易天行驱散了围观的人群,也没管他们的议论纷纷,只是回到安平的房里去,见安平和龙猫都没事,才放心。而后帮着李继则忙着整理东西,主要是他买回的一些用品,还有马车和成吉的三匹鳞脚马。

    收拾东西花费的时间并不多,不过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即搞定了。成吉骑着它那三匹鳞脚马在前面开道,李继则驾着马车在后面一路跟上。易天行和安平则稳稳的坐在车厢里。此时安平的旁边正放着一个黑色的铁箱,铁箱的六个面上都有几个指头大小的洞,安平正透过那洞往铁箱里面看,白色的毛茸茸的龙猫正蒲在里面。易天行怕龙猫逃走,问客栈要了一个装银钱的铁箱,在上面用手指按出了几十个洞,将龙猫关在了里面。

    安平的目光透进黑漆漆的铁箱里只瞧见一大堆白色的毛发,看得并不清楚全面。否则她一定会看到之前龙猫独自在房里上演的那诡异的一幕。翻腾不断的白雾,还有纠缠在白雾里,却又被一点点往外挤出的五彩丝线。

    此时赤车城却早已沸腾了。原来之前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抓到一只龙猫幼崽元家传出消息说,那只他们准备拍卖的龙猫,在昨天的夜里,丢了!

    很多人都不相信,认为是元家反悔不想卖龙猫了,但知道元家弱小保不住它,就想了这么个法子来掩人耳目;当然,也有好些人相信元家传出的消息,毕竟一大早上元家就派出了好些人出去寻找,而且之前元家花了大价钱,在法师工会购买了追踪奇药——五色迷神引。药头早就喂龙猫吃下,此刻元家一众宗师高手正在一个玄级阴阳师的带领下,拿着五色米神香满城的找呐。

    “这五色米神香只要在那吃了药头的龙猫三百步以内就会自燃,飘起五色烟雾直追过去。”一个宗师武者指着那边拿着一根黑香的阴阳师对身边的武师徒弟说。徒弟边听边想那边望去,只见那个朱红道袍的阴阳师当头,后面带着几百人,在街上一步步往前搜索,他不禁朝那根黑香望去,顿时眼睛一亮。

    “着了!师傅!那香着了!”

    宗师武者闻声不禁一震,连忙望去,只见那黑香上飘起一缕小指粗的彩色烟雾,直指三百步外城门出的街道,他目光一挪,就见那边一辆乌青色的马车正在转弯,要出城去。

    追踪的人群中传来一阵混乱的,轰隆隆的暴喝:“龙猫在那乌青色的马车里!别让它跑了!”瞬间,周围的行人都是一顿,好似被定身了似的,但却都看向那乌青色的马车,接着所有人都沸腾了,好似奔腾的洪水般,全部冲向那马车。

    “东家!我们被围住了!”李继见状惊恐的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