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天寒之体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

    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嗯?”

    易天行听到成吉的惊叫声的同时,眼角余光撇到了一道白光从门外直窜而进,恰如一道流光,穿破空气带着呜呜的声音直奔易天行手中的七彩凝心珠。

    “又是它!”

    纵然是眼角瞥到地只是一道白影,易天行却一下子就判断出那白影就是之前的搜天鼠,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但此时此刻纵然易天行心中怒急,却也不准备与它纠缠了。因此他猛然从做的地方站起,一抬手,周围的空气刹那间颤动,阴阳二气也纷纷紊乱,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立即印上了那飞来的搜天鼠。

    “砰!”

    空气中紊乱的阴阳二气瞬间因压缩而炸开,连着撞击发出了一声闷响,搜天鼠发出吱的一声尖叫,白色的小巧身影,瞬间被击飞出去。易天行却是望也不望,回头来一把将手中的七彩凝心珠塞进了安平的嘴中。

    下一刻立即听到了门外传来的一声厉喝。

    “大胆!”

    随着这一声妇人的声音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威压瞬间传来,好似被一双无形的举手压下,之前空气中的猛烈撞击还没毁坏完的家具瞬间全部散架,成吉猝不及防之下一声闷哼,直接被压得跪在地上,易天行也感到身体一沉,就要被压得跪下,却被他硬生生的止住了。但压力却显得更大了,身体发出吱吱的好似要散架的声音,胸口更是闷得像要炸开一样,硬抗的易天行只感到胸口一疼,一股腥气涌上,嘴角不由自主的留下了一丝鲜血。

    心神稳下的一瞬间,易天行就看向安平。却惊讶的发现此刻安平身上笼罩着一股朦胧的七彩光芒,那巨大的压力好似对她没有一点影响似的,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昏迷状态。更为古怪的事那朦胧的七彩光芒深处,即安平的身上,慢慢的向外浸透着一股凝如实质的雪白之色。

    刚看清楚安平的状况,易天行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阴阳二气又是猛的一阵剧烈的变化,只感觉阴寒冰冷了许多,借着就看到一个白衣妇人裹着一身青白色的光芒,直接从走廊的栏杆外飘然而进。刚进来时还满脸的怒容,目光在屋中一扫后却猛然绽放出两道闪动的青光,直勾勾的定在了安平的身上。

    “天寒之体!”

    “竟然是天寒之体!一化阴阳便是天级阴阳师的天寒之体!”白衣妇人口中惊叫之后,心中更是骇然。

    这白衣妇人自然就是追着搜天鼠进了悦来客栈的圣山七姑婆。之前追着搜天鼠出来时她便瞧出了搜天鼠有些狼狈的样子,只道是在哪里找到了有利害异兽守护的珍宝,哪想到就在近在咫尺的悦来客栈。想到小小的悦来客栈似乎没什么能对搜天鼠造成伤害的人,便由着搜天鼠抢先进去,却没想她不过是晚了几步进门,就听到了空气的闷爆声以及搜天鼠惨叫的声音,以及从楼上一间房里倒飞而出的惨样,当下心中就怒了,天级星阶阴阳师的气势猛然放出,巍巍然而庞大的压力瞬间将悦来客栈中绝大部分人都给压晕了。

    此时整个客栈还清醒着的人恐怕只有易天行,成吉,以及跟在七姑婆后面的素素了。七姑婆虽然愤怒,却远远没有失去理智,放出的压力自然避过了身后的素素。体中本命元丹一动,周围的天地阴阳之气瞬间被她掌控,裹着她飘进了搜天鼠倒飞而出的那间房。要看看什么人能将玄级日阶的搜天鼠打飞,却没想见到了房内那让她惊叫出声的一幕。

    以她几百年的岁数及天级阴阳师的见识,一进房自然闻到了七彩凝心珠的味道,同时也一眼就将安平的身体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至于一旁之前他想一掌拍死的两只蝼蚁,却是被她漏出心外了。当年欧阳迟看了安平的病情之后,虽然找出了治疗她体内寒毒的办法,并且还预料出只要服了七彩凝心珠安平就会拥有很高的修炼阴阳**的天赋。但是他却没料到,安平竟然能够变异成七姑婆口中的天寒之体。当然,这并不是说欧阳迟的本事不高,相反,说明他的本事真的非比常人,从未有过的例子,他竟然能料个**不离十,只差最后一步,确定安平会变异成天寒之体了。

    天寒之体,自然是特殊体质中的一种,就如同易天行的混沌之体一般,是一种于修炼有利的体质。具有这种体质的人称得上是真正的得天独厚,无与伦比。有天寒之体的人一旦修炼成阴阳师就是天级阴阳师,而且是阴属寒性的天级阴阳师。固然这个修炼过程有些艰难,但想想看,天寒之体的人只需要一个修炼成阴阳师的过程就能达到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目标,一些困难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要是有圣山这种超级阴阳师大宗门的帮助,那点困难肯本算不上困难。

    不过是例行的出门取药,就能在一个小镇遇到这种特殊的修炼体质,叫七姑婆如何不惊喜,猝然之下又如何不叫出来。这等天寒之体,即使在以阴属阴阳师为主的阴间也绝对是百年难遇的,何况是出现在阳间,简直是一间绝不可能的意外之喜。几乎忘了本来目的的七姑婆已经将安平当作了囊中之物。

    “什么?天寒之体!”

    从后面跟过来的素素显然也听到了,七姑婆没控制住的惊叫声,跑到安平的房门口的素素自然也嗅到了那股天寒之体的人所独具的气息。又说起来,素素她自己就是个特殊体质,是玄阴之体,不过她这等级的体质在圣山有十七八个,即使是与天寒之体媲美的天阴之体圣山现存的不过就是三个人,其中两个还只早已超越天级阴阳师的太爷辈了,只有一个是他讨厌的,被誉为圣山绝世天才的堂哥。这些特殊体质之所以在圣山那里不稀奇,是因为圣山有特殊传承。要是在阴间的一般大宗门里,比如说安平的娘家寒水宗要是知道她会成为天寒之体,那么他父母违逆宗规生下她的事绝对一笔勾销,整个寒水宗也会提供所有资源让她修炼。由此可见天寒之体到底多么珍惜。

    被七姑婆那天级阴阳师恐怖威压压的喘不过起来的易天行此刻虽然知道眼前恐怖的白衣妇人对安平心怀异意,却也毫无挣扎之力。只能死死地盯着那白衣妇人,看他到底有什么心思。说不得今天他就要杀身成仁了。

    “我问你,”飘在半空的七姑婆转过头来俯视着易天行,淡淡的说道,“床上的这个小女孩是你什么人?”

    “我妹妹!”感到身上的压力油然一重,易天行咬着牙说道。

    “嗯。”七姑婆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是你找来七彩凝心珠给她服下的?”

    “是!”易天行每吐一个都很艰难。

    “那么说,”七姑婆脸上的神色猛然变得凌厉起来,“我这宠兽搜天鼠也是你打伤的了!?”

    “毫无德行的鼠辈,”易天行咬着牙,“自然一拳打发掉!”一字一顿的说道。

    见如此情况下,易天行还这么不知进退,不仅旁边的几乎趴在地上的成吉感到了心惊,连一边的素素都为她感到担心。她实在不敢想,一个区区的凡人武者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还如此的硬气。也不知道是说他有骨气好,还是说他不识时务好。她不禁担心的看向七姑婆的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