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战神兵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上周快到二十万字了,签约申请却没通过,怎么办?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火龙兽?”

    易天行听了微微眯起眼眼睛。火龙兽是西北特产的稀有可乘骑的异兽,欧阳迟的《阴阳大世界异兽图录》自然也有提到,易天行知道能骑上这种火龙兽的人绝不简单,况且这人是从赤车城的方向来,对那里的是也一定有所了解,如今仍旧敢追来想必是对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了。

    粗重无比的蹄声越来越近了,易天行握紧了腰间的宝刀。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马车没有停,仍旧以很快的速度一直往前走,但是怎么赶得上神行千里的火龙兽。

    一道火焰夹着白雪眨眼间掠过了易天行眼前的车窗,易天行微眯的眼睛赫然睁开,一抹精白带绿的神光从他的眼中一晃而过。

    “砰!”

    易天行稳坐车中,只听到车外一声巨响接着疾驰的马车在李继呵斥声中,猛然一顿,就被他高超的驾车技术兀的停了下来。

    “东家,这人用一把巨剑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车外传来李继略带喘息的禀报声,想来突然停下车来对他也很是个不小的负担。

    “哪里来的狂徒,拦住我家马车想要滋事吗?!”是成吉嗡嗡的声音,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挑衅意味,还有浓浓的战意。

    “交出龙猫。”声音很冷,易天行可以感觉到这个人比自己更冷酷。

    “你这厮,居然无视我天空勇士成吉的话,可恨!”成吉见那个冷酷男子居然无视了他的存在,顿时心中大怒,抽出背后的半轮弯月,一夹屁股下鳞脚马的马腹哇呀呀的朝西狂冲了过去。也幸亏他坐下的鳞脚马是异品,不然面对火龙兽也该如那几匹拉车的健马般吓得不敢动了。

    成吉老远就举起了手中的弯刀,但当他离那西狂还有一丈远时,就瞧见了那西狂手臂一震,握住之前斜插在路中的巨剑,由下到上犹如扇风般横拍了过来,狂风骤起,压力蔚然,但是成吉却没有一点退缩,冲杀当中人马合一,鳞脚马高高的扬起马蹄,一轮弯月也是高高升起,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决然劈下!

    “铛——!”

    呛然的金铁之声响起,接着易天行可以很清晰的听得见成吉用力下压的声音,但很显然以往他引以为傲的巨力这次同样也没有奏效。易天行本以为这人会与成吉僵持一会儿,却又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嗡鸣之声,与之同时响起的是金铁摩擦的滋滋的声音,到底什么情况?易天行一蹿冲出了马车。

    易天行往成吉与那白衣人交战的地方一望去,正好瞧见因用力过猛而脸色赤红的成吉突然脸色巨变,眼中闪过一抹骇然,整个人连带着坐下的鳞脚马就像一扇木板一样一下子被震倒了。

    轰的一声闷响带起了一圈灰尘,灰尘之中易天行却仍旧眼尖的看见那把骇人的巨剑仍旧兀自嗡鸣震颤,白衣人脸色冷漠,他坐下的火龙兽也扬了几下头颅似是对倒地的鳞脚马的不屑。

    “交出龙猫!不然,死!”门板般的巨剑直指倒地的成吉,一抹异样的白光从银灰色的剑身上一闪而过。

    “龙猫在我这里,放了他。”易天行下了马车,平静的对那白衣人说。不过他却握紧了手中的宝刀,今天这一战绝不可避免了。浑身微不可查得一震,周身立即如同起了一股飓风,罡气肆意,周围的空气被纷纷搅乱,阳光下又亮起色彩斑斓的光芒。

    白衣人见到这一幕,森冷的眼眸中亮起了一种异样的光芒,手中宝剑一转嗡鸣声剧烈了起来,开口道:“打败我,放你们走!”

    “废话!”

    易天行一声叱喝,脚下猛然炸起一团尘土,整个人已经从原地一冲而起直掠数丈之外的白衣西狂,人在半空中,一道白练似的刀光在色彩斑斓中高高扬起,同样是一记高空直劈,却比成吉人马合一使来的还要凶猛凌厉得多。

    下面的西狂脸上绷得更紧了,阳光下亮起一大片银灰色的光芒。在易天行那肆略开来的的罡气之下,冷傲如西狂也绝不敢托大,只见他先单手扬起巨剑抵住先刀光而来的罡气之后,整个人如游龙般直蹿而起一下子他在了火龙兽宽阔的背上,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剑柄朝着从空而降的易天行狠狠的拍去!

    “咣——!”

    刀剑相击犹如古钟长鸣,色彩斑斓的罡气中,银灰色的剑光与白晃晃的刀光交相辉映,犹如缴在一起的龙蛇。易天行可以清楚的看见身下白衣人的脸上一根根兀自跳动的青筋,很显然自己这一刀白衣人接的并不轻松。但紧接着他就看见白衣人浑身一震由双臂导入巨剑之中。易天行眼神一变,心中暗自凛然,又来了!

    果然,巨剑立即猛烈的嗡鸣起来,高速颤动的频率直让周围的空气都泛出了一大片细密的鱼纹状的涟漪。易天行手中的宝刀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一直传到易天行的身上,刹那间易天行脸色变了,宝刀顺着巨剑的边缘一蹭,整个人借力远远的飞退开了。刚一落地易天行就妄想了手中的宝刀,眼中神色不禁巨变!

    只见宝刀上刚才与巨剑接触的几个地方居然出现了几条微小的裂纹,曾未有过的痛惜的感觉袭上了易天行的心头,这把义父留给他的宝刀居然一战之下就损坏了,义父的遗物在他的手中损坏他如何不痛惜。他心中一叹,看来这把宝刀是不能再用了。

    抬眼望向那个双手持着巨剑的白衣男子,易天行居然对这个人产生了一股怒意,不禁咬牙冷笑道:“好一把巨剑呀!”

    见白衣人依旧冷漠的望着他不言语,易天行将宝刀交给了马车上的李继,示意他将宝刀放进车里,这才又看向白衣人,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光芒,双臂一震浑身的罡气猛烈的蹿动了起来,一股更加凶悍的气势猛然升起。

    “成吉,李继,带着马车退后!”

    话音未落,易天行的人影就一蹿来到了白衣人的身边,一拳向他坐下的火龙兽拍去,坐在火龙兽身上的白衣人不禁眼神一变,双手一摆,巨剑立即如盾牌般挡在了火龙兽的身前,哪料易天行不依不挠,收拳回身却就势整个人一矮一晃,一下子撞在了巨剑上。顿时白衣人就感觉到重心一下子乱了,,知道火龙兽要被易天行撞倒,连双脚在火龙兽背上一蹲,拖着巨剑就跃了出去。

    轰隆一声,巨大笨重的火龙兽倒地了,溅起好大的一片灰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