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西狂之难(下)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

    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西陵雪骑着火龙兽一路狂奔,来到了以前他在城外设置的一处秘密的宅院中。他打算在这所宅院先修养一段时间,在伺机而动,有可能的话还是要继续等待易天行与他一起去那处神兵宝藏的。他这出宅院所在的地方还是相当隐秘的,想必那些天阴宗的人很难找到,等有了易天行的消息,他就可以与易天行一道去往那处神兵宝藏,避开那些天阴宗的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西陵雪的元气也渐渐地恢复着,三天之后的一天,西陵雪正在院子中慢慢的演练这一套拳法,忽然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中升起,紧接着两股强悍的阴寒之气轰然袭击而来,院墙瞬间被撞破,这两股阴寒之气毫无花巧,却胜在来势凶猛叫人来不及反应。

    可是西陵雪的警觉性实在是太高了,心中警觉一升起,他就毫不犹豫的拖着身边的巨剑,脚下猛然炸开,人如离铉之箭般的朝火龙兽所在的那所棚屋飞遁而去,身后两股猛烈地阴寒之气轰击在他原来所在的地方,发出空然一声巨响,尘土漫起一人多高,地上更是被炸了一个半人之深的大坑。

    “人呢?”

    尘雾还未散去,两道黑色人影就裹着一身青黑的烟雾从倒塌的院墙外一闪而近,周围的尘土沸沸扬扬却进不了他们周身一步。可是连个人相互四顾却找不到西陵雪的人影。

    “刚才一定没有轰击住!”其中一个略瘦些的黑衣人道,“我们四处找找看!”他向身边的另一个黑衣人道。

    “好!”另外一个黑衣人点点头就要向前面的斜侧棚屋走去,然而就在他刚走到那棚屋边的时候,里面突然跃出一道火红的影子,向着向着院墙一跃而去,同时那棚屋也轰然倒塌,那过去查看的黑衣人一时不查尽然被盖在了里面。可是那个瘦些的黑衣人却反应很快,一见之下毫不犹豫的就挥出一道气刃向那火红色的影子直斩而去。

    “吼!”

    一声惨烈的异兽嘶鸣声勃然响起。却是载着西陵雪想借机遁出的火龙兽被这一击斩中了尾巴,剧痛之下不禁长声嘶吼。那略瘦的黑衣人见此不禁心中微喜,手中一结印,就要放出一记阴阳**将火龙兽上的西陵雪留在这里,可却哪料到火龙兽嘶吼一声后,尽然不顾断尾之痛,后蹄炸起一捧尘土,瞬间超前越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狂奔而走了,身后鲜血淋漓!

    “追!”瘦些的黑衣人看了一眼从倒塌的棚屋里爬起一脸狼狈的同伴,咬牙道,“他那坐骑已被我斩断尾巴,跑不了多远的!”

    “追!我要活刮了这厮!”狼狈的黑衣人更是咬牙切齿。两人一结手印,青黑色的旋风就朝那远去的火红色的身影直追而去。

    两人虽然说要追去,去也不敢追的太急太紧,之前被西陵雪斩掉手臂的那个同伴的下场他们见到后自然心中有些防备的。说起来这次找到西陵雪还是那位同伴的功劳,要不是那人在西陵雪身上留下追踪血引,两人还真找不到西陵雪这处宅院。本来那略瘦的黑衣人是第二天早上就到了赤车城的,但听了断臂的同伴的事后,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真的能搞定西陵雪,即使西陵雪现在当时可能已经受伤了。西陵雪有这样犀利的攻击手段实在是让他们惊讶与忌惮。所以他们不仅等到两个人一起行动,还谴人用最快速度将这事报告给了远在他方的地级前辈领队。

    两人追着追着却发现,断尾之后的火龙兽似乎在燃烧生命里似的,速度超乎寻常的快,不一会儿居然就将深厚的两人甩下进入一片树林不见了。不过这两个黑衣人显然并不怕将西陵雪给追丢了,之前的追踪血引的效用还在呢。

    只见两个黑衣人停在树林外面,略瘦些的那个撸起袖管,露出了手臂,只见那上面鼓起一个花生大小的肉球,很是诡异。那黑衣人手指上冒出一圈旋转的青黑色的气体,轻轻地将那处肉球刺破,同时手指间的气体转动将哪冒出的鲜血瞬间包裹住,慢慢移向胸前,另一只手飞快的弹动结出了一个手印,神秘的不可探察的颤动从膻中穴嗡的波动开来。刹那间勾动了空气里的阴阳二气。

    不一会儿浓郁到黑白分明的阴阳二气就出现了,里面夹杂着一丝血色,,正是之前他从手臂上取出的。这团鲜血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那个断臂的黑衣人暂时移植到他的手臂上助他寻找西陵雪的。

    看着面前慢慢形成的奇异景象,两人不禁叹道这追踪血引果然神奇,可惜需要精血而且持续时间就那么些天,这两人虽然也很早就学会了,但却一直没有机会用到,现在却能就着别人的精血耍上一耍了。

    “快看!”略瘦的黑衣人喝了一声叫道。

    逃入树林的西陵雪虽然知道这两个黑衣人找到自己有些蹊跷,却哪能想得到追踪血引这般神奇的手段。这火龙兽跟随了西陵雪两三年,身为黄级的的异兽,自然甚是通灵,西陵雪在阳间孤独寂寞,待它一直像朋友兄弟般,一人一兽相互扶助两三年,感情早已经十分深厚。所以才会有火龙兽断尾之后仍旧爆发带着西陵雪突围到树林的憾人举动。

    可是火龙兽毕竟被斩断了尾巴,纵然没有生命之忧,但爆发之下带着西陵雪来到树林里已经是极限了。此时,西陵雪正焦急的站在火龙兽身边,一脸犹豫不决与悲伤地样子。火龙兽在半躺到地上,看似丑陋的大嘴里不断轻轻地嘶吼着,呼呼地喷着热气,尾巴上鲜血仍旧不断的流下来,后蹄不断地在地上拨拉,想要站起来,但是显然之前奔逃中它已经流血过多,此刻实在是站不起来了。

    西陵雪知道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他应该立即撇下火龙兽逃跑才对,可他却实在是舍不得,越是像他这种冷漠的人就越是重视来之不易的感情。可是,现实往往很残酷,理智告诉他若是真的呆在这里,他只会和火龙兽同时被杀。西陵雪嘶喇一声扯断自己的一节袖子,蹲下来迅速的将火龙兽的断尾给包扎好,然后站起身,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头也不回的背着巨剑向树林深处飞窜而去了。

    “看,怎么这血丝突然分成了两份?”在树林外面观察者空气中那副黑白色的阴阳二气中的血丝的时候,胖些的黑人突然指着那黑白之气中的一分为二的血丝惊讶的叫道。

    “哼!这还不好理解,肯定是那日仝舒的血引也打入那火龙兽之中了。火龙兽被我斩断尾巴,定然跑不了多久就会停下,”说到这里这个黑一热露出一些微微自得的神色,又道:“向树林西边跑去的一定是西陵雪,我们追!”

    西陵雪心中揪的紧紧的,背着巨剑在树林中飞速的奔逃着,他已经意识到这两个天阴宗的人找到他不是偶然了。他不禁想起了那日被他斩断一臂的那人走时诡异的黑血,心中不禁暗恼与后悔自己的大意。同时知道那两个黑衣人可能随时会追过来,西陵雪反而不慌了。今天,他必须干掉一个才能走了,当然,他被干掉的可能性更大。

    全身气血开始汹涌起来,体内的金丹更是时时刻刻的伸缩着,脚下虽然一直往前奔逃,却变得玄奥而有些规律起来。手中巨剑中的奇异力量更是蓄势待发,就等着敌人前来引颈就戮了。

    “嗡——!”西陵雪周围的树叶突然恐怖的颤抖起来,两股强大的阴寒气息瞬间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